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Mercury,是太阳系八大行星中,最小,也是最靠近太阳的行星。据知,因为水星与太阳的距离太近,加上新加坡光濡染,我们的夜空不够黑,所以在新加坡,是很难看到水星的。

TEXT 秋雁

5f2eac92f61ccd0f123e1f1462733557

9b81c88b044492a3451ab22a829177c9

20150929 Albert Tan_1

就算不没有天文望远镜,不妨在夜里望天。你不只能看到水星,还能看到金星Venus、土星Saturn、火星Mars和木星Jupiter。

五颗行星将排成一条弧线,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天象,自2005年以来,首次发生。据纽约业余天文爱好者协会(Amateur Astronomers Association of New York)委员Jason Kendall称,这将是十多年来,人们首次能用肉眼同时看到五颗行星。从1月20日开始,每天都会出现,直到2月底。天文粉丝和观星爱好者一定非常兴奋。

《品 Prestige》曾访问过一名天文狂热者。他带着约60公斤,又大又笨重的天文望远镜,追星追到天涯海角去。我们通过文字,跟他一起去追星:

浪漫开始

Albert Tan陈文華最大的休闲嗜好,围绕在曲线分明、约六十公斤的Celestron CGE PRO 1400望远镜。他风趣形容,这是他老婆以外的第二个女人,当年花了近两万新元‘金屋藏娇’。

这是他投资的第二个大型天文望远镜,是有天文台设备水准的型号,摆放在住家客厅。为了这个宝贝,他特地改装窗板,以便随时在家观星。身为新加坡观星协会的会员,他不时借出宝贝,让会员通过这个高性能望远镜观星。

访问在一个周日早上进行,本想看看太阳究竟长什么样。无奈,当天新加坡被烟霾笼罩,错过良机。

 

“这是属于我们的星星。”一句浪漫话,让他成功讨老婆欢心,也启蒙了他对星空的好奇。

“我和老婆还在拍拖时,总在夜空看到三颗星星,每次拍拖都会特别留意。之后没看到它们,直到六个月后,它们再次出现。我开始对观星和天文学好奇。

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三颗星星由东向西连成一线,是猎户腰带,属于猎户座(OrionConstellation)。我慢慢累积知识,好奇心渐渐变成嗜好。”

陈文華的第一个望远镜,在LuckyPlaza一家玩具店购得,约两到三百新元。他带点自嘲的语气说:“在那个年代是相当可观的数目,但是以今天的水准来看,那根本只是小孩子的玩具。”

老婆的同事知道他对观星感兴趣,送了一本天文学杂志《Sky &Telescope》给他,正式开启他的天文爱好。从杂志上看到专业的天文望远镜,陈文華在1984年买下孔径八英寸、放大倍率为50的天文望远镜。

“使用天文望远镜之前,首先必须对极轴,就是把望远镜赤道仪架台的旋转轴调整到和地球自转轴平行。简单说,北极星是天际导航的重要指标,对准北极星,才能准确地找出其他星体位置。但是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太靠近赤道,北极星距离天球北极点约一度,仰角很低,所以在新加坡很难看到北极星。

成功为第一个天文望远镜对极轴后,我开心得跳起来。1986年,哈雷彗星回归,我和朋友就是用这个八英寸的天文望远镜观赏到它,长得像一道蓝色的光。

我们还因此上了报纸。相当难忘,一辈子只有机会看那么一次,因为哈雷彗星每隔76年才出现;下次,我就看不到了。”

他一边说,一边出示剪报证明。

9e8ca67725c92e6d2c3bd1902f6abbfa

追到国外

地球是所属太阳系的一个行星,太阳系则处在银河里。庞大的银河包含一千到四千亿万颗恒星。可想,太空有多大,这里头的星体(又称天体)又有多少?

在这繁多的星体中,观星三十多年的陈文華最喜欢的是:梅西耶天体MessierObject棗编号M42的猎户座大星云Orion Nebula。

梅西耶天体,是由十八世纪法国天文学家梅西耶所编,1774年首次发表记录了45个天体,编号M1到M45,随着时间增加至110个天体。陈文華情有独钟的M42,是天文学界中著名的星云之一,是用望远镜就易于观赏到的天体,虽然它距离地球约1344光年。我们肉眼看得到的太阳,离地球0.00001581光年。

“猎户座大星云七彩缤纷,造型像展翅的蝴蝶,相比我们肉眼所见,它的颜色在照片上比较明显。以前没有数码相机,没办法及时确认拍出来的照片,只能靠运气;拍出来的效果,要等冲洗底片后才能分晓。

新加坡很靠近赤道,其实是可以观察南北星空,但是光污染太严重,所以不适合观星。以前新加坡观星协会常为会员主办到实马高岛(PulauSemakau)观星的活动。

这是新加坡本岛以南的一个垃圾埋置岛,那里光污染问题没那么严重,适宜观星。由于政府的扩大计划,实马高岛目前不对外开放,所以已经两年没有去了。

我们也会组团,到世界各地追看天文现象,一年一次,去过美国夏威夷、中国武汉、德国、泰国、马来西亚。

有一次千里迢迢去到武汉,我们准备就绪,关键时刻一片云飘过来,挡住了日蚀。另一次去德国追日蚀,飞到法兰克福,再自驾三百多公里到黑森林一带,结果下大雨,什么都看不见,白去了,呵呵。”

带着笨重的天文望远镜,舟车劳顿,费时费钱费精力,结果扑空。可以想像,这是多令人搥心肝的事。

 

20150929 Albert Tan_4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Styling WILSON LIM

节选自《品Prestige》2015年11月号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