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RACING TO WRITING

刘轩希望这篇专访,能消除人们在网络上读到“刘墉写儿子”时吸收的假相。时代不同了,渐渐地还有人会称呼他“刘墉的儿子”吗?

TEXT 卉茵

web- liuxuan1

在我那个年代,只要喜欢看书的,就一定看过刘墉的书。没想到,有机会访问刘墉的儿子——刘轩。
当记者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想知道,跟周星驰的电影《美人鱼》主角撞名,有什么感觉?

“只是巧合而已。”

“那你对自己的名字满意吗?”我总觉得,一个人怎样看待自己的名字,多少能透露这个人的一些什么。

“名字啊……唯一可能会尴尬的是,当人家明明要叫我,却叫成刘墉。”

不会吧?

“最糗的是在台上,主持人说:‘让我们一起来欢迎刘墉’,这时全场都笑起来,主持人才发觉自己说错了。”

有一个那么出名的作家老爸,这也难免。

被父亲写的那种感觉

很多读者看过刘墉在文章里写到儿子的点点滴滴,曾几何时,刘轩早已不是那个叛逆的少年了。虎父无犬子,他出书、演讲、做音乐、搞创意,名气不亚于父亲。

父亲当年的读者,如今也变成儿子的读者,他们甚至会带着孩子来听刘轩的演讲,去他的签书会,对他说:“我们是看着你长大的。”

读者的心情,我能体会,那种通过文字累积起来的熟悉感。当年总被父亲写在文章里,刘轩自己又怎么想呢?

我也曾把女儿的成长故事写在部落格,然而,孩子升上中学就不愿意自己的事情被妈妈写出来,更遑论贴到网络上。

“我以前会觉得,那是让我很没有隐私的一件事情,甚至有一点点不高兴。我念高中的时候,父亲开始想要跟儿子说些大道理,而我也开始敢跟他顶嘴,餐桌上的argument(争论)就会出现在他的文章里。他有时候会把我的观点也写进文章里,这样一来,他的文章可以说是结合了东西方不同的观点。”

跟孩子发生争执后,还能够采纳对方的观点融进文章里,肯定是身为家长的一种学习。在美国受教育的刘轩,也是很幸运的,他父亲为他写了很多东西,这是一般人想要也要不到的。

“那时候你看到父亲厚厚的一叠原稿,会觉得突然间比较了解你的父亲吗?”

如果读者也像我一样,期待一个感性的答案,那肯定是要失望了。

“No, no, not at all.”当时,那个高中生只觉得自己的隐私几乎岌岌可危,他对作家老爸说:“Just don’t publish it in New York(别在纽约出版),不要让我的同学们看到,不要让任何我认识的人看到。”

结果,那本书在台湾出版后,整整一年高居畅销书榜,几乎人手一册。

“那种感觉有点像是,你跟朋友说了一个笑话,你朋友转身就跟一大群人说,大家都笑得嘻哈绝倒,就是没有人提到你。而且书还卖得那么好,又没分我稿费。”

web- liuxuan2

网上父子故事有假的

跟刘轩做访问非常愉快,他是个笑声很多的人。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完全没有心理包袱。

现在,身为人父的他,也会把一对子女的生活点滴、成长故事写在脸书跟大家分享。如果有一天,孩子也说要维护自己的隐私呢?

“我会完全尊重孩子的意思。”他说,孩子够大了,他会把网页的管理权交给他们,要删除还是保留,由他们自己决定。

网上有一篇文章,写说父子俩发生很大的争执之后,刘墉对儿子说:“你已经过了12岁,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在我的认知里,只有西方人才会直呼父母的名字,东方家庭不会这么做,除非真的很洋派。

刘轩一头雾水。“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看到的,没有这回事,我从来没有直接叫刘墉,我都是叫他老爸。”

Oh no!假讯息!所以说,网络上google的东西啊,不要照单全收。刘轩还说,网上有一个“刘墉叫儿子考零分”的故事,完全就是假的。

“叫儿子考零分”的故事,说刘轩在高中的时候不好好读书,成天只想成为像舒马克(Michael Schumacher)那样的赛车手。父亲刘墉就跟儿子说,你只要考零分,我从此不再管你,你爱怎样就怎样……儿子很高兴,拼命要考零分给老爸看。可是,不小心就会蒙到正确答案,零分就泡汤了。于是,做儿子的卯起来读书,只为了能在考试中写上错的答案。当他终于考到零分,做父亲的知道儿子凭实力做到了,做儿子的一来达到叛逆的目的,二来领悟到父亲的用心,三来也喜欢上读书,成为用功的好学生了。

固然名人就是不同凡响,但是,叫人考零分,这不是剑走偏锋吗?孩子考个大鸭蛋,从此自由自在不受约束,如何是好?

结果刘轩说,这个故事是假的。“这个故事在网络上被分享了那么多次,连我自己都有点困惑了,是不是确有其事?不过,如果你仔细去查证,就会发现故事里有很多漏洞。我念高中的时候,舒马克还不是一个出名的职业赛车手。”

幸好在这里澄清了呢,不然我还傻傻地纠结在“刘墉叫儿子考零蛋”的故事里。我甚至问过我自己,如果我女儿成绩很烂,我敢叫她考零蛋吗?

网络上很多不实的东西,刘轩说,很多人看了这些东西,就会给他贴标签。“我希望这份访问能做的,就是把这些标签撕掉。”

他的书跟父亲不一样

要认识刘轩这个人,当然最可靠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看他的文章,听他的演讲。他在大陆电视节目《我是演说家》,不但透露自己很生活的一面,也展示了他精彩的演说才华。

你会以为他的口才是天生,遗传自他的父亲。然而,刘轩说:“以我自己的观察,如果父母很爱讲话,子女就很不爱讲话。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会发现,父母blah blah blah在讲的时候,孩子就会很安静地呆在一旁。在我父亲旁边的时候,我是话非常少的。”

他说,或许是一个生活积累的经验,他就会知道要stay out of his way(别碍着人家)——我理解成,避开他父亲的锋芒。

有一个气场如斯强大的父亲,给儿子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我想,父亲给我最大的影响,是去做一些善事。”

做父亲的怎样教孩子行善?是通过讲故事?讲道理?都不是。“你会很意外,我父亲把他收入的一部分捐出去。比如说,我在创业的时候,要跟他申请个两万块(新台币),他转身就把二十万捐出去。” 言教不如身教。真的。

刘轩在哈佛大学念的是心理学,还修了教育硕士。他最近的两本著作《Get Lucky!助你好运》及《Get Lucky!助你好运II:幸运透视眼》,都是从心理学的层面出发,让人们更好地掌握自己的人生。他说是工具书,不是励志书。

这不但是一个区隔,当年父亲写的是励志书,儿子现在写的是工具书;这也标示着时代的不同,现在的人要的是更科学可行的一套。

他说他是一个做心理教育的人。

“因为有很大的支持跟回响,也让我知道大家需要这样的书,所以会继续写心理学书籍,同时也会再写一些比较感性的旅游及生活小品。”

刘轩说,他觉得他的长处是,可以把在一个世界里看到的东西,跟另外一群人分享。无论是他在音乐里面听到的,在旅游中见到的,或者是他在书里面读到的,他会很自然地跟大家分享。

“我觉得自己比较像是一个讲故事的人,a story teller with an educational purpose(一个有某些教育讯息要传达的故事人)。”

而他传达这些讯息的平台,可以是写作出书、出席座谈会、四处讲演、主持电视节目,也可以是通过音乐。

 

他习惯在谈话中加插英语,他的美国腔很好听。

他喜欢一个人的运动。他曾经很痛恨跑步,痛恨跑步的他却参加了一个比赛,结果必须接受训练,这才发现是他跑步的方法错了。现在跑步成了他最爱的运动。他好像很喜欢比赛,其实他是喜欢跟自己比赛。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家伙真幸运,有个出名的老爸。我看到的是,在父亲强大的身影下,他很努力活出自己。

现在你会说他是“刘墉的儿子”。相信我,这是他的时代,凭他的坚持,以后你会听到人家说刘墉是“刘轩的父亲”。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本文刊于2016年7月《品 Prestige》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