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秋雁
PHOTOGRAPHY Alecia Neo

初次见面,吴燕Sycolar Wu有两点非常吸引我——很灿烂甜美的笑容,还有我不会念的洋名。

Sycolar的发音psy-core-la,因为“要和别人不一样”,15岁那年从最喜欢的气泡饮料Pepsi Cola得到灵感,给自己取的洋名。多年后的今天,这独特名字成了她理财事业上“行走的名片”,每次都让她轻而易举和客户破冰打开话题。

今年27岁的吴燕,毕业自英国的雷丁大学(University of Reading),2015年来到新加坡打拼事业,如今已是本地史上最年轻的百万圆桌会议(The Million Dollar Round Table;全球寿险精英的最高盛会)会员。

六年建立起这样了不起的成绩,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尽管有家族财力做后盾,不讳言承认是富二代的吴燕,却在各种挑战面前不断坚持努力。很有骨气的她说,18岁还是学生时开始打工以来,就没跟家里要过一分钱。

BOSS 连衣裙

 

选择吃苦路

吴燕老家在杭州,父母是生意人。英国留学毕业后,吴妈妈为了诱使女儿回国,欲给她200万人民币(约41万新元)的创业资本。送到嘴边的肉吴燕不要,执意“要靠自己”,并立下“强大到把(家族)公司收购”的目标。

从英国来到新加坡那年,当时在招聘新人的组长一句“be your own boss(做自己的老板)”,让吴燕咬饵上钩,投身保险业。然而,一开始就遇到障碍。

“我在最后一关面试是被刷掉的。经理觉得我在新加坡一个人都不认识,要做sales、开发中国市场,根本是在吹牛。反而是组长替我担保,说一定要请我,不然走宝。”

受聘后的八个月内,她最早到公司,最晚回家,但每个月的业绩都不尽理想。那段日子“一直经历失败”,吴燕却说,那是她人生最丰富的时间。

“团队里的中国人做不好都辞职了。我在英国留学打工赚的钱也用完,没有收入,还要跟中国的朋友借钱。朋友和同事都担心我,觉得可能我不适合这一行,都劝我别挣扎了。

好几次我都收到公司给我发的信,说如果业绩再不达标,就要终止我的工作。这种压力、所有声音都告诉我,我不行。时间久了,可能大家也知道我家里OK,无法理解就是富二代,为什么我要那么辛苦?”

原因:吴燕不想自己轻易把家当成安全网。她认为,父母给的是一个好的起点和跑道,成功还是要靠自己——她观察到,这是很多成功人士制胜的要素。

 

完整专访,请翻阅2021年4月号《品》

 

发型 EDWARD CHONG USING ANTI COLLECTIVE & DYSON | EVOLVE
化妆 BOBBIE NG | MAKE UP ROOM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