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界意外之星,取得的事业成就、做过的事都令人惊叹。身为领导者,在大家庭中照顾别人,理所当然,但她也希望被照顾。

PHOTOGRAPHY Joel low  STYLING Felix Woei  TEXT 真挚

她先后成立两家科技公司——SmartCow和NeuralBay。前者在2016年3月时跟一个朋友合创,一年多后她离开,成立NeuralBay。

去年1月,她把一手创办的Neural Bay卖给了英国保诚保险集团(Prudential plc),然后在保诚集团担任人工智能(AI)总监兼数据与分析主管,掌管十多个亚洲市场(包括中国和印度),以及一些非洲市场。

从创立公司自己包山包海,什么都做的起步公司,到发展为跨国公司,跨度非常大。她说,要学习的很多,也要调适自己,尝试做出一些改进。

“在起步公司,工作量太大,经常发生极度劳累状况。而我发现跨国公司有另一种相反的情况:进度太慢,以致人们几乎放弃。比如想要积极推动某件事,却必须这里那里一层层通过了才行;然后发现提出的东西不如预期可快速被实施,感觉被绑手绑脚,就想:哎呀,不管了。不管不管的情况多了,工作热忱就慢慢消减。

在起步公司,是跟自己的朋友一起工作;在跨国公司,跟同事一起工作。所以,对我来说,跟同事之间建立起信任非常重要。(然后把他们转变为朋友?)对,所以我跟同事说,什么时间都可以打电话给我。因为彼此有了某种理解,互相尊重信任,才会建立友情。

当我要求同事——无论年纪比我大或小,下属或上司帮忙做事时,他们都乐意帮忙。这算是我把过往经验,用在现职务的一个例子,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我的管理作风。”

意外爱上

她,是郭诗敏Annabelle Kwok,今年28岁。

NeuralBay是一家人工智能顾问公司,做的是开发处理图像和视频的人工智能设备,为跨国企业开放和操作人工智能方案,增加生产力。

她也提供本地中小型企业负担得起及容易使用的人工智能方案,帮助缩小中小型企业与跨国公司之间的数字鸿沟。

在人工智能领域相当有名气,郭诗敏曾经获颁多个重要科技奖项,也经常受邀在区域科技研讨会上演讲。她参与奥巴马基金会活动,是为基金会在区域内举行工作坊做规划的21名亚太区域年轻领袖之一,曾经面对面跟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交流。本地多个媒体称她为“新加坡人工智能领域的代表人物”。

人工智能是未来工作的核心,被视为未来三年内极其重要的技术和趋势。目前,这方面的人才还不是太多。可以想像,售出一手创立的NeuralBay,郭诗敏赚了一大笔。问她数额多少,她回答不好说,没什么好炫耀的,还开玩笑道:我还没有男朋友,说了出去,没人敢接近了。

哈哈哈!她就是那么坦诚可爱。

 

郭诗敏说,在初级学院时选修电脑科学科目,是因为电脑室装有冷气、有很多机会玩电脑游戏。

人工智能的发展融合了数学与统计学、软件、数据、硬件等等。郭诗敏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数学系毕业生,可她的数学成绩一直到考A水准考试以前(她在初级学院念物理、数学、经济、电脑科学),都不理想。

“我的数学成绩非常差,学校预考前,老师说:你的数学成绩不会好的。我一气之下,到书店买了一套备考书,天天做习题天天练习,结果得了个A。老师却说:这次测试只考那几个题目,你运气好罢了。你以为用功了一个月能够在A水准考试拿A吗?我听了气炸,继续每天练习……”

发现自己的数学还不错,郭诗敏后来进入南洋理工大学念数学系。进大学,是因为父母期望她念大学,她对自己没有太大要求。她说自己的大学成绩平平,不过勤于收集学分,比一般同学早半年修完学分提前毕业。

在大学,她修读一些图像处理课程,为后来开发处理图像,以及视频的人工智能设备种下了种子。

关键比赛

为何会接触人工智能?这可追溯到大学毕业后参加过的许多hackathon(hacker和marathon两个词的合成,即黑客马拉松)比赛。

“这类编程马拉松,不是要你盗用或破坏什么,而是从无到有编制程序设计,基本上就是构思和创建原型的比赛。

大家关在一起两三天,根据主办方给的‘问题陈述’,找出解决方案。比如说,A公司可能要你用电脑,找出人口老化带来的问题。看到你的方案,A公司也许会邀请你加入他们的创新实验室,或要出资帮助开发你的方案。

我参加的每个hackathon都赢了,从未输过。”

赢了大约五次比赛后,郭诗敏被主办方禁止参赛。后来她接编程案子来做,委约她的有艺术科学博物馆、国家地理频道等等。

跟国家地理频道制作的一个案子,跟操作机器人有关,给了她和朋友灵感,演变成后来成立SmartCow推出的产品——分布式智能网络系统(distributed intelligent networking system)。那是该案子中“用胶带粘粘在机器人身上的手提电脑”进化版,是个能力超强、比一般罐装汽水还轻巧的电子板,可以用来操作机器人,或大力加强一些电脑的能力。要说它是人工智能板,也不为过。

“一些产品卖给了美国硅谷的公司,用在他们的自主机器人(autonomous robot)身上。”

改进保险

保诚保险集团当时看中的,就是郭诗敏在人工智能上的成就和能力。在保诚担任区域主管,她说自己的工作都跟数据和数码计划有关。

其中一个重要职务:采用人工智能定价模型,过滤数据,找出其中各种相关性,协助精算师更有效地结构化保险产品,予以定价。

“比如,现在很多诊所和医院都收集数据。有了更多数码化的数据,可以(采用人工智能)更详细更即时地重新审视定价模式。”

她告诉我,数据将推进保险业的转变。说几个有趣的:

更多产品分化,更多微型产品……这包括让更多之前“不予以保险”的人也可以投保。比如,孕妇的风险比较大,各保险公司都会对孕妇投保严格设限;如今掌握了更多数据跟资讯,得以开发一些前所未有、专门给孕妇的新产品。

又比如,人们可以用订购方式,只在骨痛热症流行期间投保。

除了能够推出更多更适合当前需求的新产品,人工智能也促进“动态定价”(dynamic pricing,指根据渠道、产品、时间、客户等的变化,调整价格)更易于实行。

“不只是购买时的价格,之后的受保期间,因应客户的生活方式改变,还可以不时重新调整定价。”

另一个是,更有效监控索赔和欺诈等行为。

“一般上涉嫌欺诈的人,会重复他们的诈骗行为,有某种形式,也会向同样的人取得事故证明(比如,持续向某医生取得患癌证明)。我们就用电脑和人工智能审查数据,逐步让欺诈行为现形。

我们的目的,不是加强索赔的难度,而是要把它正当化,因为欺诈得逞(得到索赔)的话,索赔增加,最终将导致保费增加,受影响的其实是诚实者。”

兴趣广泛

谈及未来计划,郭诗敏提到,她是个顺其自然(go with the flow)的人。

念幼稚园的时候,她的愿望是当个超市收银员,因为喜欢数东西(而不是数钱)。后来念电脑和数学,如今跟人工智能打交道,还算“顺”吧?

她说自己很好玩兼好奇心重,喜欢一件事时,会爱得激烈。激情十足时,学什么东西都很快就上手。
她还是跆拳道黑带,疫情前学习咏春拳,因是有肢体接触运动,如今暂停。

做专访时她告诉我,她正在学习风帆,也给我看她做前空翻的视频。她还给我看了到朝鲜参加马拉松比赛的视频。由于天气比预期冷太多,当天她只跑了10公里。平时她不跑马拉松,到朝鲜的真正目的是,参观那个封闭国家。

她还到过非洲西部国家多哥(Togo)旅行,去之前不知道有这个国家,只为了想看看和体验不一样的东西。她也在多哥做义工。

年轻新加坡女子较少会想去的伊朗,她也到过了。疫情前,她参加过冥想retreat(几个人一起打坐但互不说话,为时几天的活动),觉得很有意义,以后还会参加。

她对音乐也很有兴趣,会弹钢琴、弹吉他(有七把吉他)、吹口琴,也学习过小提琴。

她说她有点懒,但我觉得紧接的下一句才是重点:“我却对自己很严格,我很重视效率。”

至今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两年前带外祖母和妈妈出席在总统府举办的海峡时报“2018年新加坡年度人物奖”(Singaporean of the Year 2018)颁奖礼。虽然没有得奖(她是11个入围者之一),但不重要,重要的是八十多岁的外祖母把它当做“天大一件事”。

“外祖母说,一生人没到过总统府,现在外孙女竟然带她见哈莉玛总统。虽然她不知道我到底做什么工,但她为我感到非常自豪。”

对现有工作满意吗?

她说特别珍惜有机会学习如何应对各国市场的不同需求,吸取各种经验。我说:还必须照顾那么多人……
“我喜欢照顾别人,他们也喜欢照顾我。我让他们照顾我。有些人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照顾你,我最大,我不需要你来照顾我。但我觉得,你也可以照顾我。”

发型 Kenneth Ong using Kevin Murphy
理容 Keith Bryant Lee using Clarins
摄影助理 Zhen Hong Toh
造型助理 Jessica Khor

原文刊登2021年7月《品》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