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四年,这个很难得到的专访。不管怎么问,答案里都是满满上帝的言语。“我不希望人们纪念我,你记得的是耶稣,这就是我想要的。”这就是业界巨人杨肃斌。破除局限的这一期,才等到他,天意?

TEXT 佳静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品 Prestige》还没创刊时,我就想访马来西亚YTL杨忠礼企业集团的执行董事——丹斯里杨肃斌博士Tan Sri (Dr) Francis Yeoh。他说他非常相信奇迹,YTL杨忠礼企业集团就是一个奇迹。能访问他,也是奇迹。

1978年加入父亲杨忠礼的集团工作,在很短的时间,杨肃斌将一个搞建筑起家的公司,发展成跨国及跨界国际企业。旗下共有五个上市公司。集团不但在马来西亚拥有两个发电厂、WiMAX无线宽带公司YES、Express Rail Link机场地铁,在国外(如英国、澳洲、马来西亚、日本、中国、印尼、泰国,法国、西班牙、新加坡)都拥有产业或业务。

很多朋友跟我提起关于杨肃斌的故事,我对他这号人物产生很多问号。

经验老道的老板说:“杨肃斌是不可能接受《品 Prestige》的访问。若你真的访到他,我向你敬礼。”

老板的话,成为“我要访问杨肃斌”的动力。到处找人拉线,这访问原安排在三年前进行,可是,就在访问的前两个星期,因一些事故取消。负责接洽的公关总监Richard Leen说:安吧!他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

就在杂志欢庆四周年之际,终于完成这个独家专访。我不是希望老板向我敬礼,我只相信许多不可能的事,都能变成可能。这也是杨肃斌在访问中,一再提起的——奇迹。

做生意能不黑吗?

和杨肃斌见面时,婉转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做生意能不黑吗?

“圣经清楚告诉我们,上帝预定我们活着是为了行好。当你明白这个道理,知道自己是上帝的管家,你必用生命来荣耀上帝。若你坚守信仰,上帝将为你打开祂的奥秘。你也将有一把祷告锁匙,好打开天上的财宝,祢必了解祂怎么行事,并见证祂行的奇事。你就会放下自我,想要荣耀上帝,而非个人的荣耀。”

上述那段话,若令你满头雾水,往下继续看。

1971年和1973年,发生严重的石油危机,当时从事建筑业的家族生意,差点一夜之间化为乌有。那时杨肃斌还没信耶稣,但他跟认识的牧师说起他的困境。牧师说,如果你相信耶稣,上帝会解决你的问题。结果他星期五信了耶稣并向上帝祷告了,星期天问题就解决了。所以,杨肃斌非常相信奇迹。

“我是家里偷偷信主的第一个成员,我的祖先,二十代信道教、拜祖先。我跟家人说我信耶稣时,父母、弟妹都非常生气,觉得我不孝。后来我挑战弟弟认识上帝……现在我的下一代,弟妹都是基督徒……这也解释YTL为何能迅速成长。”

“不同国家有不同政策,会不会因此必须放弃一些原则?”

“圣经说,我们虽活在这个世界,但不要效法这个世界。上帝不会让你的周围只有基督徒。即使你在Logos Hope福音船工作,全船只有基督徒,也有很多问题 。

很多非基督徒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为他们的慈善心、人文精神鼓掌。越多人行好,为社会带来越多的益处。”

怕富不过三代吗?

“你将YTL发展成跨国集团,是否因为你拥有独到的视野?”

“所有的构思(亮点),都来自上帝all bright ideas are from God。”

“你怎么知道都来自上帝,而非自己或他人?”

“God is light, the word bright comes from light. 上帝是光,亮点来自光。即使你有个亮点,若太早或太迟实行,都不好,必须在上帝给的时间完成。YTL集团许多轮的计划,都是如此。

然而,因为玛门系统(玛门即财富、贪婪的意思)而使经济被侵蚀,我们常常重复错误,一次又一次。有人说,若我们不从历史中学习,就会重复历史。这也是为什么会有经济循环。

YTL向圣经人物约瑟学习,即在丰年储备,当经济低靡时,我们可以收购更多资产,并集中投资于能源供应及基础设施。我们着重长期投资,越长期越好,而盈利回报也会长长久久。这样的投资很稳定,能给人红利,最理想。

我们的生意模式就是如此。例如,澳洲ElectraNet S.A的投资是200年。Express Rail Link是60年,这表示在我有生之年,已经供给我的下一代。”

之后呢? 所谓富不过三代, 杨肃斌担心吗?

“其实,YTL是我祖父开始的,我是第三代,我这一代可能将财富都花光。但是,我们努力为下一代供应盈利及祝福,甚至为下几代准备,这就是YTL集团。

我们不喜欢短期投资。我觉得这个世界的玛门系统奖励的是短线投资,然而,最后真的赢了吗?若真的赢了,就不会出现经济侵蚀现象。这表示,最后一定有人成为牺牲品。

很多时候,新CEO上任裁退成千上万的人,好让公司盈利得以改进,CEO因此得到回报。若我们将员工当动物那么计算,或只是数目字,只会产生很多痛苦。这也是为何会出现Brexit、美国总统选举等情况。Instead of globalizing prosperities, we are globalizing miseries.应该让繁华全球化,我们却让痛苦全球化。上帝要的是让繁华全球化,祂爱全人类、各国家民族。

收入及财富分配比率差很大。我们印了几万亿的钱,但只有人口最富裕的百分一获得,底层的人,还是非常贫困。2008年到现在,我们的集团没有什么新投资。因为很多项目的投标价太高。

很多人在印钱,却没有用在基础建设上。基础建设能利益百姓,硬件包括海港、机场、公路、发电厂建设,这一切有助企业发展,为人民带来工作。软基础建设则是网络、宽带发展。”

他要给孩子什么?

杨肃斌拥有这么多财富,还为后代储备,这是否使得生命丰富?

“我们在世界的日子很短,但是耶稣给我们丰盛生命,是充满喜乐的。这并不表示我们就不会受痛苦。我们活在堕落的世界,因此必须受苦。有些人放大你的瑕疵,借机剥削你。怎么向非基督徒解释我所谓的丰盛生命?我觉得你无法明白,除非你尝到它的滋味,好像蜜一样甘甜。

我有三个孙女儿,其中两个只有一岁多。每早叫她们跟爷爷笑一个,她们就会给我非常单纯美丽的笑容。那一刻,比亿万元更珍贵。但,那最纯美的笑容,会随着成长,渐渐消失。我多么希望她们可以保存那种纯朴、纯净的心。

夫妻非常相爱,关系纯净,太美好了……虽然,不容易保持,但无可否认,单纯依然存在。 ”

我常希望保有单纯赤子之心,很多时候被人取笑我愚蠢。杨肃斌告诉我:

“别这么想。这是很美丽的一件事。我看见教会的长老夫妇庆祝结婚60周年,他们这么爱彼此,爱上帝,因为上帝是他们生命的中心。他们肯定有吵嘴,但是他们的爱已经能满足彼此,不会想婚外情。

其实,上帝要我们成为新亚当(老亚当犯罪),让上帝的灵住在我们里面。这就是我所谓的丰盛生命。”

杨肃斌怎么确保下一代也有这些价值观?

“坚守自己的生意理念,所谓Blue Ocean Strategy蓝海策略,就是做其他人没做过的。必须有新视野、新思想,你必须说服他人支持你。我们只做长期投资,要说服人投资,比较困难。然而,这些年来,集团的业绩很不错。

1986年我们集团上市,当年若在我们公司投资美金100万,现在你的投资价值是1亿5千5百万美金。我常爱开玩笑说,上帝是数学家,但祂只爱乘法,不爱除法。哈哈。发生在YTL的一切,都是奇迹。 ”

“据说,你每年都跟家人去度假?是否用假日跟孩子分享生意信念、信仰?”

“是的,我每年都跟孩子去度假,夏季三星期,冬季三星期。每个周末,我也一定和家人在一起。我只是要让孩子知道,虽然在建立YTL时很忙碌,但我不允许自己当‘缺席父亲’。我不跟他们讲道、说宗教,我只是要我的孩子知道,我给他们的是最好的。我可以给孩子很多人造的东西,但,我不要,我要给孩子的是创造一切的上帝。”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为什么爱互联网?

令人意想不到的,杨肃斌非常欣喜这个世界有网络。

“我爱互联网。很多年前,很年轻时,我和一些年轻人跟马来西亚政府说,我们不应该审查互联网。因为马来西亚必须与时并进。这也是为何YTL拥有4G互联网执照。不是做电话生意,我只兴趣为人们提供竞争力强的互联网。这能提升科技指数曲线,同时也提升我们的年轻人。有了科技、智能电话,我们才能减少全球化的苦难(减少贫困)。

为什么我爱互联网,因为它很透明,你无法隐藏,而且普通百姓都能使用。我们在研制美金$60的智能手机。智能手机非常聪明,让小孩学英语、数学……当年工业革命,人们不愿意放弃马车、蜡烛,而现在我们享受各种方便,现在是数码革命时代。

我在Bloomberg对东南亚人说,我们必须觉醒!除了教导小孩传统语言,中、英、马来文等,我们必须教小孩数码语言,即0和1,让digital code数字代码成为必修课,那么他们才能在数码革命时代生存。

中国人用一万两千字征服世界,西方人用26个字母打败一万两千个中文字;数码时代,只需要0和1。以后是无人驾驶的时代,我们不用看出租车司机的脸色。就像现在搭电梯一样,要去哪里,按一按即可,电梯不会突然骂你,哈哈哈!”

“你不觉得数码时代也给我们带来很多问题?”

“问题不在于科技,是在于使用者。科技是中性的,问题在人身上。第二次世界大战不是四百年前的事,是在1945年。当时,科技不像现在,人依然像笨蛋地打战,杀死了两百万人!

YTL集团强调三种语言:1.上帝的语言(道德、诚实)。2.人的语言(与人合作沟通)。3.机器的语言(科技)。必须依照以上次序,若机器语言排第一,就会乱。道德观、科技,究竟哪个是主人?哪个是仆人?道德观应该是主人。

2008年,因为几个人没把金融系统看管好,差一点造成金融大灾难,九年后许多人还无法走出受害的困境,这就是现今时代的写照。然而,别只唉声叹气、埋怨,我们必须尽一份力。”

得这么多奖有何意义?

有这么多有权有钱有名气的朋友(包括很多明星艺人),杨肃斌是否有一股使命感,希望影响他们?

“我唯一的使命就是忠诚待主,走在祂的道中。很多时候我提醒自己,必须很小心,不可以自我为中心,也不要自以为义,贬低他人,觉得自己最受祝福。

我只不断学习如何对自己、对上帝更忠实。尽力去行好,可以少说话尽力少说。所以,哈哈,我很不喜欢接受访问,一说不可收拾。但是Richard一直推荐,所以答应了。让你等了三年,很抱歉,这就是信心吧?但是我深信上帝的时间最好。三年了,你依然留在同一个机构,是好事。哈哈。”

这些年来,杨肃斌获颁多个奖项,究竟是动力或是压力?

“我很感激,也很感恩。然而,每次我都说这番话:它是个让我分享耶稣的平台。而且,我总是说,这个时刻我在台上说话,我希望说话时,你记得的不是我,而是我的上帝。就这么简单。它不是关于我的个人成就。”

“不同的奖项,是否给你带来了不同的意义?”

“奥斯陆商业促进和平奖,犹如商界的诺贝尔和平奖,那是因为集团推广CSR社会责任。若这能让集团成为其他生意人的学习榜样,很好。我经常提倡长期生意模式,我不可能成为一个裁员的CEO。辞退一个人,影响的是一个家庭,太痛苦了,何况是辞退上百上千人。所以,我们小心聘请。

这些奖项都跟慈善有关,为人文社会行好,觉得荣幸,我将一切荣耀归给上帝。”

“你是否会将集团盈利的某个百分比,用在慈善或社会责任的项目?”

“上帝教导我们,凡事都是为主做,不分哪些是上帝的工作,哪些是世俗的工作。圣经利未记甚至谈到我们该怎么吃、怎么死……这表示上帝对我们的一切,都感兴趣。祂甚至知道我们头上有几根头发。所以我们做的任何慈善,应该非常自然,是我们的DNA。这一切跟我们的心有关,我们从来不宣扬给多少。为什么?因为上帝说,你的左手给多少,右手不必知道。别炫耀。

希望怎么被人纪念?

很多年前,我的外星男人已经写好了我的吊文,希望我活着时能读到那吊文。诺贝尔先生还活着时,因为记者搞错,他读到媒体为他写的吊文而改变了他。他不想被纪念为创造炸药摧毁世界的人,所以设立了诺贝尔和平奖。

杨肃斌是否想过,希望别人怎么写他的吊文?

“没,没想过。我觉得若我没有些许自大,无法回答这种问题。我不想像自己要成为怎样的人。若你和我接触后,记得的是耶稣,这就是我想要的。

我常为圣经人物保罗、彼得、先知等鼓掌。他们活着时,被人丢石头,被逼迫,被钉在十字架……他们从没想过以后要被人纪念。 他们只知道耶稣非常真, 所以勇敢地面对逼迫。”

为何那么喜欢音乐?

音乐可以说千言万语。杨肃斌曾经说。

“从圣经,可以看见音乐是上帝的另一个层面。不仅天使唱诗歌,上帝也歌唱。对我来说,音乐的音符是能让人合一的最佳媒介。音符不分宗教、种族、东西方、国籍。

我常跟爱歌剧的朋友说,字跟头脑说话,诗触动人的心。当男人女人相恋时,会跟对方说‘我爱你,我想你想得无法入眠’。感情更上一层时会说‘你是我的气息’,更加爱对方时,会变得非常诗情画意,甚至为你的诗词注入乐符。

对我来说,音乐是诗词的最高峰,能让身心灵都得到滋养。即使不懂那个语言,音乐也能触动你。所以我喜欢办音乐会,免费让更多人享受好的音乐。享受好音乐,不应该只是上流社会的特权。”

YTL集团邀请世界三大男高音Plácido Domingo、José Carreras、 Luciano Pavarotti在英国的巴思(Bath)演出,也在新加坡植物园办Andrea Bocelli音乐会……至今让人津津乐道。

“古典音乐的开始是圣乐。过去,人们创作的音乐,都以上帝为中心。巴哈的清唱剧、韩德尔的弥赛亚,这些伟大的音乐,经得起时间考验。每次办免费户外音乐剧,都是一个奇迹。”

杨肃斌表示,2003年为感谢英国人欢迎YTL的投资,准备在巴思办一场免费音乐会,邀请英国名音乐人演出。结果在英国的下属说:“老板,还是请你的朋友Luciano来唱吧!”

他想,不如邀请三大男高音,他们年纪都不小,能同台演出的机会应该不多。

“我和Luciano电话联系,请他联系另外两位。结果就定在8月7日。下属告诉我:‘老板,你是做水的生意,应该知道8月7日的巴思是雨季。’可是,日期不能改……

另一边厢,家人反对我办这场音乐会。爸爸说,英国人只要Luciano,为何还多给两位?本来一人100万英镑,现在三人300万英镑!不是钱的问题,爸爸很不高兴,他觉得我太超过了,太奢侈,有ego问题。我说,不是YTL付钱,耶稣会付费。弟妹听了,都不敢再反对。

结果,那年英国发生40年来的一次旱灾,不但8月7日没下雨,那个月英国人大量用水,我们的Wessex Water Services赚了额外300万英镑,不多也不少。这只是我经历的无数奇迹之一。”

 

朋友跟我说,当年杨肃斌放下工作,守在患病妻子身边,直到她回天家。

杨肃斌的女儿Ruth Yeoh跟我说,父亲超会煮。杨肃斌自己说,那也是一个奇迹。因为每次他都不知道要煮什么,煮不好吃,孩子绝对不吃。所以,他祷告上帝,求上帝给他灵感,即使煮出来的不好吃,也让孩子们吃了觉得好吃。

杨肃斌跟我说,他曾经是个烟鬼,烟瘾很重。一天,他跟上帝说,他下决心要戒掉,结果就这么戒掉。

他曾经也赌上瘾,伤害了家人。一天他跟上帝祷告,求上帝帮他戒掉赌瘾,结果就这样戒了。

杨肃斌还跟我说了很多,包括出圣经考题,要我电邮他我的答案。一个小时33分钟的独家专访,原稿约一万多个字。感觉我听了几堂讲道。我的问号都有答案了。你呢?

原文刊登于2017年4月《品 Prestig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