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梦,有蜜蜂……尽管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也成了蔡旭贤的动力。因为疫情,他原本的梦想反而暂时破灭。

Text 真挚

疫情,让 的一个梦想暂时破灭,却也开了另一扇机会之门,让他成为都市里稀有的养蜂人。更难得是,他竟然是自学而成。

第一次听说蔡旭贤这个养蜂人时,很好奇:新加坡竟有这等人?

据说,他是新加坡仅有的三个养蜂人之一。他这个身份,去年才树立。若不是冠病疫情,他应该不会养蜂,如今也应该是和家人长居泰国,每天逍遥地享受生活。

2020年6月,他和妻子、两子(两岁和五岁)做好了搬到泰国清迈长住的准备。这样做,为的是儿子能在没有“怕输”、没有过大压力的环境快乐成长。

他们在清迈郊外买了一套有两座独立建筑的泳池别墅,买了车子,弄清楚孩子入读当地国际学校的情况,也申请了Airbnb账户,准备把其中一所房子出租给游客赚取收入之时,疫情变得严重,世界各地闭关封锁,定购的机票用不上……

奇异天台花园

蔡旭贤39岁,和妻子李丽婷Candice Li成立Sundowner公司约一年半。Sundowner在疫情期间成立,提供各种“国内旅游式”体验活动,推出的第一个项目,便是让蔡旭贤养蜂人身份走红的活动:

访客穿上防护服,听蔡旭贤讲解有关蜜蜂的习性喜好,品尝不同种类的蜂蜜……接着还参与一个花园鸡尾酒会,学习调配鸡尾酒,现场采摘花草来装饰或营造更好风味。整个体验活动,为时两小时。

这个活动,就在蔡旭贤的住家——东海岸实乞纳(Siglap)路一栋两层楼店屋2楼房子的天台进行。

从他屋子后门爬上螺旋梯,我来到一个不曾在新加坡见过的景观:绿意处处的天台,有个水景花园,水塘、小溪、水生和土生花草。

踩在石头铺设的小路,来到天台一边的棚子,蔡旭贤领着我看了那里三个各自为政、互不干预的蜂巢。蜂巢旁边,是另一些活动的相关用具和教材。

Sundowner目前提供的活动有15种:制作小植物栽培箱(terrarium)、打造蚂蚁饲养箱、禅意花园(zengarden)、搭建迷你树屋等等。

蔡旭贤曾经当过园景承包商,为客户制作过真的树屋;成为养蜂人,则是半路出家。

蜜蜂找上了他

先说蔡旭贤“半路拐弯”的事。

南洋理工大学大众传播专业毕业后,他因为喜欢养鱼,选择了一条不一样的路:在一家售卖高端水族箱的零售店当老板助理。

后来,老板生意失败,他加入NParks国家公园局,先后管理公园和担任访客服务人员,总共任职七年。之后,他下海成立一家景观美化(landscaping)公司,自己做老板接案子承包景观项目。

2019年,他把公司卖给了一家上市公司(得来的现金,用以在泰国购买产业),继而应对方要求,以受雇总经理身份留任两年。

去年3月,客工宿舍爆发冠病疫情,他把公司的六名工人从宿舍撤出;工人辗转多处后,去年7月入住他租下的店屋2楼居所(即他现有居所,当时蔡旭贤和家人并不住在这里)。

店屋的天台跟2楼面积一样大,他在天台弄了个水景花园,作为园景公司呈现“能为顾客做什么”的示范展示。

ONITSUKA TIGER毛衣 长裤

有一天,当他准备把公司仓库里的一个旧棚子搬来天台时,发现棚子角落有个蜂巢。他找了人来把蜂巢移走,结果不知何故说来的人不来了。这时候,一般人应该会直接找灭虫公司来,一举消灭蜜蜂吧?他告诉我:

“那是灭绝,对我来说是大屠杀。”

自小喜欢大自然,曾经以养蜘蛛、蛇、昆虫等为乐的他,于是上网搜查资料看视频自学,动手把蜂窝摘除了移到天台去。那是蔡旭贤当上养蜂人的第一步。

当天我在天台看到的三个蜂巢,并非最早那个,因为“当时的技巧不够好”,那些蜜蜂后来都飞走了。蔡旭贤解释说,蜜蜂会因为周遭环境(包括空气湿度、附近是否可以采到花蜜等因素)变化而转移阵地。

养蜂人的成形,是因为一个农夫朋友听说他搬移蜂巢的事后,建议他搞些体验活动的导览团,Sundowner因此诞生。而蔡旭贤后来跟蜜蜂打交道多了,对它们更加熟悉,也提供蜂巢移除的服务。

探讨事物起源

从天台回到屋内,蔡旭贤把我带到一间房间。进去,又是一个奇景。

约一般组屋主卧大小的房间,地上铺满沙,有石头、植物、流水。房里其中一面墙壁前置了一个架子,摆满调配鸡尾酒的各种材料,以及调制咖啡的豆子、用具等等。Sundowner也提供制作鸡尾酒、包括学习烘焙研磨豆子的咖啡冲泡课程。

“我喜欢帮助人家探讨事物的起源。纯粹买杯咖啡喝,你不会珍惜它的得之不易,我们向你展示,买来的咖啡豆如何烘焙、冲煮……”

这间房间的布置,是今年3月疫情好转工人搬回客工宿舍,蔡旭贤一家人搬进来后弄的(工人还住这里的时候,已经利用屋顶做体验活动,当时只提供三四个活动)。大约那时候,蔡旭贤辞去了园艺公司的全职工作。

“Sundowner的生意那时起真正开始起飞,推出了很多新项目。”

制造难忘经验

Sundowner目前提供的多种活动中,最受欢迎的是天台上跟蜜蜂有关的自然探索工作坊、鸡尾酒和咖啡调制课程,还有蔡夫人主理的比萨制作课程(课程在一楼的后院进行,他们在哪里安置了一个大型比萨烤炉)。

另一极受喜爱的,是天台包场,尤其是希望给男/女朋友带来惊喜的情侣。太阳下山,热气逐渐消散,Sundowner会为一对情侣或一众前来聚会的来客,备好鸡尾酒等饮料、弄好电影放映机,把整个天台留给他们,享受四小时的难忘时光。

Sundowner提供的各种活动,在疫情期时由于人们不能出国,变成“国内旅游”去处而十分受欢迎。蔡旭贤坦承,每个项目的价格,若跟花一天在动物园比的话,并不便宜,但就贵在特别。

“我们的生意,是给客户制造难忘经验。”他说。

 

目前,蔡旭贤做出了约3万元的资本投资。两夫妻每星期约接见二十多个体验团,生意已取得盈利。他说,如果有人要收购Sundowner,他愿意以好价钱出让。

写这篇稿时,我脑中回荡着他对梦想的诠释:梦想是能够每天都快乐享受生活。

他说,目前没有上司,也不必朝九晚五;每天动用创意想更多新点子(正在筹备的一个新项目:蜂蜜酒课程),为别人制造快乐的日子还不错,尽管疫情限制解放、国人能够自由出国后,Sundowner的活动是否还能持续受欢迎,也是一个隐忧。

疫情,让触手可及的梦想暂时变得遥不可及,但疫情时做新生意所练就的更多新技艺,也许能让他以更好的姿态,迎接将从事的游客生意和新生活。

原文刊登于2022年11月《品》

包真挚

Deputy Editor

曾经当过电视编导/记者。喜欢旅游,喜欢看书,旅游时喜欢逛书店。有时候会附庸风雅,进入一些博物馆、美术馆、音乐厅。念书时,经常跑书店翻杂志,不曾想过到杂志社工作,结果来了《品》。高兴这里认识你。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