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中国偏远农村,当童工自己赚学费,却又无法选择念书。张嫚在艰苦中改变命运,来到新加坡发迹,也让弟妹有了好前途。

Text 真挚  Photography JOEL LOW  Styling KARIN TAN  Art Direction iNG

第一次来到她公司——新生命环球集团(New Life Global)的崭新八层楼大厦内,看到那么一个年轻女老板……很多人会以为张嫚Lynn Zhang是富二代。正好相反,她是穷人家出身。

她在中国安徽的乡下长大,父母耕种土地维生,爸爸农闲时还得出外打工。14岁中学毕业后,妈妈病得非常严重,家里没钱,让她去内蒙古打工赚取学费。

那是她第一次出远门。她说,一般载40人的巴士,载了120个人,乘了三天三夜,被分配去采摘枸杞子。

“那里天一亮大约5点去干活,10点半天黑了才回来,把你用到干干的。”

7月8月的夏天,白天温度高达42摄氏度。她每天中午就流鼻血,拿了纸巾把鼻子堵住,没看医生没吃药,就觉得流点血没什么。枸杞树枝条有很多针刺,工作时经常被扎。

辛苦工作了两个月,她赚了六百块人民币,足够应付来年的学费了。回到家,妈妈的身体仍是孱弱,这时候连弟弟也病了,似乎祸不单行。

张嫚是大姐,还有一个妹妹,家里捉襟见肘,只好不读书去学裁缝。学了两个月,转到上海的小车衣厂打工。当时她才十四五岁,还只能偷偷做童工。

“第一次踏在上海土地,才发现原来世界是这样大。那个时候,我非常坚信我的世界应该是这样子的。”

JUNYA WATANABE连身裙 售于CLUB 21  VAN CLEEF & ARPELS耳环与戒指

 

走出去世界大

 

在上海领的第一份工钱,她全数寄回家。第二份工钱起,她开始半工读。“我非常知道,只有读书才可以改变我的将来。”

车衣厂工作,并非一帆风顺,由于是童工,她曾经被迫离职,打电话回去,妈妈说“回来吧,我们有饭吃的”。

她没有选择回家。吃了三个月的铁饭盒——米饭配上没油没盐的土豆切片,终于找到肯雇用她的另一家车衣厂;这时候,她才敢再次打电话回家。

后来,幸运在街上碰到人家找她当平面模特拍服装型录,有了多一份收入,生活好一点。

再后来,她到当地五星级酒店做迎宾,站在大门口见到人说“欢迎光临”。

“有一次,碰到我人生中的贵人,他是新加坡人,到现在还是朋友有联系。他说:你这么优秀,为什么在这里当看门?我心里想:我很优秀吗?”

在酒店工作期间,她开始读电脑,之后升任酒店收银员。再后来,她转到国际五星级酒店工作,担任前台经理。同时她也念了大专健美操专业,在健身中心兼职当韵律操指导。加上平面模特,她身兼三职,薪水从最初到上海时月赚一千,跳到每个月两三万(约六千新元)人民币。

2009年,她23岁,第一次来新加坡。当时,她觉得事业碰到瓶颈,加上感情路不顺遂,来旅行散心。

“下了飞机,哇!这不就是我要来的地方吗?机场路上两边全是花,空气特别好,我特别爱这个地方。”

旅行回去三个月后,她来到新加坡工作,再不久后,开始创业。

 

不亏钱的那位

 

张嫚现年35岁,新生命环球集团的创办人兼CEO。公司核心业务,是研发制造和销售头皮管理产品,主打生发,以及白转黑(白发变黑发)、生眉,还有院线产品(即专业产品)等等。公司的海铂斯Hair+ Lab品牌,获颁2019年新加坡金字品牌奖(SPBA)的“潜质品牌奖”。

之所以做头发产品,因为刚来新加坡时,水土不服,也不习惯这里的潮湿天气,头发掉很多。她想到自己的外公、舅舅都秃头,弟弟的发量也越来越少,非常担心,试了各种产品。

那时候,张嫚处于事业高潮。来新加坡后不久,她用约两万新元本钱,在乌节路一带开了一家服装店,赚了人生第一桶金。她从香港进货(后来自己也提出设计概念,让别人执行),以女性上班族为目标受众。问有什么秘诀,她这样回答:

“购物中心其他店面大多中午12点开门,我每天早上9点半就做生意了,因为这是我所有的积蓄。既然选择来到新加坡,就要对我的选择负责任。如果不能成功,我还要打包回去,所以必须成功。

当时很多人亏钱,但我一开店就赚钱,三个礼拜就把所有成本收回来。”

问她苦吗?她小孩儿般天真地笑说:“不苦。很开心,因为每天收很多现金。哈哈!”收入最高时,她说一个月可达30万新元。

“我可能很善于跟别人沟通交流。客人来,基本上不是买一件衣服,是十几二十件大包兜走的。一件接近$200(新元),20件就四千元。”(可能你给她们好感?)不知道啦!就是她们没有自信地进来,很自信地走出去,就这种感觉。”

 

内心很有力量

 

如今做生发产品生意,一样是帮助人家重塑信心——让客户取得产品效果找回自信。张嫚公司的明星产品,是一整套的Hair+ Lab生发护发品,一套套卖。

“我们帮助了近十万人生出头发。”

新生命环球集团2014年成立,2017年10月27日办第一场产品发布会。她说,之前筹划公司、找投资人,然后投入产品前期的开发等,都在花钱。

公司文宣说:Hair+Lab产品融汇了中西科研界的精髓,引进来自韩国顶尖萃取技术和德国纳米科技,用于提取各中药配方中的顶级萃取物原料。

“突破在2020年,业绩增长是我们2019年的80%。虽然疫情来了,顾客反而有增无减。感恩上帝的祝福,也感恩我们的客户,很多都是老公带老婆、爸爸带儿子……我们几乎这些年没有靠广告,全部是客户带客户,国家代理商也是自己来找我们。”

公司在海外主要以区域代理和特许经营权方式经营,产品如今到了香港、澳门地区,意大利、韩国、沙特阿拉伯。

“中国市场,我们还没完全进去,只是珠海(的代理权)签给了澳门。”

 

张嫚如今已是新加坡公民。问她女性从商有什么优势或弱势?她想了想,以一贯不疾不徐,柔中带坚毅的语气说:

“优势是她某些点更细腻,特别是我个人,我的成长经历跟环境,让我更容易去察觉商场的需求。另一点,对市场的嗅觉、消费者的需求特别敏锐。

(女性跟男人谈生意有时会有不便吗?)通常是优势。如果可以让别人觉得你很弱,但其实你很有实力,那是一个很好的表现。”

张嫚说一些女性看似很柔,其实内心很有力量。这也是她给我的印象。她让家人脱贫,把弟妹也带来新加坡在自己的公司工作,这股力量不小。

“我觉得女人,你一定要先成为你自己,才可以做一个好妈妈好太太——虽然我还没有结婚。如果生命只有孩子跟老公,你不能成为你自己,不会幸福的。”

还没结婚,是一个缺失或遗憾?

“不会。虽然我爸妈也在催我,我自己也向往婚姻。(至今没找到对象的原因?)可能忙吧!”

 

发型 Christvian Goh using Revlon Professional

化妆 Keith Bryant Lee using Tom Ford Beauty

摄影助理 Alfie Pan造型助理 Nadia Lim

原文刊登2021年3月号《品》

 

继续看:

东山再起有一种美
Wang Yanqing: The Second Time Is Better
停止损失一招
Grace Tan: Turning Failure Into Success
把握第二春
Ling Fu: From Furniture To Handbags
女人帮助女人 Anna Haotanto: Empowering Women To Achieve Financial Happiness
郑颖同心创造奇迹
Spring Summer 2021: Dress In Pastel Hues Like Tay Ying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