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才等到黄淑慧愿意受访。她出生在低调的富裕家族,知道自己的前途自己打拼,没有坐享其成的事。父亲对她,比对一个男孩子更严厉。

Photography CHER HIM Styling FELIX WOEI Text 真 挚

 

小时候,黄淑慧Geraldine Ng的父母从不给她买玩具。一般的玩具,她其实不爱, 偏就只喜欢收银机,向婆婆“拗”了好几个玩具收银机;自己幻想当收银员,有时还会要弟妹们跟她玩。

这个大姐,如今掌管家族的‘ 收银机’—— 管理名为Fifty-Eight Capital公司的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

家族办公室,即富裕家族管理财富的私人机构。同事很早以前提起黄淑慧,把“family office”误以为“family business”,说她做家族生意。当然那不对,但也不完全错误。

她家族拥有一家上市公司和多家联属公司,父亲把以往的多数生意结束,转而成立这个单一家族投资公司,专门投资债券、股票、基金等各种资产,以及进行风险投资等等,投资范围涉及公开市场与私人企业。

“也许爸爸觉得,财富管理或资产管理更适合我们这一代。毕竟他自己经历过,知道做好一门生意不容易,有很多运营上的复杂问题。

很多人说要自己创业,不要打工;说得容易,做起来非常艰难。也许他觉得我们无法胜任,另一方面他也希望以更分散的方式取得收入,让财富传承。”

 

接管家族财富

 

黄淑慧,39岁,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只有她从事家族办公室事业。

以家族生意来说,她是第三代。她的祖父从中国福建来到新加坡,身为老大, 约10岁就扛起一家生计,在新加坡河一代兜售油条。

在她办公室进行访谈时,黄淑慧手拿祖父和父亲成立的上市公司50周年纪念刊。她的家族向来保持低调,她也养成凡事不张扬的习惯,我就不提公司名称,就说这家公司多年来致力于传统制造业,曾在中国经营相关行业多年,如今对经营基建行业也颇有心得。

上市公司前身,是祖父白手起家的业务。她说,祖父十多岁时在美芝路一带的五金店打工,从旁学做生意,而后买了一辆罗厘,靠它做起自己的生意。

祖父创业,因为祖父的祖母(即黄淑慧的高祖母)告诉他,不能永远跟人打工。高祖母在黄淑慧出生几个月后去世。问她高祖母是不是强势女性?她说是,也因此她家族从来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

祖父做生意致富,到父亲手里进一步发扬光大。来到第三代,以另一种方式交给了孙辈中最长的黄淑慧。

父亲对她的表现满意吗?“暗地里非常满意。”

表面上呢?“非常严苛,他对我比对男人还严峻。真的,真的。”

我想到媒体业流行的那句话: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比男人还糟的话……我没说出口,改问:

他会一个个项目去抓:为什么这个表现不好,为什么这里损失吗?“不会。完全不会。”

只看最终盈亏?“对。当然,他知道所有的投资项目。”

 

年少出走国外

 

黄淑慧说,父亲是传统严父,她不曾跟他撒娇。父亲工作非常忙碌,早出晚归,还积极参与基层活动。小时候的她,极少见到父亲。

可中四毕业后,她决定到英国念寄宿学校(boarding school),父亲放下工作,整整用了大约十天,跟母亲一起陪她到处找学校。

两年高中毕业后,她到美国念大学, 父亲再次放下工作,帮她打点新生活。

说到念寄宿学校,必须说一下黄淑慧的独立性格。她在新加坡念中二时,就恨死本地教育系统,找父亲“开会”。

“我问:爸爸,你对我有什么规划? 有钱送我到国外念书吗?他说有这样的计划。我说:好,现在就让我出国。”

父亲没答应,说她还小,再等两年。

“我给了他一万个理由,说继续留在新加坡,我的O水准将考不好,人生将留下污点。他说:你看你老爸,也没有上学,我自然不会寄望你考得好,不及格就不及格,有什么大问题?”

黄淑慧说,当时若碰到能经常鼓励她的老师,也许不会想要出国。至今,她不知道为什么无法融入本地学校生活。她是个很勤劳的学生,也有一群朋友。

父母管教严格,母亲每天驾大房车接送她来回学校。她得多次请求,有时才有机会自己搭车。

“参加假期烤肉会,你知道我妈妈几点来载我回家吗?5点钟!烤肉会哦,火都还没有升。”

若你以为她太受压抑,想寻求解脱,那也不是。她进入离伦敦不远的名校Cheltenham Ladies’ College念高中,没人要求,她给自己定下必守条规:不交男朋友,不喝酒,不抽烟,不泡吧……学校没给功课,她自己给自己课业。

两年后,她以中上的成绩毕业。接着,听取父亲朋友建议,到位于美国硅谷的Menlo大学念商业管理。大学寄信通知她获得奖学金,她打电话告诉大学弄错了,后来还特别问清楚了不附带服务合约条件,才敢接受。

Menlo是所小型大学,她说教授对待学生如同朋友,她喜欢上那里的生活。没有按原来计划,在第二年转到附近的世界名校斯坦福大学。

为了替父亲省钱(家里从没有如此要求),她勤奋有加,年年持续保有奖学金,还精打细算:别人放假,她修读暑期课程,因为暑期课程比正常课程便宜。结果,她在两年半内修完学分,比大多数人提早一年半毕业,还取得优异成绩。

“一直到今天,同学还会取笑我,说如果要找我,不是在课室就是在图书馆, 不会在任何其他地方找到我。”

 

不忘进修中文

 

美国毕业后,黄淑慧特地到北京大学念了四个月中文。难以相信的是,在新加坡念南洋小学、南桥中学,她对中文产生兴趣,却是因为在英国寄宿学校选修中文, 碰到一名来自中国的好老师。

面对面采访(我们主要以英语交谈) 过后几天,她以中文发来以下短信:

“我去北京的初衷,是想加强中文表达能力,因为我是华裔。到了北京大学, 让我非常惊讶的是,很多金发碧眼的欧美学生说着一口流利普通话,我顿时觉得压力山大,所以那几个月学得相当努力。

当时中国的学生流行用复读机备考, 我也买了一台,天天用,天天学,那段时间我的中文可以说是飞速进步。我还学了不少历史文化知识。那四个月挺辛苦的, 但是收获很大。”

说了那么多她的求学经历,不只因为有趣,也要说:即使口含金钥匙出生,这个富三代还是那么脚踏实地,丝毫不见一般人以为富人必有的自我优越感。

 

创业加以磨炼

 

回国后,黄淑慧没有安稳地让父亲给她安排工作。当时亲戚恰好成立对冲基金(hedge fund)公司,她一人包办所有非实质投资以外的大小事务。

“我经常早上7点以前就到公司,做到凌晨4点,每天!”这一做,四年。

之后,她还在一家公司担任“投资者关系”顾问职务一年,才“被召回归”父亲公司。一开始,她只是父亲领导下的家族办公室一员。但同一时候,她还自己创立一家自助存储(self storage)公司,叫Jumbo Locker。

虽说Jumbo Locker就设在家族的工业楼(别怀疑,公司账目经过审计,她付的是市场价格),父亲给她出资,但创业点子和概念出自她,运作上更包山包海,从头到尾只有一名员工协助。

“我们存储空间的租用很灵活,租一两天、一个星期,我都做。还记得,每次进入新月份,我都要头痛:又得重新拼销售、想策略。

生意很好,平均租用率98%。事实上是应该继续做的,但太过费心费力了。即使出国,我手袋里带着所有平面图,因为员工随时会打电话要我批准开价。”

运作三年多后, 黄淑慧把Jumbo Locker售出,赚了一笔。

“这样的工作,并非我所要。这又要说回我父亲。他做过生意,知道工作几乎不停歇,大多时候都得亲力亲为管理运营,他不要第三代步他后尘吧? ”

苦吃够了,也许父亲给她的试练也够了,之后她被‘ 扶正’。如今,父亲让她全权管理家族办公室。公司目前有十名雇员,包括聘有专业投资专家,也外包一些项目给投资理财公司。

黄淑慧也是中华总商会事业女性组委员。在她建议和大力推动下,组织在2020年建立了称为“女人的绿洲”的互助会,旨在让大家抒发内心深处的疑难和苦恼。分四人小组,每个月聚集一次,按预定课题进行交流、交心。

她说,自己经历过人生低谷,当时若有这样的管道,也许会比较快地重新振作起来。互助会将试行两年,若有效,将扩大规划。

原文刊登2021年1月号《品》

发型 CHRISTVIAN GOH USING KEVIN MURPHY | ARX

化妆 AUNG APICHAI USING SHU UEMURA

造型助理 CHLOE MA

继续看: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