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陶醉如歌
冰岛,我好向往。理由很简单:那里有很多艺术家。其中,Bjork是我最爱的艺术家。在冰岛,因为她,有一个小岛名叫Bjork。

TEXT IRIS NG

小时候,我就喜欢听Bjork的歌,而且深深地喜欢她的音乐。她很另类,她的音乐和时尚结合。歌曲的歌词犹如梦境,很有诗意。

从很年轻的时候,因为冰岛之女Bjork,我对冰岛非常好奇。

后来,我认识另一个冰岛乐队Sigur Ros。

他们的音乐,给我很多艺术上的灵感。2007年,我特地飞到香港听他们的音乐会,很空灵,太棒了。我还看过一篇稿《I blame Sigur Ros》,作者怪Sigur Ros,害他一直想追随他们,去寻梦。而我,也因为Sigur Ros,很想很想到冰岛。

冰岛人的天性
Sigur Ros曾拍音乐短片《Heima》,意思是回家。这乐队在国际上很著名,各地巡回演出结束后,他们回到自己国家。突然又集聚一起举行演唱会,还拍了短片。短片里,除了他们的演出、冰岛景色、很多独特乐器,还融合当地音乐人的演出。

从短片,我发现冰岛的人可以很痴迷某种乐器。其中有一音乐人,到处捡拾冰岛的老树干,做成乐器。

我在英国留学三年,尤其期望能在伦敦看到Sigur Ros的演唱会,可是,却没有机会。我盼得很辛苦,上Sigur Ros网站查寻。结果,看到他们竟然在网页留言说:gone fishing。感觉冰岛的人,是较“原始”又接近大自然的民族。

让我啼笑皆非的是,Sigur Ros在我从英国回到新加坡的前一天,在新加坡开演唱会!

因为Sigur Ros,我开始关注冰岛的其他乐队。他们的音乐皆是非主流,我发现我很喜欢冰岛的音乐。

我终于去了冰岛
一踏上Iceland Air冰岛航空,我发现这次的旅行,到处可见关于冰岛的资讯。一抵达下榻的饭店,也看到很多有趣资讯。例如,这酒店的前身是货仓,资讯告诉你为什么客房的形状如此奇特。到餐馆用餐,服务员虽不一定会讲很流利的英文,却会不厌其烦地为你一道道解释,食物材料哪里来,如何烹调。

我觉得冰岛人想和游客分享,好让我们了解他们的文化。

Blue Lagoon

Blue Lagoon蓝湖
冰岛的蓝湖好美丽,一大片蔚蓝温泉,景色宜人,主要活动是泡温泉。

我入乡随俗,边泡温泉边喝啤酒。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经历。本来仅计划在蓝湖呆半天,可是,太享受了,不知不觉,呆了一整天。

据说,这温泉的海藻泥,可让你年轻美丽。可随意搽用,无须付费。若你要我用一个颜色来形容冰岛,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蓝色。冰岛是一个很蓝色的地方,觉得自己身在其境,像蓝色小精灵。其实二月底的冰岛并不很寒冷,伦敦比较寒冷。

Golden Circle金圈
金圈共有三个地方。

Gullfoss

Gullfoss瀑布
非常壮观。第一次看到这么巨大的瀑布。就在Hvítá河上,高32米,再冲向70米深的峡谷。天气好时,你可看到美丽的彩虹。

据说,它曾经差一点被卖去当发电厂。冰岛政府不妥协,不为了钱而卖掉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才有机会欣赏这么美丽的景色。

离开Gullfoss瀑布前,我看见一对嬉皮士伴侣在那里野餐。他们吃着黄瓜,一些的金枪鱼、面包;就这么简单自在,很快乐。

喜欢冰岛人的随性。

Geysir

Geysir间歇泉
新加坡没有奇特的天然景色。因此,第一次看见间歇泉,觉得这大自然景观很可爱。较小的间歇泉,每4-8分钟喷一次泉水,泉水约15-20米高。当天,较大的间歇泉不知什么原因,没喷水。没喷水它也很漂亮。

在那里给我留下印象深刻——亚洲人,尤其是我们华人,一见到有水,就爱丢钱许愿,求财,求姻缘。我觉很滑稽。Geysir间歇泉旁有个标示牌,劝请大家不要投钱到泉里。怕我们的“垃圾钱”破坏大自然吧?日本人倒是很‘实际’,他们竟然拿出包包里的生鸡蛋,用温泉水煮鸡蛋。

Pingvellir National Park

Pingvellir议会旧址国家公园
对岸是美国,其地形及地理位置,适合成为打仗的交界点。所以,它曾是美洲和北欧“分化线”。

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和我们在城市长大的孩子,有很不同的触觉。他们看东西的角度,和我们不同。鲸鱼、生物、大自然、渔民等,往往被融入他们的音乐、诗词、小说、艺术创作里。他们形容东西,词汇很有意境感觉,让我想到春上村树的文章。

冰岛的人,比较空灵。

曾经在伦敦看冰岛女摄影师Saga Sig的摄影展。她成长于Pingvellir议会旧址国家公园,作品神韵果然很不同。触感非一般,很有灵性。

差一点错过极光
当地人有一句名言,常常会出现在当地的T恤。“If you don’t like the weather, just wait five minutes”(若你不喜欢这里的天气,请多等五分钟。)

比利时设计师Bernhard Willhelm(曾经到冰岛帮Bjork设计时装),他在杂志上提过——“Iceland is all about the nature you don’t see anywhere else in the world. It is such a special island, the weather changes every five minutes. You never know what to wear.”

这次的冰岛之旅,我感同身受。本来以为看不见冰岛出名的极光,可是,后来,极光却又出现了。据说,不是最美丽的极光,却是一种全新体验。

The Hallgrímskirkja大教堂74.5米高,国家名建筑师Guðjón Samúelsson 1937年设计,用了38年的时间完成。

不卖名牌的首都城市
雷克雅未克(Reykjavik),这个首都城市,是一个完全没有名牌的城市。这里仅有另类时尚小店、餐馆。

我去了博物馆Kjarvalsstaoir Reykjavik Art Museum。当天刚好有一当地艺术家作品展览。艺术家的作品不很特别,但是,几乎所有的画作都卖光。看来,当地人非常支持当地艺术家。

这位艺术家,英文说得不流利。但是,他依然积极地跟在场者分享他的心思。从他的作品,可以看到冰岛人的创作灵感,深深地被周围环境影响。

更多欧洲旅游故事,网上喜阅:借问灵魂何处归——波兰悠游多瑙河——奥地利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