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权威小提琴比赛大奖得主——新加坡音乐神童蔡珂宜,奋力攀登技艺高峰,当初还做出“两琴之中的取舍”。

Photography JOEL LOW  Styling FELIX WOEI  Art Direction ANG POH LEE  Text 真挚

网上搜寻,能看到许多蔡珂宜Chloe Chua拉奏小提琴的视频。其中,你会看到她参加在日内瓦举行的2018年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Yehudi Menuhin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的多个录像。

那年,她11岁,获得了这个国际权威小提琴比赛的初级组联合冠军。同得冠军的有澳大利亚华裔男孩李映衡Christian Li,两人如今在国际乐坛和社交平台上,都是很多人熟知的古典音乐家。

之前,得过这个奖项的新加坡小提琴家,是夺得1991年初级组冠军的甘宁。

现年15岁的蔡珂宜,告诉我当年她和李映衡一直到比赛最后一轮才成为夺冠热门,两人之间完全没有竞争,在台上表演时她完全不觉得有压力。

“就像一个寻常演出。(不紧张?)我只是过于兴奋,在后台压制自己要静下来别走动。”

PINKO上衣 牛仔裤 受访者自备鞋子

音乐神童长大

今年7月底,我在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欣赏了蔡珂宜和新加坡交响乐团合奏的莫扎特第五小提琴协奏曲。看她走到台上时脸带微笑,落落大方的一个小女孩;音乐响起,忘了她还那么年轻。

一般乐迷和乐评对她的评语:稳定、乐色纯净、音乐表达细腻。

向同事提出要访问蔡珂宜时,我说她是“未来的国宝级音乐家”。事实上,不少人已经称她是“国宝级乐手”。

蔡珂宜不好意思地告诉我,的确有人这么跟她说过。她想了想,说:“我觉得非常荣幸……”

面对面跟她做访谈一个多小时,之后另一天于摄影棚进行拍摄,全程有妈妈相伴。她没有主动跟人家说什么,可人家问什么、跟她开玩笑,她都笑嘻嘻地回答。很平易近人,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就跟她照片给人的感觉一样。

如果你在YouTube看过TwoSet Violin创办人兼主持人——两名华裔小提琴手跟蔡珂宜的互动,你会看到她如何以眼色语气调侃对方,以琴技震慑他们,很精彩。

两个主持人为普及化古典乐所创作的无数好玩视频,目前在“严肃”的世界古典乐坛得到好评。他们虚构的超凡音乐家——每天练琴40小时的Ling Ling,在那一集的视频上似乎就是蔡珂宜本人,非常轻松有趣。

每天勤奋练琴

自小被称为音乐神童,不拉琴时的蔡珂宜,就是个普通小女孩。除了音乐,她还喜欢阅读,喜欢魔幻小说(如哈利波特)和“一些古典小说”,也喜欢画画、玩玩电子游戏等。

对神童之说,她怎么看?“我不觉得自己是神童,因为我也付出很多努力。做出多大努力、尽了多少工夫更重要。”

蔡珂宜每天练琴六小时,一般分几个段次。

每天六小时是怎样的概念?想想:我爱看书,一天看六小时没问题,更长也行,但若必须每天看书至少六小时,日复一日,那是要有多大的毅力啊!

很好奇她是不是曾经厌恶练琴,重复又重复练习同样的音阶、乐段,也持续重复同样动作?

“我从来没有不喜欢过小提琴。有时,比如生病或累的时候,可能不会有兴致练琴,或无法持久。(练琴不好玩?)好玩。除非身体不舒服。(妈妈会逼你练琴?)以前小时候,妈妈会不时告诉我:诶!应该练琴了!哈哈哈!”

最早先学钢琴

蔡珂宜的妈妈是钢琴老师,爸爸是一名“纯粹喜欢声乐”的商人,她是唯一的孩子。

蔡珂宜说,她还是婴孩时就喜欢音乐,家里常常可以听到本地古典乐电台播放的节目,当然还有妈妈教琴用的两台钢琴声。自然,她最早接触的乐器是钢琴。

蔡妈妈林英丽说,女儿两岁半开始非正式(毕竟还太小)跟自己学习钢琴。后来,把她送去南洋艺术学院天才班,为的是让她“跟同龄孩子学习,比较有意思,比较好玩”。

“(当时)我知道她有那个才能,但能走多远我是不知道的。”这位母亲说。

谁知道,准备报名时才晓得钢琴班招生的最低年龄是5岁,小提琴班是4岁,当时快4岁的蔡珂宜就这样跟小提琴结上了不解之缘。

6岁多时,名为殷柯的老师教了她一个学期之后,就觉得她可以走专业路。这些年来,殷柯一直陪着她,在音乐道路上成长。

说到了走专业路,最早跟蔡妈妈提起的,其实是钢琴班老师(针对她钢琴演奏能力)。当年蔡珂宜在足龄时,也加入了学院的钢琴班,同时学习两种乐器直到8岁时,改而专注于只学习小提琴。

LONGCHAMP毛衣

为什么更喜欢小提琴?蔡珂宜这样说:“我能够更容易表达我的感受,因为觉得自己跟小提琴更亲近。”

小时候,她也这样认为:“觉得弹钢琴身子最好更大一点,而且必须有力气,我当时个子相当小,所以觉得小提琴比较适合我。”

林英丽说,当时让蔡珂宜学习小提琴的另一原因,是因为希望她日后进入南洋小学就读,参与学校的弦乐团。而给她学习音乐,最初目的很简单:让她掌握一项能陪她一生的艺术技能,体会艺术美,让生活更富裕。

不能只懂音乐

为了有更多时间花在小提琴上,蔡珂宜从念小学五年级课程起,转而接受小班授课的家庭教育(homeschool)。蔡妈妈说这是和女儿商量后,两人做出的决定。

“她原本在南洋小学念书。小四那年,她参加了多个比赛:(意大利)Andrea Postacchini国际小提琴比赛(获A组第一名)、珠海莫扎特国际青年音乐比赛(A组第三名)、新加坡全国音乐比赛(初级组第一名)。后来因为健康情况不是太好,经常生病,小五那年得了梅纽因比赛冠军以后,有很多国外的演奏邀约,就决定不再去(正规)学校了。”

蔡珂宜说:“(正规)学校要花很多时间在功课上。当时要参加比赛,还要兼顾学校功课,还有考试,压力相当大。念中一课程时,我倒回头考取了PSLE小六离校考试。”

目前,蔡珂宜选修六个IGCSE(即国际版O水准会考)学科:历史、生物、地理、数学、英文、社会学。林英丽说,IGCSE系统比较灵活,不需要同一时候参加所有学科的考试。她补充:

“不能够只学音乐,其它知识和智力也必须同时平衡发展。对我来说,珂宜的学术成绩如何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受教育的过程。”

出国表演如何影响学业?蔡妈妈看了看女儿,笑说:“不知道,她的学业她自己处理。”

蔡珂宜笑答:“有些科目可以在网上进行,在哪里都可以上课。”

将来去到多远

2018年获得梅纽因比赛冠军后,各地要求蔡珂宜演出的邀约相当多,但一年多后新冠来袭,世界古典乐坛随之沉静了好一段时间。目前各地逐渐开放,表演活动开始复苏。

今年6月,蔡珂宜受委任新加坡交响乐团2022/23乐季驻团艺术家。她是乐团成立四十多年来,第一个新加坡本土驻团艺术家。跟受邀前来的独奏家相比,驻团音乐家一般与乐团有更长时期的更紧密合作,对蔡珂宜将来演奏事业的发展,无疑是好事。她也将在驻团期间,跟乐团演出并录制莫扎特全部五首小提琴协奏曲等。

8月上旬,蔡珂宜到丹麦参加了哥本哈根夏季音乐节的开场演出。

蔡妈妈说:“她到哪里我都必须跟着,因为还未成年。”上台表演前,为蔡珂宜打扮打点的,也是妈妈,所以几乎所有的表演,她都没有机会在台下看。

“我对她的期望就是能够开心地拉琴,能够很好地去体验音乐艺术的美。这个美感才是你最终的报酬,名声、别人对你的赞赏——褒贬都有啦,不用在意。

我们是基督徒,相信上帝的指引,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当然我们会尽心尽力去做。如果上帝给你这个天分,我们就尽量发展。就是这样。”

 

蔡珂宜的梦想是什么?

“希望有机会在世界古典乐的重要表演舞台演出,如Carnegie(纽约卡内基大厅)、Concertgebouw(阿姆斯特丹音乐厅)……跟世界著名的顶尖交响乐团及指挥合作。”

蔡珂宜目前没有计划再参加任何比赛,要好好专心学琴练琴,精进琴艺。

问起是否会出国深造音乐,母女俩都说“肯定要出国”,但目前还没有实质计划。至于到哪个音乐学院,取决于指导老师——适合的老师在哪里,就去哪里。

发型 CHRISTVIAN WU USING KEUNE HAIRCOSMETIC
化妆 KEITH BRYANT LEE USING SHISEIDO
摄影助理 EDDIE TEO
造型助理 CYRUS LIM

原文刊登于2022年10月《品》

包真挚

Deputy Editor

曾经当过电视编导/记者。喜欢旅游,喜欢看书,旅游时喜欢逛书店。有时候会附庸风雅,进入一些博物馆、美术馆、音乐厅。念书时,经常跑书店翻杂志,不曾想过到杂志社工作,结果来了《品》。高兴这里认识你。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