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是一名跟孩童打交道的社工,傅文毅意外走入医院管理行业,再成为投资疗养院公司的CEO。他对老人所需,有怎样的一套看法和做法?

Text 真挚  Photography  JOEL LOW  Styling FELIX WOEI 

主图 HUGO毛衣

傅文毅Bernie Poh说,他所管理的Allium Care Suites,是全新加坡唯一设有美发美体院,提供修甲、按摩等服务的疗养院 (nursing home)。

这样的概念,跟他曾经到日本考察那里的疗养院,看到院方重视老人对个人修饰的需求,老人们“每天起来照镜子、梳 洗,整理仪容⋯⋯”不无关系。

Allium Care Suites是一所耗资约五千万新元建造的高端疗养院。疗养院的建筑设计,不久前获得伦敦杰出地产大 奖(The Outstanding Property Award London)。疗养院隶属爱龄雅居(Allium Healthcare)公司,傅文毅是CEO。

傅文毅于2012年加入Allium,开始投入疗养院投资与运营工作。Allium设于新加坡的疗养院,于2020年头开业,傅文毅把多年来在澳大利亚投资和运营疗养院的最佳作业方法融入其中。

HUGO 毛衣

纠正对待老人的方式

现年51岁的傅文毅,原是从事医院管理工作,在本地公立和私立医院扛起管理工作十余年,包括担任著名私人医院新加坡伊丽莎白医院的CEO(2007至2009年)。 因缘际会,受到有意投资疗养院的本地上市公司——G. K. Goh Holdings老板的邀请,走入如今的行业。

一开始,他先是管理这家公司当时在新加坡仅有的疗养院,同时研究澳大利亚的疗养院和退休村的投资潜能。提起第一 次到澳大利亚考察,他说:

“当时看到的最大不同,是他们如何对待乐龄人士。当时在新加坡,老人家一 般被视为有某种缺陷、无法做某些事的一 群。澳大利亚业者的做法则是:支持老年人继续过充实生活;积极为老人做出改变,提供他们方便,让他们对自己的需求做出选择;而我们这里,则是要乐龄人士去配合既有状况。”

在傅文毅的领导下,公司后来把当时在新加坡仅有的疗养院售出,全力发展澳大利亚市场。他说,Allium Healthcare刚开始买进一家现有公司股权(成为大股东)时,旗下有55家疗养院 / 养老村,目前拥持并管理的院舍增至80家。

Allium Care Suites是公司在新加坡的唯一疗养院。这家高端疗养院除了提供居家护理,还有日间托老、康复护理、上门 护理服务,也为一般人提供看护老人等训练事项。

从当社工到管理医院

在新加坡,疗养院的设立和运作,受“私人医院与医疗诊所”法管制。傅文毅从管理医院到管理疗养院,性质相近,可当年他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念工商管理学士学位时,不曾想过进入医疗行业。

即使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也不是同 学们所考虑的。“毕业后,我问自己要做什么?什么事能刺激我每天起床?赚钱或帮助别人?”结果,他选择到新加坡儿童会(Singapore Children’s Society)当社 工。做社工,因为希望改善他人的生活。

当年在华中初级学院念书时,他就曾在新加坡儿童会当志工。在儿童会任职 一年多之后,他到香港大学念社会工作 (Social Work)硕士学位(当时本地大 学未提供这类课程),之后留在香港任职相关工作几年 。

一次回国度假,他结识了新加坡全国眼科中心的创办人林少明教授(Professor Arthur Lim,已故),教授要他协助管理眼科中心的社工部门,因而开启了他从事医院管理的契机。

傅文毅说,教授当时在新加坡鹰阁医院(私人医院),有自己的私人专科诊所。他也协助教授打理诊所,跟医院管理人员打交道。

“因为大学念工商管理,很容易理解医院运作,比如质量管理和控制等等⋯⋯ 那时候,就开始觉得可以考虑把医院管理当做未来事业。”

他很顺利地加入拥有鹰阁医院的百汇医疗集团(Parkway Hospitals),而后成为集团属下伊丽莎白医院的CEO。傅文毅也持有德国法兰克福金融管理学院国际医院管理硕士学位。

当年对年轻人福利的关注,如今转向老年人,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兜了一圈,再 跟社会工作接轨了。

问他:“是不是有些人越老越令人讨厌?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会用讨厌来形容。我觉得是沟通问题。有些人因为认知受到影响,很多东西不能够很有理性地跟你沟通,所以你一定要用一套不同的逻辑跟他们交流。

不过,有者真的是因为多年来不信任别人,不愿意敞开心胸,形成一种障碍。我们这边做的是,想办法让他们再度信任别人,重新再对别人好一点。”

BOSS外套 汗衫 长裤 系绳鞋

支持老人过充实生活

傅文毅说,Allium疗养院的服务重心方针,跟本地其他疗养院有所不同。

“非常个人化。客户搬进来之前,除了身体状况,我们还会特别去了解他们以往的职业、生活方式、饮食习惯、喜好等等,为的是让他们住得好。”

他要员工积极关注住客,与他们交 流。他说,英文healthcare(医疗保健)中的care(关注),经常被忽视。

“Care大多涉及非临床看护,所以我也让员工接受酒店管理(hospitality)式训练。很多曾经在其他疗养院工作的员工,一开始只是照着一份清单去执行任务。住客不是‘一系列该做的事’,我说必须跟住客沟通,深入了解住客。必须是这样,要不疗养院会是令人沮丧的地方。

我们关心老人家的虚弱或疾病,也注重给他们机会过充实生活,让他们在逐渐变老,甚至卧病不起时也能‘ 更新 ’自 己,确保每天生活过得好。”

Allium Care Suites采行以一个个家构成的社区生活规格,每个家设有附带浴厕的双人房或单人房,每家平均十个住客, 无时无刻都有护理人员在场,另有专门护理团队照料。大家像一家人般用餐,不用 跟一大堆不认识的人一起吃喝。

“我们鼓励住客相互交流,因为老人家——尤其男性最普遍的问题是,不爱社交;也许是个定型观念,男人比较不喜欢表露感情,不像女性,一般比较善于交 际,会呼朋唤友一起做事。

在澳大利亚也一样,由于那里普遍有自己动手(DIY)的文化,我们为男性住客开辟工场,让他们自己在那里做木工、模型等等。

不过,澳大利亚的经验并非全部适用于新加坡。就说这个DIY文化,他们会自动自发,但新加坡的住客会预期你服务他们。我经常告诉员工,我们的服务标准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我们所做的,足以用在自己父母或祖父母身上。

但我们也不想助长大家的依赖性,过于依赖就变成某种‘残障’。

说到这点,我们另一强调是,住客的康复或身体机能锻炼。很多疗养院把这法定必备的作业视为成本之一,发放给外人来做。但我们有自己的康复团队,包括物理治疗师、职能治疗师、营养师等等。”

翻开Allium疗养院网页,可以看到他们有个用来做水中物理治疗的水疗池。疗养院还有一个很人性化的特点:

“我们是唯一允许理性饮酒的疗养 院。有些住客习惯每天小酌,不喝就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们允许他们节制饮酒。”

退而不休继续地更新

未来,傅文毅说公司希望能够在新加坡扩大提供老年人市场的产品。“已经踏上了‘少有人 走的路上’,我们面向高端客户,要从高端往下走,延伸到参与发展与运营乐龄人士的辅助生活和自主生活类产业(如养老 村),也会比较容易,对吗?”

他可曾想过,自己将来退休了要做什 么?他的回答:即使从职场退下,也要退 而不休,不停地更新自己,继续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

“运动,应该是生活的一部分啦!健康啦,精神上啦,人际上的关系啦,都应该达到和谐状态。如果退休后的目标是要登喜马拉雅山,那从现在开始,就要注意身体,照顾身体。一定要及早下功夫!”

 

理容 BENEDICT CHOO 摄影助理 ALFIE PAN 造型助理 BOO

原文刊登2021年6月期《品》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