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气氛轻松。他79岁才创立自己的公司,他说“工作是我的消遣、还没学会退休……”,自有原因。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Art Direction ANG POH LEE  Text 真挚

刘太格Liu Thai Ker,84岁,仍然坚持每天一早上班,全时间在公司。墨睿设计事务所(Morrow Architects & Planners)是他79岁时创立,他至今仍拥有这公司的全部股份。

先说说跟刘太格的巧遇。《品》杂志社搬到现有大楼后的一天,我从远处看到刘太格走向电梯大堂,才省起他公司就在我们办公室楼上。

再后来的一天,我径自走到墨睿大门,第一次看到那很有书香气的门面。和刘太格(他当天不在)的秘书Ellen谈了一会儿,之后很快就敲定这个专访。

拍摄当天,正式见了刘太格。从小就视他为偶像(因为敬仰他改变市貌的能力)的同事宝丽掩不住兴奋说,想不到他私底下那么亲切随和风趣。他不时跟大家开开玩笑,说“其实我年纪很小,不过看起来很老”;说他一个小孙子称他为“我最好的朋友”。拍摄时他任我们‘摆布’,他说为了减轻被折磨的痛苦。

“我就跟你们开玩笑,轻松一点。”他说。

老虎

刘太格也跟我们谈起父亲刘抗(新加坡泰斗级先驱画家),为他们四兄弟和妹妹(他是老大)取名字的趣事。

也许你在电视上看过他说,他这个名字纯粹是父亲取自英文tiger(老虎)。哈哈!不管怎样,就觉得“太格”似乎跟易经有关,跟画家赵无极的“无极”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大气、意味深远,而且似乎人如其名。

说到这里,请仔细看看他坐在办公室内拍摄的照片。背后的画,出自他父亲手笔;地上虎图毯子和左边的小老虎玩意儿,他说是同事送的(说到下属时,他都说“我们同事”),自己也很喜欢。听他这么说,感觉到他童趣的一面。

做法

刘太格是一名城市规划师兼建筑师,曾献力新加坡公共服务24年,先后担任新加坡建屋发展局的首席建筑师和局长、市区重建局的首席规划师和局长;对新加坡组屋和市镇,以及市区规划等做出了巨大贡献,有“新加坡规划之父”之称。

他于1992年离开公共服务,任职雅思柏设计事务所(RSP)高级董事。2017年,他创立自己的公司——墨睿设计事务所,承接的项目,有城市规划,也有纯建筑设计。

也许“规划大师”这个名声太响亮,一般人对他的建筑设计就不太熟悉。听他说“建筑设计我没有自己的风格”,我先是一愣,再听下去:“就是到哪个地方,就取哪个地方的基因。人有人的基因,象有象的基因,那么每个地方的建筑也有它建筑的基因。我是用这样的理念来设计的。”醍醐灌顶。

全球

墨睿做过的一些本地建筑设计如新加坡滨海游轮中心、杨秀桃音乐学院,很多人印象颇深。

做过的建筑设计、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项目,除了多数在新加坡和中国,墨睿也在以下国家留下印迹: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缅甸、印度、不丹、斐济、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利比亚、俄罗斯等,全部遍及六十多座城市。

面对面专访,问起他仍拥持公司100%股份之事,他说肯定要有所改变,只不过他一直太忙了。

“你看这个公司叫墨睿(取自他父亲一个画廊的名称)。一般开这种公司的规划师或建筑师,是用他自己的名字,我不用,因为我79岁才创办,我在这边能够工作多久也很难说,所以不要用我的名字。

这样子的话,我当然是希望把一部分股份分给我们同事,对他们来说也应该是更有满足感。”

他外表和行动的样子,他说话时条理清晰、思维敏捷,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他的一名员工告诉我,刘先生每天工作时间跟大家一样长,午饭后他通常会小歇一会儿。

刘太格每次到访一个新城市,喜欢对着当地的建筑画速写。一些速写最终出现在公司送给客户的圣诞卡上。刘太格自小受父亲影响喜欢画画,也跟舅父——书法家陈人浩学习书法。一进入他公司大门,映入眼帘的“墨睿”,就是他自己题写。 刘太格高中以非常优异成绩毕业后,原本有意到北京深造学习美术,后因母亲担心当时的政治局势,才到澳大利亚念建筑学。

你每天还积极参与公司的日常运作?

其实我现在工作不是为了生活,是为了把我的功夫传授给同事们。所以,每次跟他们开会,如果(设计)要改什么,我不会只是说:改!我会解释为什么要这么改,这样他们才学到功夫嘛!感觉就是给他们上课。

而且我也鼓励他们,不同意的话要跟我争论。如果“他对/我错”的话,我会接受的。因为除了上帝(刘太格说他没有宗教信仰,但并非无神论者),没有任何人是十全的,我们都有一些弱点。争论之后,如果我的理由比较充分,他们就知道我要求背后的理由,那个理念是怎么来的,对他们学习的深度也有好处。

(所以现在生活上的最大热忱是——工作?)是。很多人问我做什么消遣?我的工作就是我的消遣。当然这是夸张的话啦!他们说:你什么时候退休?我说我还没学会写“退休”这两个字,所以还不能退休。

当年为什么79岁了,才创立自己的公司?

这完全不是计划中的。因为在雅诗柏工作到79岁时,也做了将近25年了。雅诗柏它这个机构比较大,我只管专业的工作,不须要去考虑一些行政问题,所以也没有想过离开。

叫我加入雅诗柏的当时董事长孔宪基AlbertHong,对我还是很好的。不过,后来他把股份卖掉,我担心这个公司的文化会有些改变,就出来创业。走之前,我问了跟我直接工作的同事们,是不是愿意一起走,因为我希望继续把功夫传授给他们。

给我很意外惊喜的,部分都跟我一起走。(有意思的是,墨睿地址是雅诗柏之前所在。雅诗柏后来搬走后,刘太格和同事没走。)

当时的想法,希望主要做规划吗?

其实我是两方面都做:规划跟建筑设计。从个人满足感的角度来说,我是比较喜欢做建筑设计,因为能够把整个项目跟踪到完成,几年内就看到最终成果。

做规划是要几十年的事,你把方案交给业主,他们不一定会照做,其实多数还是改得非常厉害的,所以我觉得建筑设计给我的满足感比较大。

不过依我在新加坡过去的经验,把规划做好,造福的人是以百万来算的。你把建筑设计做好,造福的人只以几千人来算。所以我觉得我既然有规划这一套学问,我还是两边都做。

(如果只能选一个:建筑师或规划师?)选不下,哈哈!

简单来说,要怎样把规划做好?

三个要点,要有人文家的心、科学家的脑、艺术家的眼。

人文家的心,就是要关心人的生活宜居度、社区的坚韧性。

一个城市要做得好,需要有科学家精确的脑,设计一部完善的生活机器。(要考量)机器的零部件有多少?尺寸大小?摆在哪里?如果做不好,这机器是不能运作的。所以城市规划也要这么做。

基本上,我是把这个学问搞出来了。这个机器制造什么呢?制造人和地。

一个城市不仅仅是生活的机器,也是艺术品。这机器要怎么落地?落地后首先不要破坏山水,不要破坏地貌,既要功能完善,又要有一种美感,所以需要艺术家的眼。

现在很多城市搞规划,是做标志性建筑,而没有考虑整体。

我不谈标志性建筑,但我很讲究做标志性城市,这个难度大得多了。一般人来新加坡,说很喜欢很喜欢,不是说某个建筑,而是整个城市都喜欢。我觉得我是做到标志性城市的这个目的。

我不排斥标志性建筑,但标志性建筑就好像一个合唱团里的独唱者,只许有少量。其他的建筑,要像合唱团团员,要唱和谐音。如果到处是标注性建筑,就各唱各的,这个音乐就变成杂音。(做新加坡的市区规划时)我是控制得很严谨,可是我也标注了几个地块,做标志性建筑。所以新加坡就是又整齐,又有特色。

作为规划师,你怎么看风水?风水跟城市规划是不是有一定关系?

风水我是不能看的。为什么呢?新加坡有四大民族,比如,大家都知道中国有风水,其实印度也有风水,可是印度的风水跟中国的不一样。

中国的风水是西高东低,西边是西藏和新疆;而印度东北是喜马拉雅山,西南是海洋,他们这个理念不一样。所以我不能考虑风水,因为一考虑风水,华人喜欢的话,印度人觉得有意见。

我在重建局当局长的时候,有一次有个德国人打了三次电话,坚持要找我。他说,我是要恭喜你,把新加坡的总城市中心规划做得有很好的风水。他说他是研究中国风水的。他解释说我这边摆那边摆,完全符合风水。

后来我想,其实风水的来源,就是要把建筑布局做得合理化。你做得合理,就是好风水。自圆其说啦!

再讲一个。后来我在我祖父的老家(中国福建省)永春县的一个山坡上,做了一个叫“清水故里文化园”的项目。我做了平面布局,正好公司有一位同事,认识一个新加坡的华人风水先生,给他看了看。他说这方案完全符合风水要求。我是觉得,做得合情合理,就是符合风水。

父母之外,你最敬仰的人是谁?

我觉得我这辈子很幸运,从小到大不断地碰到,可以说是恩师啦!名气比较大的是贝聿铭(I.M.Pei,已故美籍华裔建筑师,1983年普利兹克奖得主)。我在他公司做了四年(刘太格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到美国耶鲁大学念城市规划硕士,后于1965年进入纽约贝聿铭事务所)。

那时候我的职位是很低的。不过呢,不知道为什么,他每两三个月都叫我到他办公室去,跟我私下交谈,也讲一些重要的建筑设计理念,我是受益不浅。

他没有架子,为人非常和善。我觉得他每做一件事,都要起码达到世界水平。他做的东西是非常经典classical。经典的东西可以保持几百年、几千年。有些建筑师名气很大,可是过了一二十年后就被忘掉了,因为没有经典的味道。

贝先生的巴黎(卢浮宫)玻璃金字塔,我觉得是世界建筑历史上一个杰作。

报导说,当时的建屋局局长郑章远趁到纽约出差之际,跟你说了一番话,把你给请回新加坡了?

我之前已经想要回来了。我在贝先生公司做,是学了很多功夫啦!不过他们是做得精雕细琢,每栋建筑都花很多时间,这在美国是有一定的必要性,不过新加坡那时候非常穷困,所以我是想回来把这个大环境做得比较完善。

你们在上海也有办公室,墨睿全体员工将近40名,是理想的规模吗?

我觉得已经够了。因为每个项目我都要亲身去指导,太多的话指导不了。

(亲力亲为,因为不放心?)其实越来越轻松了,因为同事们的功夫越来越好。现在有些同事已经自己找项目,有不少同事还被邀请去做演讲。

我跟他们说:如果你们的名气比我大,我会很开心,因为这样子我就觉得我的教导功夫比较好。我这样鼓励他们。不会抢我的风头的,就是抢我风头,我也特别开心。

跑项目,不累吗?

其实这个是我保持青春的秘诀。哈哈哈!(平常运动吗?)我每天早上做软体操和打一套气功。每天做,因为这种东西一定要每天做。所以我现在,关节什么还是灵活啦!

每天要练,脑筋也是,就是每天跟同事们讨论。他们问一些很难回答的问题,给我比较大的挑战,对我来说也是很好的。

理容 BENEDICT CHOO

原文刊登于2022年9月《品》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