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不了梦想,陈聪根悟出另一条青云路。辛苦有回报,他不忘员工就是家人。

Text ANNITA HO

Photography JOEL LOW Styling FELIX WOEI

你可记得自己32岁快迈向33岁时,做了些什么?写这篇稿时突然回想起当年,也是在6月份,收拾行装准备到澳大利亚进修。因为无论在家庭或工作上,我都遇上了瓶颈,想换个环境厘清未来方向。

反观陈聪根Jason Tan(也用身份证上姓氏的汉语拼音,叫Jason Chen),32岁不但已经开设了九家公司,还认清了方向,积极朝自己的终极目标迈进——把公司推上市!我自叹不如。

白手兴家

“我在新加坡理工学院,念的是航空航天工程学(Aerospace, Aeronautical and Astronautical Engineering),原本的志愿成为飞机师,还通过了测试,奈何学飞行得自费,而且非常昂贵。

我来自低收入家庭,父母只是做些送货和当兼职店员的零工,负担不起,所以最后我决定放弃。但这也启发了我:我的资源有限,若想成功,惟有创业。

当时我对投资或新兴产业方面的趋势感兴趣,特别是能带来先发优势(first-mover advantage)的非饱和市场项目。

但毕业后得先履行国民服役,然后我就像其他年轻人一样找了份工作,因为创业也必须先要有‘弹药’。我当过企业销售员,也曾在银行工作。我积极存钱,同时利用每天下班后的空余时间——四五个小时来自己研究。

所谓的研究,除了多搜集资料,更重要是在网上论坛与一些志同道合的网友互相交流。

当时我看准虚拟货币的潜能,但要发展加密货币挖矿或区块链,这方面的业务有很多流程,也须跨过不少障碍。幸好有这些网友的帮助,我终于在2017年开创自己的第一家公司Megahash Mining。”

对于创业,陈聪根娓娓道来。

 

很快的,他的独到眼光有了回报,也从自己和其他创业家身上得到新的体悟。

“办公室租金一般占运营成本一大部分,所以我看好市场对共享办公空间的需求。我和一名投资伙伴SY在2018年合创UTP499私人有限公司,在大成(Tai Seng)一带买下一个商业用途单位,然后改装并租赁出去。”

此时他又开始想,要更上一层楼,就必须循环利用资本(Capital Recycle)。即是说,把利润当做投资下一个项目的资本,多元化发展。然后有朝一日有足够的能力,就让公司上市。

“我整合自己独资的公司业务,开设了Label LinkSG私人有限公司,除了开拓美容化妆品的批发与分销方面的生意,也把Megahash Mining的业务归纳旗下,并改名为Label Tech By Label Link SG。”

珍贵人脉

在冠状病毒仍未引爆成为全球大流行疫情之前,陈聪根也萌生投资医疗用品制造业的念头,并在2020年1月与另一名投资伴Wilson Ang合作创立LabelMed私人有限公司。

他们以新加坡为公司总部,在中国设立厂房,进行医疗用品方面的研发与制造,短短时间内便有了不错的成绩。

之后他再度与Wilson合作,陆续开创Kin Seng Hong(出入口贸易)、Starlet Entertainment(Pub Starlet酒馆)、Broots Concept(FACE餐厅与酒吧)、Karl Arte(皮革精品,像工匠特制的超级跑车钥匙扣,另有第三个生意伙伴),以及资产管理公司Sevens Capital(另有第三名投资者)。

“想必你一定非常忙碌,那你可还有时间消遣或培养任何爱好?”我问他。

“比起赚钱,我更在意人脉。每一个客户和伙伴都是我珍贵的资产,所以创业后更须花时间交际应酬。但同时,我也有了能力投资与收藏精品。

像我喜欢车,特别是超跑,自己名下便拥有一部Rolls Royce Dawn和一辆McLaren GT。加入车主俱乐部,不但结交了许多同好,还从中得到不少投资灵感及合作机会。会投资餐饮业,也是因为自己时常必须找个合适的地方交际应酬,这算是寓工作于娱乐吧!”

后来他补充:“尽管无法和以前相比,但我也还是会抽时间研究世界趋势,提升自己。而且无论多忙,我还是会做做运动,以及和家人相处。”

什么是家

对于家,陈聪根的定义是什么?

“家,是我精神力量的泉源;而家人,是我的精神支柱,尤其是我妈妈。创业其实是一条很残酷的路,若不是她在我背后当我的‘定海神针’支撑着我,或许我早已被现实吞噬,未必能成功。”

父母育有四名子女,他排行老三,上有一兄一姐,下有一个年幼许多的妹妹。

“妈妈对我的影响很大。从小她就教导我,做人最重要是行得正坐得端。我做生意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则就是有诚信。”

“所以现在赚到了钱,就以大红包和名表来回报妈妈?”我会如此问,是因为之前有一篇专访,里头除了讲他如何爱车以外,另一个重点就是他如何宠爱他母亲。

“哈哈,可以说是,因为无论我们怎样向她保证,我们已经有足够的经济能力给她安稳的生活,她总还是会担心,所以我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至于(送给她的)劳力士名表,或许因为那是她能理解的一种身份象征吧!”

“她会担心,是不是因为你投资的项目太先进了些?”我问。

“你说中了重点。她已经60岁了,所以不太能理解。”

“60岁也不算太老啊!”

“可能受教育的程度不高,她始终担心投资必然有风险。我嘴都说破了,还不能令她完全放心。她坚持继续工作,不想给我们带来负担。”

“那你们可以结婚生几个孙子给她带,她或许就会愿意停下来。”

“我离婚了。实在太忙了,忽略了另一半。但没有孩子。”

尴尬掉一地。急着转换话题的我,却又为下一道问题感到有点战战兢兢,因为听他一直在聊与母亲的事,却没提到……

“那你父亲呢?”

“很遗憾,他在几年前得了失智症。所以我准备在短期内添置一个新家,再搬过去和妹妹一起照顾父母。”

 

细聊之下更发现,原来他哥哥是名飞行员。但随即而来脑中浮起两个问号:

不是说家庭经济状况不容许他追寻当机师的梦想吗?那为什么哥哥可以?想当机师,是因为受到哥哥的影响吗?

“哥哥(因为)是空军,而我自小学业成绩不好,起步比别人晚了些,所以更加不可能让我们两个人都去学飞行。” 陈聪根解释。

虽然此路不通,但他没有抱怨,反而积极开拓另一片天地。

“说到家人,我更加不得不提到我的员工,因为他们也都是我的家人。其中有些甚至是一毕业就加入我公司和我一起打拼。这些年下来,结婚的结婚,生小孩的生小孩,我可说是见证了他们人生中的不少大事,和他们有深厚的情感,像家人一样亲。”最后他说。

 

发型 Kenneth Ong using Kevin Murphy
理容 Keith Bryant Lee using Clarins
摄影助理 Zhen Hong Toh
造型助理 Jessica Kho

原文刊登2021年7月《品》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