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疫情,勇往直前,在商场冲锋陷阵!年轻是本钱,输赢暂不想。

没有工作很恐慌,怎么办?杨慧莉与梁腾霜展开行动,以“黑暗氏”改变困境。

Text 真挚

Photography CHER HIM

Styling FELIX WOEI

若不是新冠疫情,杨慧莉Yeo Hui Li和 梁腾霜Melissa Neo说,她们的生意肯定还未成形。

两人同是30岁,于5月创业成立 Darkness Reveal黑暗氏(dreveal.sg)网店,以本地人熟悉的物品为灵感,售卖自己设计的tote托特包。

推出的第一系列包,有印上传统日历、“祝君早安”毛巾的;还有从虎标万金油想到猫标千金油、从虎标啤酒想到喝酒的狮子,衍生出的可爱卡通小猫和狮子 (跟灵感来源完全不一样)造型设计。

很小的生意。不过,她们说黑暗氏尚处起步阶段,目前只能当做玩玩,不足以称为一盘生意。

也同意,所以一度考虑不把她们纳入这个特辑。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做什么生意总得有个开头;就因为踏出了第 一步,她们如今有了一点点的收获: 一家公司向她们订购了五百个包装 袋。还有一名本地画家,将把作品印在与她们联名的托特包。目前,公司就只有这两个案子。

 

重做冯妇

 

杨慧莉目前是一名全职媒体工作者,梁腾霜则是自由职人,从事促销和设计方面的工作。她们是中学就认识的好朋友。

黑暗氏其中一个促成原因:当初杨慧莉辞职休息一年,梁腾霜在2月中也辞去在活动策划公司担任促销和设计职务,两人约好到中国进行“铁路之旅”。疫情来袭,计划告吹,工作非常难找而恐慌,黑暗氏应运而生。

这次创业倒是不难,因为她们中四毕业后曾经一起做过相似的事,之后还一直抱有一起做什么的想法,这回不过是重作冯妇。

不同的是,以往她们在帆布鞋和托特包上手绘图案,目前则只做托特包。而且,以她们如今早已习惯采用的电脑作画方式画图,再把设计图印在包上,效率高了许多。

 

默契十足

 

回想当年,两人脸上写满自豪。那时候学生穿上独有设计的帆布鞋,是潮流。她们开设网店,卖起自己设计的帆布鞋。

梁腾霜:“那时候画鞋子,特别多人做。我们很跩,自信爆满,觉得:你们画这些东西也敢拿出来?”杨慧莉:“好啦!我们也出来画。但那时候价钱开始一直往下跌……”

梁腾霜:“我们就想,怎么可以这样?就直接以一倍的价钱卖,一双二十多块(别人卖十多块)。”

两人默契特别好,一方说完,另一方就知道要说什么。

念中学时,两人的美术成绩经常互争全级第一。

她们有共同的坚持:每一个设计,至多只能卖五双。顾客要什么设计,还得看她们的取决。她们说,每双鞋的设计都有自己的故事,而且必须原创。

我问:“如果有人要你们画某个卡通 人物呢?”两人同气同声:“不接。”

 

两人的不同点:杨慧莉说她数学科学完全不行,语文较强。梁腾霜则对电脑很有兴趣,当年的网店,就是她一个人摸索弄上去的。十多年前,要弄一个可以直接下单购买东西的网站,并非如今这般简单。

顺带一提,杨慧莉在理工学院念多媒体动画,大学转而念中文系。梁腾霜在理工大学和大学都念电脑。

当年的小生意,做了大约一年,因为升上理工学院后课业忙碌,不做了。没赚到多少,却深植了再次合作的种子。

黑暗氏第二次出击,不久就接到第一宗生意。这个客户,售卖西班牙豆类零食,原本纯粹要买她们的托特包……

梁腾霜:“他们想用我们的包包,做成一个goodiebag(促销袋)。我们说这样的话,成本会很高,因为包包的成本不低。我们向他们建议,做全新的设计,上面写collaboration(联名合作)。”

 

不受限制

 

采访时,黑暗氏的第二系列产品即将出街。还是托特包,灵感来自两人最爱去的日本。

杨慧莉:“比较日系。第一系列是比较新加坡主题。日本夏日祭,穿yukata (浴衣)的时候会拿着小小的包,就是类似那种女士拿的很小的包。”

创意概念,最早来自似乎不相干的日本饭团。今年8月找到新工作的杨慧莉说:“有个晚上,我忽然想做onigiri包包,饭团包包;想到没有看过这样的包,我也一直在找。然后刚好看到传统款式的日本包包,那个造型在新加坡很罕见,就问她(梁腾霜),你要吗?”

 

她们告诉我,如果有人愿意出钱投资 黑暗氏,十分欢迎,但——

杨慧莉:“不能限制我们的创意。”

梁腾霜:“我们现在做的东西有点无 厘头……”

杨慧莉:“想到什么做什么。”

梁腾霜:“所以必须可以接受我们的无厘头。”

会在钱的面前做出妥协吗?

梁腾霜:“多少总可以吧?谁不爱钱?哈哈!我们不想一直卡在包包,或鞋子,基本上什么(产品)都可以……”

在黑暗氏网上,你可以看到一些她俩制作的“超级短”动画视频。两人的梦想是,通过制作更多动画人物,给予每个角色独特鲜明的性格,从而衍生出一个个周边产品。

梁腾霜:“坦白讲,那个包已经不想要再做。它只是一个踏脚石,我们要专注于推出原创动画人物,变成那些产品不是product,而是merchandise。每个角色有自己的性格,我们推出衬托它们的 merchandise。(像迪士尼卡通的周边产品?) 是。”

 

最为大胆

 

采访进行到这里,将近傍晚。当天凌晨3点就起身去值早班的杨慧莉,说她有点放空,话说得少; 整个采访,问什么问题都是梁腾霜先回答,她再补充。

在疫情期间开设网店,她们不认为是大胆做法。

梁腾霜:“因为只是用了今年应该拿去旅游的钱来做。”

杨慧莉:“我们每年都会出国……”

她们做过什么最大胆的事?

杨慧莉:“最大胆的事就是结婚,哈哈哈!”

梁腾霜:“我还没有结婚,还没有做过大胆的事。(想了想,接着说。)我每天做的事都很大胆,每次跟老板说,这个做得不好,这个要不要改一下?”

原文刊登2020年11月号《品》

发型 Christvian Goh Using Kevin Murphy
化妆 Wee Ming Using Nars

 

继续看
大胆向前走(2): 选择去种菜 Ray Poh, The Urban Farmer
大胆向前走(1): 陈安娜没有经验照样行 Anna Haotanto Provides Happiness For Paw-Rents
曾仕乾颠覆绿色住宿定义Chan Soo Khian: Man Of Vision
泡泡茶传人James Liu & The Company That Started The Bubble Tea Trend In Taiwan
沈望傅20年后又一明星科技Sim Wong Hoo On Creative’s Super X-Fi
潘琳改变不想过的生活Change For The Better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