常见的珠宝,华丽、隆重、高贵典雅。设计师一旦放任创意,再注入幽默,还会蹦出逗趣横生的新花样。

TEXT李嫥

艺术家的创意思维奔放,天马行空。雕塑、画画、设计产品,甚至设计珠宝配饰也是,珠宝世界里创意无限。

但很多时候,因为市场需求、宝石原料,或是种种技术上的局限,无法跳出传统的框框。幸好有一批偶尔喜欢任性一下的珠宝品牌与设计师,像不可或缺逗人开心的谐星一样,为珠宝世界增添古灵精怪的惊喜。这里的“谐星”绝对没有贬义,因为可以带给人们欢笑、解放沉闷的谐星,对很多人而言,简直就像天使。

项链有猴子

设计最古灵精怪的珠宝,长什么样子?认识珠宝这些年,让我印象深刻的珠宝设计不少,其中当然不乏中规中矩、天马行空、简约利落、古灵精怪等各式各样的作品。美丽吗?见仁见智。毕竟审美观这回事,是绝对主观的。

这当中,设计古灵精怪(quirky)的珠宝,除了让人留下深刻的第一印象,往往也能激发人们丰富的想像力,例如为它们取绰号、做很多搞怪联想等。

记得几年前,Chopard推出一条相当不寻常的项链:链子长得像带有叶子的树枝,链坠部分有红色小圆果子,还有两只在摘果子的小猴子。好,如果给你这些线索,要你猜一种武术招式,答得出来吗?

当时我的笔记本上竟然写了四个字:猴子偷桃。

你可别想歪了哦,我只是照实地以最简洁的文字,形容了这条设计另类的高级珠宝。鬼灵精的小猴子摘水果的画面,竟然还可以变成名贵珠宝;还被我给取了这么搞笑的名称。这栩栩如生的画面,因为恰好有最贴切的形容词,让人至今依然印象深刻。

除了偷桃的猴子,Chopard的招牌Animal World动物系列中,还出现过一只小鸭;不是效仿真鸭子,而是把小朋友泡澡常见的那种橡皮小黄鸭,制成镶满宝石的戒指。再严肃的人看到这小鸭戒指,也会被逗笑。

天然没设限

有些人觉得,珠宝应该遵循某种设计路线,才配得上宝石的高格调;过于古灵精怪的花样,显不出其尊贵。

何必如此划清?大自然创造各种矿石的时候,可是不按理出牌的。去年在新加坡举行,由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与法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连办的The Art & Science of Gems宝石与珠宝展,充分证明了这点。很多未经切割的宝石原石,其实本身就长得奇形怪状,颜色及纹路千奇百怪。

既然老天都不设限了,人类为何不适时解放自己的想法呢?

当时的展览上,有一个陈列柜,摆满了梵克雅宝在1950年代推出的La Boutique动物胸针系列。当中有超可爱的刺猬、松鼠、山羊、鹦鹉、狐狸等,据说美国前第一夫人Jacqueline Kennedy特别喜欢,还收藏了好多枚。

看展览时,听见旁边有人说“这些太可爱的胸针,不符合品牌高贵优雅”的形象,她觉得不够庄重。

其实高级珠宝也可以很好玩的,在设计中注入一些搞怪的创意和幽默,也很好。以动物作为题材的设计,Van Cleef & Arpels非常拿手。最近以《诺亚方舟》为灵感的系列中,就推出好多可爱的动物珠宝。有些珠宝设计师在创作动物造型的作品时,特别注重写实程度;Van Cleef & Arpels则特地去掉爪子,减少尖锐角度,把动物变得梦幻、逗趣、浪漫。

珠宝也幽默

Why so serious?幽默,是非常可贵的特质。活跃于二十世纪初的著名法国女设计师Elsa Schiaparelli,从来不忘为自己的作品注入幽默。她虽以设计时装为主,但也推出过让人印象深刻的珠宝首饰。围绕在她身边的好朋友,包括超现实派艺术家Salvador Dalí、Jean Cocteau、 Man Ray,他们天马行空的创意,深深影响了Schiaparelli的思维。她设计的时装夸张,细节超丰富,珠宝也不例外。其中至今依然为人所津津乐道的《龙虾系列》中,除了有礼服和帽子,还有极具代表性的宝石胸针。

Schiaparelli喜欢采用颜色各异的奇特宝石,甚至还刻意将珍珠染成各种颜色,在当年而言,算是非常破格的举动。又或者,时尚设计师出身的Schiaparelli,因为受的不是传统珠宝设计方面的训练,加上迷恋超现实主义艺术派,正好为她开拓了与常人不同的新视野,解放了她在设计珠宝时的思想。

橘红色宝石龙虾、镶了染色珍珠的豆荚、以白珍珠作为“牙齿”的红宝石红唇等这类设计奇特的胸针,在1920年代鹤立鸡群,在今天看来依旧让人眼前一亮。

提到搞怪的珠宝,在Elsa Schiaparelli出道之前,也有一位思想非常前卫的珠宝设计师:Frederic Boucheron。1871年,当欧洲主要的珠宝工坊仍以传统宫廷风格为主时,Boucheron自创了一款在当时前所未有的前卫珠宝,灵感来自标点符号中的问号(?)。

这个取名为Point d’Interrogation(法文,问号)的项链,少了传统搭扣,形状跟问号一模一样,中段采“开口”设计、坠子在底部,可以直接挂绕在脖子上。

这设计在当时,被喻为超乎想像的创意,非常轰动。而对于十九世纪末保守社会中的女性而言,算是大尺度的解放。理由:女人不必再借别人(男人)的手来戴上项链。多亏“?”形的设计,戴珠宝‘自己来’就可以。

怪咖何其多

今时今日,我们周遭出现的“放任创意”,当然比百多年前更加普遍。许多著名珠宝老字号,依然坚守着华丽传统风格的同时,也有很多当代新崛起珠宝设计师选择为珠宝注入天马行空的元素。

著名英国珠宝设计师Solange Azagury-Partridge,是quirky派的最佳代表之一。在当代珠宝界号称“搞怪女王”的她,从不把自己局限在主流框架内。蔬菜、水果、红唇、彩虹、马赛克瓷砖等,都是她作品中曾经出现的题材。她位于伦敦Westbourne Grove的珠宝店,里面全部用深红色丝绒面料装潢,曾被喻为全英国最另类的珠宝店。甚至还有这么一个说法:单从外观而言,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妓院。很疯狂?没事,以幽默看待它,多好。

另有两位值得注意的搞怪珠宝设计师,是Delfina Delettrez和Alison Lou,以奇趣显现功力。

Delettrez的招牌设计,是其《眼睛系列》。镶了各色宝石‘小眼睛’,放在耳环、戒指、胸针上,有时配上嘴唇、鼻子,让人联想到昔日超现实画派的作品。年轻时的Delettrez,对于潮流也拿捏得非常准确。她是其中一个最早开始推出大量单边耳环与耳铐的珠宝设计师;鼓励女人戴不对称珠宝,自由发挥搭配。

Alison Lou的搞怪,则充满童趣。宝石配上卡通人物、表情符号、扑克牌,风趣幽默。

庄严、华丽,是珠宝一般会让人联想到的形容词。搞怪、放任、疯狂?当然也不是问题。

换个角度想,美丽的宝石配上逗趣的设计,人们看了心花怒放、笑不拢嘴,不是皆大欢喜吗?

原文载于《品Prestige》4月号。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