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切身经验创造出市面上欠缺的儿童必需品,然后自创品牌,黄婷婷让妈妈们有了更多选择。

Text ANNITA HO

若在十几年前问黄婷婷Dawn Wong,可有想过要创业?她的答案肯定是“不”。

更何况为人妻连生几个孩子之后,哪有时间计划事业?

志愿改变

黄婷婷从小憧憬当医生,后来更因为读了一本关于为逝者伸冤的著作,想要专研法医学。

“父亲不赞成我读医。我从小在一个营商的环境中长大,长辈们要不从商要不做金融房地产等方面的投资。

父亲总认为,供我读医,特别是法医,未来出路太狭窄。传统观念上,他也不希望我与‘白事’相关的行业扯上关系。于是我选择了一个折中方案,去了澳洲墨尔本念生理学和神经科学。”

学成归来,她面临从事科学研究方面的工作机会有限。在众堂表亲的建议下,她先找了份公关工作,边做边思考自己真正想要从事怎样的工作。

“那是12年前,我还天真地以为,公关就是负责办办活动什么的,结果发现必须学习的事情可多着了,十分有趣。”

从公关公司转到了企业,工作内容由纯公关延伸至品牌营销和内容营销等,一做就做到了现在;即使创业了,也没离开她原有的正职。

种种工作经验,日后成了她自创品牌时的一大助力。

 

为母则强

后来,黄婷婷结婚生子。做这个访问时,她最小的孩子才刚满月。

“人家是三年抱两,我却生了四个,其中(第二胎)是一对双胞胎。我们的家族都没有生双胞胎的例子,让我们好意外。”黄婷婷笑着说。

不仅如此,意外的事还接踵而来。

为人母后,黄婷婷有感于照顾幼儿用餐时,常得为他们可能会触碰到的桌椅表面进行消毒,又得想方设法阻止他们吃得一塌糊涂把衣物弄脏,因此构想出了两种自创产品——儿童椅罩(Seat Cover)和围兜外套(Cover-Me-Up)。

在丈夫的鼓励下,她决定以此创业,先是透过网上接订单,接着在去年年底于新加坡的高岛屋百货公司内设立实体店面。她自创的品牌叫Tiny Dots Wonder

最忙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

“之前因忙于工作(正职)和Tiny Dots Wonder的业务,生下双胞胎后一直没时间去运动瘦身。终于付诸于行动,腹部却感觉到有什么踢了我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已怀孕五个多月。”

出于担心,再加上疫情又仍未舒缓,黄婷婷更是小心翼翼,几乎足不出户,连原本必须到巴黎公干的行程也取消。没想到,她还是在临盆一星期前,确诊感染了新冠。

“我简直懵了。三岁大的大儿子因上学受到感染,结果传了给我。而按照新加坡卫生部的指引,孕妇要是体内病毒未清,就属于高危人群,只能在指定的公共医院分娩,届时我便无法让我熟识的私立医院执业医师替我接生。”

幸好她在分娩前及时康复,孩子也健康出世。孩子满月后,她再次投入忙碌的生活。

补上需求

我把话题转回品牌上。

据了解,Tiny Dots Wonder除了前述两种自创产品,也卖童装鞋,偏偏就不卖儿童服饰。

“儿童服饰的市场竞争太大了,反而我在为孩子们选购童装鞋时发现,既好看又实用的选项不多。会创立这个品牌,本来就是希望从一个妈妈的角度补上市面上的需要。所以除了自创产品,我也从国外引进其他牌子的童装鞋,为客户提供更多质料和设计的选择。”黄婷婷解释。

今年35岁的她,对品牌的未来设下了怎样的目标?

“一步一步来吧!我很有耐性,也不希望太过急于拓展而做出错误的决定。品牌才刚成立不久,我也是边做边学。我没学过设计,也没经营过一门生意。像是找制造工厂、安排货运通路、聘请柜姐等,也是我自己慢慢摸索出来的。”

她用determined(有决心)和can-do attitude(持有事在人为的态度)字眼形容自己。她还说:
“幸好我丈夫从事家族生意,时间的调配比较灵活,帮了我很大的忙。”

看了看那陪同她前来,然后自己找了个角落用笔电处理公事的丈夫,我突然想到一句话: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原文刊登于2022年11月《品》

 

Annita Ho

Writer

闲人一个。主编佳静爱叫她“紫色女”。学生时代已经靠一支笔和几张稿纸换钱吃喝玩乐,毕业后把功力移驾到公关工作上。30岁后“投奔自由”做翻译和撰稿,只想任意妄为随时去旅行,钻研厨艺煮给心爱的家人吃。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