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梁苑集团,人们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助餐大王”梁佳吉。而他的贤内助刘爱萍,堪称“公司妈妈”,这篇是她“人生的第一个专访”。

TEXT 真挚
PHOTOGRAPHY Joel Low
ART DIRECTION Ang Poh Lee
STYLING Felix Woei 

PATOU连衣裙  MARIA GACHVOGELL 围巾|售于CLUB 21 FOUR SEASONS  BVLGARI戒指

第一次亲自跟刘爱萍Sally Liew接洽,她在电话上先是推辞受访,说自己比较内向,一般也极少参与应酬活动。

刘爱萍是餐饮服务与供应商梁苑集团(Neo Group)的执行董事,她丈夫梁佳吉Neo Kah Kiat是公司创办人,也是主席兼总裁。

梁苑集团原是上市公司(2012年上市),为了让公司经营业务时“更有力控制和管理灵活性”,今年6月除牌私有化。几个月前宣布“将私有化”的消息被媒体报道后,同事宝丽才知道,原来她所认识的刘爱萍“是有工作”的,而且是在那么大一家公司担任那么重要的职务。

刘爱萍有两个孩子,跟宝丽的孩子念同一所小学。宝丽原以为她是全职妈妈,因为总看她接送孩子上学或参加学校活动、每个周末风雨不改陪孩子到补习中心上课;明明有司机,却总是“二十四孝母亲”般自己接送,还全程等待。知道她还是全职高层管理,宝丽好生敬佩。

这个专访,经宝丽频频游说,刘爱萍才决定“不让生命留白”,第一次接受媒体专访。

我是副手

刘爱萍多次强调,丈夫梁佳吉才是梁苑的大功臣。访问刘爱萍,其实是因为她自身的角色。

梁佳吉白手起家,12岁时就兜售otah帮补家用,21岁进入饮食业,成立梁苑餐馆(当时的名称。名为“餐馆”,其实是经营盒饭和自助餐饮服务)。两年后,当时还是女朋友的刘爱萍辞去保险公司的秘书工作,加入梁苑。

梁苑集团明年庆祝成立30周年。这些年来,集团以并购和自我成长方式持续壮大,如今已是餐饮业的佼佼者,有大约1200名雇员,新冠疫情前的年营收接近1.9亿新元。做外烩(catering)起家的它,目前更是本地最大的外烩商。

公司业务有五大部分:外烩(包括Tingkat外送、为老人及小孩托管中心包办伙食)、食品制造(如DoDo鱼圆)、零售(经营餐馆、小食店或食品亭,如umisushi、issho izakaya、如切金珠肉粽、鱼缘等)、食品供应与贸易(出口冷冻肉类产品与蔬果),以及从2020年开始进军的房地产业。刘爱萍这样告诉我:

“我乐于扮演支持丈夫商业理想的角色。我的强项和主要掌管的是,销售、市场营销和行政(人事、财务等)。这些职务给我很大满足感,因为能够时时掌握最新动向,以及跟不同年龄层的同事交流。

饮食业是个不断改变的行业,我们必须不断创新以便跑在同行前头,并努力超越顾客的期望。也因此,参与研发活动试吃新的食品或菜肴,几乎是每天必行的事,也是我非常享受的一件事。”

虽然刘爱萍一再强调她“辅佐”的角色,事实是,在公司日常运作上她和丈夫各有所忙。她较侧重的是,营业额占集团年收入一半的外烩业务。

“Catering我们有15家公司,其中一些是拥股51%的公司,对方自己做,需要什么帮忙我们支援,或者互相配合。持股100%的有十多家公司,我就必须相当参与,尤其营销方面。每一家不同,从做大众市场到高端市场都有,做法不一样。”

求变创举

外烩业务,受到怎样的疫情影响?

“那时候(去年)2月尾,接近元宵节时,全部的企业活动——那种上百人的活动全部取消。最糟的时候,就是实行阻断措施时,业务是零。

庆幸集团的业务多样化,外烩部分也分不同领域,其中在家用餐的人多了,给家庭包伙食的Tingkat生意上升,做老人、小孩托管的伙食包办也还稳着,所以就还好,因为不是单单做活动和婚宴。”

政府实施阻断措施期间,一些公司在举行Zoom会议或发布会前后,安排所有与会者通过视频“共进”膳食;因应这个新的需求,刘爱萍和团队完成了一个创举:在两个小时内,把名为Discovery Box的精致午餐盒,一家家送,将近300户人家。

“做自助餐的人数,都算百算千。一个精致午餐盒十几块钱,送一家的运送费到底要多少啊?一开始我们就考虑到这点。然后说,我们还有选择吗?就试看。其实很挑战,但就觉得有这种需求。两小时内,三百个地方,一次过送到完,各方面的协调要很好。”

结果,一切顺利。觉得不可能?

“我们公司不管什么部门,财务也好销售也好,只要运作上需要你,全部员工都会下去帮忙。”

而且,刘爱萍说,梁苑在最高需求时,可调动100辆货车!而每年华人新年公司承接大大小小自助餐会,“年初一那天差不多就有两千组”。

做餐饮,过年过节是最忙碌的。刘爱萍和丈夫和孩子,每个华人新年都在公司过,不是因为不放心(员工各司其职,其实他们也插不上脚)。

“给我们员工鼓励嘛!年初一我们也来,来看看,一起在那边给员工支持。”

我说她是“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

“啊⋯⋯也未必,只是帮他看头看尾。”刘爱萍说,最欣赏丈夫做生意的魄力和创新想法。

自己创业

访问前我拟了这样一个问题:是否想过离开公司自己出来创业?纯粹是设想题,没想到刘爱萍的回答是——

“我开了一家美容店,一年多了,叫PISCES Wellness,还在摸索学习。”

美容院以大众市场为目标,提供洗脸、按摩、减肥等服务。开美容院,是她年轻时就有的梦想,丈夫非常支持她。

“强硬推销,要你签约购买配套之类的,我不喜欢。去美容院就是要relax的,要给顾客那种relax的感觉;只要服务好,人家自然会来了又来,这样做生意比较重要。”

她说,如果真要说有什么遗憾,也许是应该更早创业,更早深入了解和体验这行业的种种。

由于碰到新冠疫情,这门只做了一年多的生意,目前还处于亏损状态。她说要给自己大约多五年时间。如果做得好,会支持好员工开立门店,一起分享利润。

“毕竟很多人想要做老板。我帮你开,你来运营,因为我没有时间打理。”

即使将来美容生意做得成功,她的时间还是会给梁苑。担任“支持丈夫”的角色,她乐此不疲。

第二个家

在梁苑服务了28年,刘爱萍说自己最大的成就,是每天醒来仍是热忱满满、充满乐观,迎接即将面对的工作,就跟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进入公司时的心情一样。

“公司好像是我的第二个家。有时候在周末时好想礼拜一快点到,要去office了。带孩子出国旅行,有时会想到,啊!要回office了。有时候礼拜天在家没事做,会说:诶,我们回office。

在公司每天都会面对很多有趣的东西。像今天早上的会议,我们检讨粽子应该怎么做怎么做⋯⋯怎么改进⋯⋯又比如鱼圆制做,这一环我自己不太参与,有趣的是看鱼圆怎么生产啊,怎么运出国,又买了什么新的机器啊!Mr Neo很喜欢科技和机器,喜欢在这方面做投资⋯⋯都在学习啊!所以是很有趣的东西。”

刘爱萍说,在公司大家直呼她名字Sally,称她丈夫Mr Neo。为什么?在一边的下属说:因为跟你比较亲。

刘爱萍:会跟我比较亲啊,会吗?

下属:嗯嗯嗯。

这时候,我心里想:刘爱萍是公司里促进大家凝聚的妈妈。我问:在家里谁是老板?

“公司是他in charge,我懂。家里的话,我in charge,他懂。”

 

发型 SEAN ANG USING DYSON HAIR

化妆 WEE MING USING SHU UEMURA

造型助理 JESSICA KHOR

原文刊登2021年9月《品》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