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设计师做出好的作品,让人生更美好,世界更美丽,似乎还不够。本地著名设计师Edmund Wee说:只管将事情做好,而不做好事,永远不够好。

TEXT 政良

访问之前,我们从没见过面,但Edmund Wee的大名我早就听过。

几年前,女人把家里六张古董椅子,送给Edmund Wee的太太,并拜访他的出版公司Epigram Books

女人向他买了一本小图册,是《我爱新加坡》系列的其中一本。小图册排版别致,由本地画家以不同手法,画出新加坡各组屋区,唯美动人。

我想,这是个讲心的新加坡出版商,真难得。摸着那本精心印刷的小图册,感觉Edmund Wee莫名亲切。睹物如见人,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他。

当时,我没听清楚女人告诉我Edmund的公司地址;加入品队后,发现就在我们公司楼下。

美术部的爱丽丝和宝妈,对Epigram的室内设计赞叹不已:人家搞出版,我们也搞出版,怎么他的办公室特别漂亮?

设计巨人

2008年,Edmund Wee荣获总统设计奖(President’s Design Award)。他也是首个出版商兼平面设计师,获得本地最高设计荣誉。而在总统点名前,他已扬威国际设计界。

2006及2007年,他赢得红点至尊大奖(Red Dot Grand Prix)——红点设计奖最高荣耀。那两年,Edmund已经锋芒大露,一手创立的Epigram,除了获得两次至尊大奖,更是蝉联得奖,这项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爱丽丝和宝妈曾到公司对面咖啡店吃午饭时,与他擦肩而过。从没想过这位个子小小,穿鲜色牛仔裤,搭配T恤、Converse球鞋的四眼男人,竟然是个响当当的设计家。

Edmund眼光独到,人家做的他不做,总是在艰苦的情况下,寻找更难达成的解决方案。

他为各大公司设计常年报告,并非沉闷的密密麻麻文字数字,而是图文并茂,大胆突破传统设计格局。

其中最特别、大胆的“常年报告书”设计,外观像墓碑。20年前,这样的设计概念,史无前例;前《海峡时报》总编韩福光Han Fook Kwang,非常赞赏。Edmund角逐总统设计奖,韩福光是提名人之一。

“上市公司用大众的钱,他们有义务向大家交代,所以才有常年报告,岂能随随便便?这么重要的讯息,应该有美美的排版。通过设计,让大众容易消化公司的动向才对。”

藏书无数

偏爱设计,重视设计。

Edmund收藏的书籍,都是过了他严格的审美大关。“封面丑陋的书,无论内容多好,就是不买,因为读不下。”

我好奇问他最特别的藏书,是哪一本?他随即拿出四本厚厚A2尺寸大书——莎士比亚舞台剧全集。

“是以传统凸版印刷(letterpress)技巧印成的哦。”他说。

我瞠目结舌。

早期的报馆,就以这个方式印刷报纸。凸版印刷,逐个逐个方块英文字母排列成字成句,打印在厚纸上,多费心费力费时啊!

他精益求精,收藏很多书籍,提升自己的设计品味。单是与设计有关的书,就有几千本。

他也收藏艺术,并透露数量足以让他开个小艺术廊。但他始终最热爱设计及文字,所以专心收藏各类书籍。

一本他喜爱的书——Jonathan Safran Foer著作的《Tree of Codes》。外观不怎么样,谁知道一打开书本,每一页字里行间,出现大小长方形洞,乍看似支离破碎。

这些精心切割的洞,乱中有序,阅读时必须跳过洞洞,再接下一个句子。他一行也没读过。

“我仅是喜欢这本书的设计,哈哈。”他笑。

好心好事

无师自通,Edmund是个极有天份的设计师。与他聊起过去,才知道他的作品为什么令人感觉有心。

来自一个传统的基督教家庭,考完A水准那年,曾想过当牧师。1971年,18岁的他,收下哥伦坡计划(Colombo Plan)奖学金,首次乘搭飞机,到纽西兰修读心理学。

主修犯罪学,暑假期间到犯罪会所、监狱做义工。面对有前科的自由人和囚犯,他将心比心,给他们重生希望。

考取硕士学位回国后,在武装部队当心理医生。他一直思考,还能怎样用心帮助更多人?

“只管将事情做好,而不做好事,永远不够好。”

1990年,他秉着“做好事”的理念加入报馆,在《海峡时报》当社会新闻专家。带读者穿街走巷,看尽人生百态,体会冷暖。

“我想延用心理学,透过文字,抚慰被折磨者,同时也刺激生活过得太舒服的人反思。”

革新报纸

欧美报纸逐渐改变设计排版,一向由编辑负责排版的做法,开始被淘汰,由专业设计师接替。

Edmund认为,这对报纸新貌有重大影响。他赴美考察,把西方报纸的运作方式带回本地,成为《海峡时报》的美术编辑,成立新美术部,引进苹果电脑。

“你在报馆11年,应该对自己的新闻事业,有很高的期望吧?好好的,为什么会离开呢?”我问。

“我确实胸有大志,但现在回想,也许我并不太适合那种环境。”他笑道。

在报馆,他是一颗闪亮星星。原本快升级当《商业时报》(The Business Times)或《海峡时报星期刊》(The Sunday Times)的总编,被一位重量级高层人物阻止。

他自认是个叛逆的新闻工作者,深知在报馆会是怎样的际遇,决定放弃所热爱的新闻工作。

“当时我有点积蓄,太太又有一份稳定工作。我出来创业,不算是很大的冒险。1991年,创立了Epigram。”

“你太太Tan Wang Joo,当时是本地最畅销时尚英文杂志《Her  World》的主编,听说杂志历届主编当中,她最凶。任何人的原稿不达水准,即被扔出她的办公室?”我问。

“是啊!哈哈,是真的。”他大笑。

助人圆梦

跟太太的作风很不同,Edmund属温柔派。首先,他要员工遵守三大条例:坦诚、礼貌、不搞办公室政治。他好心,做好事,员工也受益。

下属当中,有位设计师被美国帕森设计学院(Parsons New School of Design)录取,但无法向银行贷款留学。他自掏腰包,让她圆梦。

另一位员工到伦敦通讯学院(旧称:伦敦印刷学院)读书,也由公司付费。

当时公司刚起步,资助员工深造,相当重本。庆幸两位学成归来,重返公司效劳。那个到帕森设计学院的,已经在公司服务有14年。

2011年,Edmund成立Epigram Books,从设计工作扩大至出版书籍。他对本地写手有信心,并相信有朝一日,新加坡会诞生一个布克奖(Booker Prize)作家。

“为什么不可能呢?这些有潜质的人,需要的是一个机会。我创立Epigram Books,就是要给他们机会。其实,我也可以出书,但我会花上三年才写一本书。若我是出版商,一年可能可以推出50本书,我宁可帮助其他有才华的人。

我们必须突破,应该写些让人意想不到的题材,比如新加坡间谍。每个国家都有间谍,为什么我们不能写写自己的呢?”

经过Epigram Books接待处,看到那似曾相识的六张古董椅。女人当时为了开始蹒跚学步的儿子,想腾出更多空间,才决定放弃它们。正好,Edmund的太太也喜欢收藏旧物,就送给了她。

设计才子赏识我家东西,还坐过,我……不妨再坐一坐。

坐着,望向对面墙壁。大大小小的奖状,算起来,他得过约一百个设计奖项。

一个新加坡设计师,踏足世界各地,搬回那么多国际荣誉,是奇迹。这个奇迹源泉,流自Edmund的心。

爱是美丽的,美丽的设计也会散发一种爱。汉字也很美丽,希望他有一日出版中文书籍。

 

原文刊登于《品 Prestige》2014年8月号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