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spa生意,这些年来刘薇薇遭遇SARS、冠病疫情;在冠病肆虐时候,旗舰店还被火烧得干干净净。她如何浴火重生?

Photography JOEL LOW  Styling FELIX WOEI  Art Direction ANG POH LEE  Text 真挚

2020年3月,乌节路上Liat Towers的一个零售单位失火,是刘薇薇Abby Lau的spa店面。那是她九家店面中最大的旗舰店,里边所有东西完全被毁。

“(冰箱)自己着火,就在Covid的时候。那时候不允许顾客上门,不能做生意,租金照付。有些人说,哎!你是叫谁去放火的?就是开玩笑。”

公司当然买了保险,但“原来我们这行保险都不给你买高”,赔偿金只能抵消大约30至40%的亏损,刘薇薇形容“很大亏”。在那里开了十多年,“有赚啦!只是会心痛。”

刘薇薇的spa生意,店名叫Multiflora TCM Spa(中文名称:蔷薇语)。跟一般spa不同的是,Multiflora以中医治疗原理和概念,结合西方美容技术,推广天然治疗方法,提供养生spa服务。

最早进入这行业时,刘薇薇做的是减肥、身体和脸部护理等服务,后来转型至今天提供所谓TCM Spa的中医养生护理。

Liat Towers的店面,是当初尝试转型时,最早给顾客尝试中医养生护理方法的一个店面,对刘薇薇来说有“陪着她在商场成长”的重要意义,心痛不在话下。

更心痛的是,必须面对员工的去留。她说,当天从火灾现场回到家,她心里很平静,没有因此落泪,反而隔天跟下属开会时哭了。在我面前,爱笑乐观的她,霎时悲从中来,哽咽涕零,几度说不下话。

“因为那间店很大,有16张床、12间房间、20个员工,员工没有多余的地方安置。开会时我就说可能有一段时间需要你们休息,我们会尽量做安排……很感动的是,有一些跟我讲说:我等你……”

打工至筋疲力尽

这个专访,在刘薇薇位于汤申路United Square商场的spa里进行。Spa位于地面层,商场其中一个大门的旁边,位置很好。她直率大方,对一路走来什么时候好赚或难赚或亏钱,毫不讳言。

问她当年第一次创业时,最辛苦是什么?现年43岁的她竟然这样回答:“我跟你说,那时候创业好容易,真的!顾客是排队付钱,我就在前台一直刷卡。”

实话实说,感觉没有夸大,也没有自吹自擂的意味。说起那段做驴做马不停工作的打工日子,她也不忌讳不掩饰。

创业时,她22岁。创业前,她打过两份工,两份工作性质相似——操作减脂仪器、以塑料薄膜包扎身体、按摩身体,帮助顾客瘦身。

离开第一份工,因为有一次蹲着给很胖的顾客大力包扎薄膜时,站起身时闪到,腰部韧带拉伤,必须休息一个星期。雇主赔偿了吗?别想了,她说,当时“太小不懂事”,还很高兴终于可以暂时避开每天为大约十名顾客服务的辛苦。“还跟我妈妈说公司很好,叫我回去休息,不用上班了。”

因为有经验,她很快找到第二份工。除了继续担任美容师、护理师,她也是培训师,还管理营销、帮助公司做好扩张的准备工作。

两份工作的共同点:把她“做到要死”,每周休息日累得只能“像死尸般躺在床上”。

“真的把你用到完全没力了,你还得爬着去上班。那时候我就觉得这行的老板,都好像有一点点不会照顾员工。(一点点?)哈哈哈,客气一点说。其实我真的觉得,有点被虐待啦!”

BRUNELLO CUCINELLI外套衬衫长裤  受访者自备鞋子

当年新手出新招

第一份工,刘薇薇做七个月;第二份,一年半。之后,她向做生意的父亲借了一笔资金,在直落亚逸街开了一家瘦身和脸部护理中心。

“其实我第一个心态是:我不想这样子对员工,因为觉得真的受委屈了。因为对这行很有热忱,我大约在2月辞职,7月已经注册了自己的公司。”

第一次当老板,别人打广告用名人或艺人当代言人,她没有多余的钱,只得亲自上阵,用自己穿得较少、显现自己纤瘦样子的照片,还因此自己想出了不错的标语:不必要代言人,你就可以成为代言人。

(照片在婚纱店拍摄,因为拿的是配套价,为了更划算,顺便也拍了婚纱照。这些婚纱照,日后为她吸引了许多“要美美拍照”的准新娘来瘦身。)

这个标语,加上出新招做了竞争者当时没做过的事:在广告上标出定价,而且价格比别人低。“就觉得不可以失败。我就用价钱来吸引人家。”

广告出街,电话响个不停。刘薇薇承认,还有赖一点运气,因为虽然在广告上打出了$298的低价,但她忘了应该说明该价格包含多少次的疗程,“因错得福”,反而引来更多人去电询问。

在包装上玩创意,还得有实实在在的服务为基石。第一波人来了之后,口耳相传,那靠近中央商业区的小店吸引了许多上班族的光顾。

问她服务好的原因,她说:“我用心。不管哪个顾客、付多少钱,我都真的用心做好。”

第一家门店的生意,好到只用半年就足以把父亲借给她的创业资金还清。接着不到一年,她开第二家,再第三家。

困难面前找出路

第三家店面,刘薇薇首次进驻商场(之前都是店屋),不小心踏进了‘脏’地方——在靠近乌节路的一个小商场落脚。

人家看到广告,打电话问她店面地点是不是“小日本”,她一头雾水:“什么小日本?”

“后来我的员工说,很多男的会从门口走来走去,走来走去,然后问你们是做什么的,就以为我们也一样。商场楼上有很多日本小姐,(陪)喝酒的……”

不如意的事,还有:

“我们店面在地下层,楼上是做煮炒的,每天晚上我们忙什么?就是打蟑螂,回家前一定要喷药水……”
这些不如意状况,对当时已经有些名气、有口碑的生意,问题其实不大。真正的挑战,是第三家店才开业不久,SARS就来袭。

“SARS的时候我很辛苦,把赚到的钱都倒贴回去了。”

她说那时候至少半年在店里“打苍蝇”,“真的很静”。不过,就因为有了闲时间,她和公司的培训师在各自身上试用了多种香槟酒和果酸,研发出新护理。

“最困难的时候,其实就是给你找出路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的香槟facial很红,是我们研发的。
突然间我们就红了,电台一直播这个产品(花钱在电台打广告)。提供香槟护理的时候,我们真的红了。”

香槟facial红了之后,更早研发的红酒按摩(“也是我们先出的”),也连带红了起来。这一火,火了两三年,让她赚到了第一桶金。那时候,她也意识到这门生意必须不时求变。

生意做得好了,她说出现被员工出卖的事。一名员工在她的一家店面对面,开了自称是“姐妹店”的spa,里里外外都“明显抄袭”,还有意拉拢她的旧顾客。她说,这件事,至今不能原谅,但她自始至终没有想过要提告对方。

转型中医类服务

大约五年前,刘薇薇把原有的店名从Rappellez转换至Multiflora养生馆。如今全部九家店面都主打中医理念养生护理,分两大类:一类75%养生护理、25%由合格中医主导的养生调理;另一类的百分比则对调。

Liat Towers的店面付之一炬后,搬到对面International Building的新店面,就是一家75%提供中医主导服务、有中医看诊的门店。

她说,当年之所以转型,是因为一度常到台湾,考察那里的养生馆,“给自己一个借口好好玩一下”,两年内去了无数次,总共大约呆了八九个月之久,转型的种子在心里慢慢滋长。

后来28岁时结婚了,找中医调养身子,好多个月后才得以成功生育(如今有三个孩子),更明白传统中医理论和疗法的好,而逐渐在店里引进辅以艾草艾灸的护疗……

还有,她自己也觉得神奇的是,当年打第一份工时腰部韧带受损,过后好多年还不时隐隐作痛,有一次让一名老中医在手掌虎口处扎了一针后“马上不痛”,更加坚定她往这条路走的决心。

也因为如此,不喜欢看书的她,特地请了一名中医师给她口述上课了一段时间,加强她中医理论的知识。

未来,她希望把Multiflora的生意模式带到国外。她说,目前正在跟菲律宾一对夫妇(妻子菲律宾人,丈夫华裔)商谈,计划在不久的将来,以特许经营方式让Multiflora在马尼拉落脚。

 

刘薇薇说,一场冠病,虽然生意损伤不小,但有了政府的资助和员工的支持,加上冠病后人们对中医疗法和养生的概念更加注重,她的生意很快走上正轨,也多亏了当年的转型。

至于火患后被迫暂时离职的员工,刘薇薇说,有意返工的人已经全部复职。

 

发型 CHRISTVIAN WU USING KEUNE HAIRCOSMETIC
化妆 KEITH BRYANT LEE USING SHISEIDO
摄影助理 EDDIE TEO
造型助理 CYRUS LIM

原文刊登于2022年10月《品》

包真挚

Deputy Editor

曾经当过电视编导/记者。喜欢旅游,喜欢看书,旅游时喜欢逛书店。有时候会附庸风雅,进入一些博物馆、美术馆、音乐厅。念书时,经常跑书店翻杂志,不曾想过到杂志社工作,结果来了《品》。高兴这里认识你。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