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己设计制作的玩具模型深具信心,洪国翔甘心每个月只有600新元收入,长达十年,还把家人拖下水……

PHOTOGRAPHY Cher Him  STYLING 霖  ART DIRECTION aPL  TEXT 真挚

当年父亲骂他:“整天玩公仔,工作不去做,还叫二哥一起玩公仔。”

后来,他不但和二哥以“公仔”作为事业,就连爸爸和大哥也加入“一起玩公仔”。可惜这盘生意还未走上轨道时,爸爸就因癌症去世。

洪国翔Ben Ang感叹,无法让爸爸看到今天的成绩,是他的一大遗憾。

洪爸爸没有看到的是,当年一家人在百胜楼打理一个小店面,每个人领着600新元月薪(除了当时已成家有孩子的大哥领得多一些)的生意,先是突破性自著名全球公司取得制作和销售玩具模型的版权,如今更成了年收入(2020财政年数据)1690万新元、净利润超出420万新元的国际知名公司/品牌:XM Studios

今天,XM Studios在业内早已是知名的全球设计工作室。公司仍在玩公仔——手工制作的漫威、星球大战、外星人/掠夺者、米奇和朋友们、G1变形金刚、哥斯拉等等电影或漫画或游戏中人物的造型雕像。公司产品都是限量,价格每件从低于1000新元至6000新元不等,几乎都是推出不久即被收藏者抢购一空。

制作这些产品,必须拥持相关的知识产权。XM Studios取得的多种玩具模型的(或全球,或亚洲区域)制作与销售产权,来自Disney迪士尼、Warner Bros.华纳兄弟、Hasbro孩子宝、Godzilla哥斯拉、Ultraman奥特曼等等。

一起牵手共同打拼

洪国翔,48岁,XM Studios的CEO。他二哥是公司的创意总监,大哥负责后勤物流事务。三兄弟都各自组家庭了,大家感情非常好。洪国翔说:

“我爸妈的想法都一样,三兄弟不管做什么,一定要一起牵手一起做,各自扶持,做好自己的工作;做什么都要互相商讨。”

三兄弟目前都住在同一个小区,每天会和妈妈一起吃饭。洪妈妈不参与孩子的生意,却一直是大力支持的。

1997年,在牛车水一带经营日本漫画店两年的洪国翔和二哥,结束了不赚钱的生意,接手百胜楼一家名为Xenomorph的玩具模型店面。店面的第一个月租金,他们偷偷用了妈妈准备给二哥念理工学院的学费(约1千元)。

“刚搬过去还不敢给家人知道,然后学校打电话给我妈妈,说你儿子没有付学费。(妈妈大发雷霆了?)我妈妈一向来都很支持我们。她说:妈妈再去找钱给你。”(洪国翔和二哥都只在理工学院念了一两年就放弃学业)

2013年,洪国翔为公司取得第一个版权,制作和销售迪士尼所拥有的漫威(Marvel)漫画和动画中人物的玩具造型,版权费一年要28万元。洪国翔千辛万苦争取到以分期付款方式,摊还这对他来说是天价的费用。第一笔费用要5万元,妈妈为他们借来了22,500元。

另外打工补贴开销

除了家人的扶持与帮助,XM Studios的成立,多少还有赖Xenomorph原主人的间接推动。

洪国翔说,原主人曾经到过他们的漫画店,知道当时已经开始给模型玩具(如Gundam高达和各种坦克模型)上色的兄弟俩,会对Xenomorph有兴趣。

事实上洪国翔曾多次驻足Xenomorph店外,希望也开一家这样的店,但从没遇见过原主人。直到1997年,原主人决定放弃店面,找上他并提出“无法拒绝”的献议:兄弟俩只要付一半租金,而原主人剩余的货品卖出后收入对分。

接手Xenomorph店面,到取得迪士尼授予的漫威产权,那数年是一段非常艰辛的时期。

兄弟俩背着家人经营Xenomorph,当年洪爸爸知道了把洪国翔骂了一顿,后来还是选择相信孩子的眼光。当时从事货仓管理员工作的洪爸爸,适逢退休,给了他们5千块钱去进货,还加入他们的生意。

玩具模型毕竟是少数人的爱好,他们一开始就面对客源不足的问题。

“我跟哥哥说,开班授课吧!”洪国翔和二哥开始教导“玩公仔”的同道中人,用喷枪(airbrush)给店里买来的玩具模型上色,全部8堂课,每人收取$50的学费。

使用喷枪,都是他们自学而成。

“我们逼自己去学习。教人家,自己要更会嘛!之后,给顾客做上色越来越好,基本上说在新加坡我们排第二还是OK的。我们每天忙着上色,后来因为订单太多,顾客得排队等上一年。”

订单多,但两兄弟亲力亲为的手工产出毕竟有限。而辅助收入的课程,教了十年,有四五千个学生,但“我跟我二哥一个月拿六百块拿了十年”。

加上经营Xenomorph后,受到多次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和SARS)的打击,洪国翔的大哥,还因为收入不够而离开“家庭企业”两三年,在外打工。洪国翔和二哥,则兼做其他工作。

像外劳般日晒雨淋

洪国翔,接了园林景观彩绘的工作。

“比如,新加坡植物园的Evolution Garden(植物进化园,2005年开放),整个公园的假石都是我彩绘的,用了三个半月时间。

小石头用喷枪上色,大的因为没有大型喷枪,就用那种蚊虫的泵式喷雾器。

(收入不错?)很惨!一个月两千多块,像外劳一样每天日晒雨淋。三个半月后我瘦了15公斤,晒到黑黑。

那时,我二哥就学怎么设计/怎么做模型造型。以前都是买现成的,现在自己做,他自己设计/生产。比如说开模啊倒模具这些,我们慢慢去研究制作程序。

我记得那时期我们每天早上10点开工,晚上10点下班,一年只在农历除夕和年初一休息两天。”

Xenomorph也曾为圣淘沙岛的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s,2011年开张)制作了一些大型雕像。

“基本材料跟小型雕像一样。大型雕像采用强化玻璃纤维,也用混凝土,大致制作程序是一样的。”

2006年开张的怡丰城(VivoCity)也留下了Xenomorph的手笔。

“里边装置了很多艺术品,雪人、花树等等的雕塑,都是外国设计做回来的。由于没有本地团队,装置的时候会碰伤嘛!就叫我们去修缮。做了以后,他们很满意,之后每一年我们都去维修。

2012年那年,做VivoCity的工时下雨,淋到湿湿,因为雕塑都置放在没有遮盖的空间。由于工作时爬上爬下鹰架,回到家很累很累。我问二哥以后爬不动了,做什么?他说什么都可以做,销售、开德士……饿不死的。

我是很感慨的,就想:不能这样,要再想一想可以做什么……

就想到顾客常说,都拿人家的产品卖,怎么不卖自己的产品?事实上,很多年前就想过了,只是版权费太贵,给不起。这一次,我告诉自己:再试一下……”

终于突破取得版权

洪国翔先是找了迪士尼的新加坡经纪公司商谈。由于迪士尼总部有意在新加坡开公司,这事就给搁住了。

“我就去找那些比较小公司的版权,游戏版权也好,漫画版权也好。他们觉得给你版权,还要请一个经理来看着,赚不多,他们觉得不划算。”

奔波了半年,没有成绩,幸好迪士尼经纪人倒回来,提出了一年28万新元的版权费。问洪国翔为什么当时有底气觉得可以盈利,他回答:

“我觉得我们的产品、手工,可以做成很好很高档的收藏品。我算了算,觉
得不难。(一年大概也要有50万的营收吧?)嗯,更多。所以那时候我没有给自己后路。”

XM Studios公司随之诞生,首先制作了三款漫威人物模型:绿巨人(Hulk)、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钢铁侠(IronMan)。

虽然人物造型已有固定模样,但一般一尺至半个成人高的雕像,必须制作得逼真。摆什么姿势?如何摆?完全由他们设计。洪国翔说:

“我打给顾客,只要求200块的定金,货交付了才给余额。他们很支持,拿到了100个顾客的定金,我们就用2万2千5百元做了这三款原型。”

那时(2013年)刚好赶上新加坡举行“动漫展”,洪国翔在租来的小摊位摆了那三款模型原型。

“就在那边做预购。一款大约900块。那时我们在这行做了很多年了,很多人认识我们。但也有人说,这么贵啊!因为那时候全世界做这类模型最大的是一家美国公司,产品大概卖300到500块。但我深信:我能找到会欣赏精致产品的人。在展会现场,我们大约又卖了一百只。”

有了钱,洪兄弟快马加鞭,四处打听可以为他们制作产品的厂商。面对那一笔产权费的威胁,不快不行。他们飞到中国,找到合意的厂商,却出师不利。洪国翔回忆:

“我们问老板可不可以分期付款,我们没有钱。他把我们赶出去,还用福建话骂人。”

洪国翔告诉我,做生意懂得“圆滑”极其重要。事情后来的演变,也许也是一种圆滑的表现——他们从老板骂人的福建话中,找到了玄机。

“我也是福建人,就想到找看我爷爷出自哪个村。竟然(跟这老板)是同村!我们告诉老板:大家同乡,帮忙啦!他后来想想,看我们(诚意十足),就为我们批量生产。”

难关一个又一个过

2014年,美国队长获得这类收藏品的权威网上论坛Statueforum投选为年度最佳大型雕像,XM Studios同时获选年度最佳雕像制作公司后,名声大噪,开始把多个品牌的版权收揽名下,也持续获多个奖项。

但洪国翔的创业之路,并非就此一帆风顺。2018年,公司面临危机。

“因为我把钱全部投进去拿版权,没有费用做生产。”这个难关,在洪国翔跟五六十个投资者商讨,终于有一个肯出资后得到解决,前路自此变得相对平坦。

投资者入股后,XM Studios逐渐在管理方面改进,各方面的运作更有系统,后来获得日本投资银行Risa Partners、新加坡的ICH Capital、淡马锡控股旗下独立管理的全资子公司Heliconia Capital投资。

2021年9月,XM Studios更上一层楼,在新加坡的数字证券投资平台ADDX上市可交换票据,为公司筹集了450万元的资本;认购额超出1.75倍,显现一般投资者对这公司未来有信心。

在XM Studios于Kitchener Complex包下三楼(总面积19,000平方英尺)的新设立概念旗舰店和办公室,与洪国翔做访谈前,我参观了展出逾三百个珍藏版模型的展示厅(更多详情请点击阅读《手工玩具制作商XM Studios打造漫画世界》),想到当年我曾经经过的Xenomorph小店,不由得为洪国翔喊赞——

不只是因为他在世界舞台上为新加坡插上了旗帜,更因为这个两个孩子的爸爸让我觉得,他一直记得妈妈的教诲:不管成就如何,都必须对人谦虚。

要他谈谈创业路上的感悟,他说:

“不可以太死板。有时候要懂得什么时候去站在第三方角度看事情;虽然都说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但也不可以太相信自己,因为很多人就是死于太自信。”

理容 RICK YANG USING MAKE-UP FOREVER & REVLON PROFESSIONALEARTISTRY

原文刊登于2022年6月《品》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