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瑞士,碰见了哲学,一场灵光的游山玩水。

Text ANGELIA YANG  Photos GLEN YANG

春天,倘徉在Spiez的花花草草中。

如果没有哲学,你将撑不过那些艰难的岁月。我们一生当中所要面临的痛苦和压力是非常巨大的,而哲学这个东西本身最核心的作用是让你的心变得更加强大。
樊登讲书《生活的哲学》

两年疫情期间的社交生活暂停,让我没选择地拥有了一个停顿的空间,沉淀、静下心、看看书,趁这“被束缚”期间学习一直想多了解的哲学。哲学的学习,需要一份静心。

这么一静下来,心里更是特别想念瑞士。一边想像瑞士山明水秀的碧绿湖边如何启发了尼采,写成《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Thus Spoke Zarathustra: A Book for All and None)饱含哲理的诗体散文,一边想像这偌大腹地的湖光山色。

还有那份我曾在自己的《我的两亩田》书里描述的感官记忆:

“听”的意境里:山脉中最美的一幅画,一群挂着牛铃的乳牛,悠闲徜徉在雪山底下。

那群乳牛,那山中回响的铃铛,那些尼采走过的山脉湖畔……

终于,随着欧洲旅游边界的开放,趁着春暖花开,我与枕边人Glen怀着与乳牛久别重逢的欣喜,还有那份想好好地“跟着哲学家在山脉间留下的足迹,迎着春风”的心里雀跃,拎着轻便行囊来到了瑞士。

在Hotel Eden Spiez对着雪山享受咖啡时光

SPIEZ

抵达瑞士最大的城市苏黎世(Zurich)的早晨,天气非常好,蓝天白云,15°C。再从这里的机场出发,前往我心之驿站施皮茨(Spiez)。

到过瑞士数次,却从未到过施皮茨。这趟是因瑞士朋友Robertus的极力推荐(他就住在这个美丽小镇,是旅游公司Jungfrau Tours AG的CEO,推荐景点有说服力),于是决定下榻这里的湖畔酒店Hotel Eden Spiez。在这里住八天,想像对着山脉呼吸,面向湖畔静思的宁静。

踏进酒店,在朝着Lake Thun(图恩湖)、面对着Bernese Alps(伯尔尼阿尔卑斯山)的客房里,感官霎时间涌上一阵被电到的震撼。

这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呀!这个梦幻的邂逅,为这趟旅程掀开了美丽的序幕。

午后漫步在这小镇上。在春天的和熙阳光下,吃着浓郁的香草草莓冰淇淋,望着蓝天下湖泊的扬帆点点,伴着湖畔绽放的郁金香,心情特别舒畅,这两年来被疫情捆住的压抑更是一扫而光。

人类的生命,并不能以时间长短来衡量,心中充满爱时,刹那即永恒。
德国哲学家尼采

处身这样一个超俗意境,怎能不放下“小我”的执着,开怀地拥抱这一刻心里充满“大爱”的悸动?

当心中怀着好心情好能量时,老天也会特别眷顾。连续数日,我穿着舒适睡衣,在客房露台悠然地观赏施皮茨特别漂亮的日出。

我特别钟情日出的灿烂。

当雪山被旭日悄悄铺上微微金黄色彩,一层层叠上,呈现出一份白里透金的光辉时,雪山原来的单调白色逐渐加入了色彩,散发有层次的辉煌光彩。炫目,美得摄人心魂。

日出释放的能量,拨动了心里那根蒙尘的心弦。这趟旅行原本只想纯粹“好好感受当下”,顿时竟然有所感悟。日出似乎唤醒了某种意识,警醒自己“凡事都有两面,客观之心不可无”。

惟有我们觉醒之际,天才会破晓。
破晓的,不只是黎明。太阳只不过是一颗晨星。
摘自美国哲学家亨利大卫梭罗的著作
《瓦尔登湖》

LAUTERBRUNNEN

Lauterbrunnen瀑布的澎湃气势与小镇的宁静,撞击出一番悠闲自在。

这些早晨,除了享受酒店精致丰盛的早餐,还吸收了从哲学中学到认知觉醒的养分。

这趟千里迢迢来到瑞士,主要是陪Glen到他朝思暮想的瀑布镇——劳德本纳(Lauterbrunnen),亲睹山谷中七十多道瀑布落下的意境,也要感受德国诗人歌德为这些从悬崖飞泻而下的瀑布所作的诗歌《水魂之歌》给人的那份震撼。

我总觉得,瀑布蕴含着神秘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地走近。我要感受水从高处流下的那种能融化冰川的磅礴气势,我想拥抱经过倾泻飞瀑洗涤的清新。

劳德本纳与施皮茨的距离,大约是一小时的火车行程。到达劳德本纳小镇,一路走去,是稀稀落落的农舍,山坡上乳牛徜徉绿茵中。迎着清风,感受惬意,思维从现实生活中完全抽离,心无挂碍地欣赏眼前画框里完美的淳朴意境。

悠然走到壮观瀑布下。冰川融化,瀑布在山谷缝隙间飞洒而下,氛围令人陶醉……与Staubbach瀑布咫尺之间的那一叹为观止的瞬间,竟有了与瀑布水晶灵气一起飞瀑的感动。果然,瀑布的魔法我们感应到了,也仿佛体会了诗人歌德在此感受的震撼。

在这梦幻的劳德本纳,我们宛如进入忘忧林,纵情呼吸着满满的负离子,静心地与大自然连接。这种“专注于感受当下”的意境,或许在疫情大流行的两年前,我是无法体会的。

我们在山明水秀的瑞士,学会了一份随性的怡然,只要跟着感觉走,处处都是风景画。

登山火车

我们在毫无上雪山的准备下,在青翠山谷间随心上了前往温根(Wengen)的登山火车。怀着一份随遇而安的坦然,心中没有任何期待,只打算从劳德本纳上行至2000米高的克莱纳谢德格(Kleine Scheidegg)山口,看看伯恩阿尔卑斯山(Bernese Alps)的Lauberhorn峰与Eiger之间的雪山景观。

小火车随着蜿蜒铁轨,穿梭在山谷中。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我们仿佛置身立体电影院,欣赏着一幕一幕流动的旖旎风景:从山腰间俯视农舍绿茵瀑布,放眼远山白雪。

火车每到一个驿站,都有乘客上车下车,目的地因各人的选择和际遇不同而有别;在行驶途中的所见所闻,或许比抵达终点更有意思。

在温根镇火车驿站,看着山峦起伏的小镇风情,吹吹凉风,休息一阵,让身体适应一下高山反应,再搭上前往克莱纳谢德格的雪山火车。

雪山火车

火车很快驶向白雪皑皑的山峰,广阔的雪山在火车窗外触手可及。

拐一拐,转个弯,窗外的白色美景持续变动,美不胜收。我的心,此时此刻飞出了窗外,与漫天雪花飞舞;思绪,也随之起舞,似乎感受了尼采的“与天地精神往来”的那种境界。

在这个短短20分钟的途中,心灵似乎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净化,很多以前想
不通的事都清晰了。心境归零,就是这意思吧?

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
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

GRINDELWALD

途经翠绿山谷,远观被白雪封顶的群山,有所领悟。

住在施皮茨时,地理位置方便,我们可以随时来个说走就走的小旅行,其中去了一趟采尔马特(Zermatt),登上海拔四千多米的马特宏峰(Matterhorn)雪山;也到了韩剧《爱的迫降》拍摄景点Iseltwald小镇……都让人非常着迷。

走入似画的Matterhorn雪山
与Matterhorn近距离接触

还有许多风景如画的景点和冰川山谷,每看到乳牛在绿茵的画面,心里就有份久别重逢的欣喜。
虽说爱上了施皮茨小镇,但对于我们的旧爱格林德瓦(Grindelwald)仍是非常挂念,于是八天后带着不舍,离开施皮茨,前往格林德瓦。

一踏入酒店客房,眼前的雪山艾格峰(Mount Eiger)竟是那么超乎现实地靠近,感觉大概就差几米的距离。这份在客房露台与雪山/农舍的近距离接触,让我们再次走入另一个童话世界。

接下来没有任何行程,我们悠哉闲哉地乘坐瑞士铁轨与渡船,跟着感觉走,在漫无目的中自由探索不同的小镇风情。其中一天,碰到了意外的惊喜。

感觉是当天的内心导航,把我引至Lake Luzern(琉森湖)。上船,徜徉在一望无际的甲板上,忘我地陶醉在云海萦绕的湖光山色中。

渡船在平静湖面悠悠川行,经过12个小镇,个个幽美恬静。在湖中‘漂流’了三小时,美景尽收眼帘,也在一片湖面的恬静中,领悟了幸福与自由的道理。

要想获得幸福与自由,必须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一些事情我们自己能控制,另一些则不能。只有正视这个基本原则,并学会区分什么你能控制,什么你不能控制,才可能拥有内在的宁静与外在的效率。
古罗马哲学家爱比克泰德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在童话世界里度过了近两个星期的风花雪月,我们带着世外桃源的清新能量,最后返回金融都市苏黎世,度过几天市区旅游,让抽离的意识逐渐适应;然后带着一份依恋结束这个哲学之旅,回到真实中。

疫情后的第一个旅游,有别于以往旅行的感官体验。它是一份触动心灵深处的重置,在哲理中重新启动生命……

在Lake Luzern跟着感觉漂流
在Iseltwald感受小镇风情

原文刊登于2022年9月《品》

 

包真挚

Deputy Editor

曾经当过电视编导/记者。喜欢旅游,喜欢看书,旅游时喜欢逛书店。有时候会附庸风雅,进入一些博物馆、美术馆、音乐厅。念书时,经常跑书店翻杂志,不曾想过到杂志社工作,结果来了《品》。高兴这里认识你。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