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鎧儀为商家设计织物产品,也把织物当纯艺术。在这之前,她先买了一台很大的传统手工梭织布机,决心做织者也做艺术家。

Text 真挚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2015年,黎鎧儀Tiffany Loy到日本京都的川岛纺织学院学习编织,第一次使用传统手工织布机。有一天,老师很随意地问:要不要买台织布机回新加坡?

“我回答,让我想想……当天回到宿舍,我开始细算,全部花费要多少?我会不会有空间放置它?”

十个星期的课程结束后,她决定了自己的事业:要当一名织者。回国前,她订购了一台织布机。织布机很大,占据大约一张单人床那么大的空间。

去日本学艺

原本想在大学念美术,但生长在小康家庭的她,听从朋友和老师的话,在新加坡国立大学选修实用性较大的工业设计。

2010年毕业后,她受聘于大学的设计孵化中心。偶然机会,接到跟布料有关的项目,开启了跟纺织品的不解缘份。

“当时我连缝纫都不会,什么都不会。但就因为这样,我必须学习缝纫,学做简单的东西。

一开始就觉得很新奇,纺织品柔软,会垂悬折叠成多变形状,不像(工业设计较常接触的)钢铁、木、塑料等,有固定形状和维度尺寸。作为设计师,我觉得我应该能够预见织物的表现形态,但它就是那么不一样。

有如发现新东西,我被吸引了,好!我就要把它弄清楚。越是尝试,越好奇想要知道更多,越觉得太有趣迷人了。

然后我开始做跟织物有关的一些作品,比如凹凸压花等。但很快我发觉,如果只能把一些东西加诸在织物上,把买来的织物在上面做功夫的话,未免有所局限;就觉得要深入了解、掌握它,必须学会如何从纱线织成面料,做设计时才能更好地掌控。”

所以,她去了京都的纺织学院。课程修完归国,织布机随后运到。

“妈妈看到织布机时,只说那么大。(没有贬低纺织女工的意思,我开玩笑问:妈妈有没有问你是不是要当纺织女工?)奇怪的是,她没说什么了。”

在纺织学院学到的,给了她很强劲的基础,让她有信心成为专业织者,管理自己的工作项目。事实是,她在去京都的前一年(即2014年),就创立了以自己英文名命名的工作室(tiffanyloy.com),在工业设计方面做出了一些成绩,也赢得国际奖项。

从京都回来,投入纺织品类创作。织布机织出的第一件完整作品,是客人定制的壁挂,之后她做了相当多商业作品。

“最商业化的创作,是跟本地地毯公司The Rug Maker设计编织(woven)地毯。他们自己制作地毯已经二十多年,但都做簇绒(tufted)地毯,编织地毯则是代理芬兰一家公司的产品。

我为他们设计一系列编织地毯(再交由那家芬兰公司生产)。他们当时已经在跟本地设计师合作簇绒地毯,编织地毯我是第一个。”

她交付给客户的设计样本,就用那台织布机制作。不能单单给设计图吗?

“做出来的东西,跟设计图会很不一样。纱线有张力,有时候画的是直线,但实际做出来的略呈拱形,因为有垂度。”

伦敦改变她

2018年,她获得新加坡设计理事会颁发的“设计新加坡”奖学金(DesignSingapore Scholarship),到英国伦敦的皇家艺术学院念纺织硕士学位。

“我觉得,如果只熟悉自己的纺织机和学过的技术,我无法自称专业织品设计师。纺织方法和纺织机有很多种,比如,工业用的机动织机,就跟我的手工纺纱机很不同。要懂得更多专业技术和知识,唯一的方法就是出国,因为新加坡并没有相关的工业。”

去年,各地锁国封城之前,她硕士毕业。她认为,伦敦两年给她的改变是,她不只要当个织者,更要当一名艺术家。

“以往,我痴迷于掌握技术,纯粹为精进技术,更钻研技术,会单单因为技术有了跃进而感到兴奋。

但从伦敦回来以后,我觉得更重要的是,通过技术创作出让人们对某些东西有所联系、理解的作品。必须超越‘我只是喜爱整个创作过程’,只侧重技术不够。

艺术适合我,因为艺术很切实,它也可以商业化,跟销售有关,为某些人做某些事。但艺术本身容许你在创作意图上更加自由放任(indulgent)。

产品设计,你得考虑到实用性:能洗吗?能用洗衣机洗吗?比如设计地毯,我得考虑尺寸问题:面积必须规格化,因此图案设计不能太大或太小……很多考量是有趣的,但你无法放任自己。做艺术,你可以放任。”

读到这里,你心里是否有很多疑问?看看以下对话:

原想问你为什么做纺织创作,现在觉得应该问你为什么做艺术?
纯粹为了寻求快乐。没错!创作是放任的,很享受。如果能够以你真正享受的事为生,你就不觉得是工作。我没有别的爱好,闲暇时也做纺织类的事。

得到乐趣,是因为让你有所表达?
不是,从来就不是为了表达什么。是为了问问题、学习。因为我会一边做一边了解更多,哦,就是这样构成的:两个亮丽颜色放一起,实际上变成灰暗, 哇!我原先不知道会这样的。

然后再进一步想知道更多。这又得说回最早为什么我被纺织物吸引了,因为要深入探索其中奥妙。这跟了解世间很多东西如何运作有关。

怎么跟我们存活的世界扯上关系?
我曾经看过希腊艺术家Takis的一个展览。他把磁铁作为雕塑作品元素之一。我们都知道,磁场内的浮动现象,来自于磁铁的相吸和相斥。但他独特的创作方法,却能够把我们的好奇心再度挖掘出来。每个人看了,都哇!

为什么感到惊讶?因为艺术的力量让你好奇而想要寻求答案。亲眼见证,你意识到,自己“不知其所以然”的程度。

通过艺术,我们会思考。它激发我们对很多基本东西提出问题。我们会被眼前所见戏弄,放大来看,也会被其他手法迷惑。我们看到的,所触摸的,是真相或只是错觉?

小时候常问问题?
我其实不说出来,只是静静观察。(然后尝试找出答案?)是,但我不怎么说话。(如果不当艺术家,你可以考虑当老师。)我是。我目前在国立大学兼职教课,教设计。

这个创作称为《The Weaverly Way》,是黎鎧儀在伦敦念硕士时,以大学的机动纺纱机制成。作品看似三维,其实是二维。“我在电脑里弄好程序后,让机器执行。机器的好处是速度快,可以稳定做出大量一样的产品,但功能有限,很多手工纺纱机能做的,机器做不出。”

效果有意思

才33岁的她做过的艺术创作,很多跟“重新审思”有关。比如今年1月尾至2月举行的艺术周,她呈献的作品《Lines in Space II》,与瑞士品牌Bernina合作,首次用缝纫机创作(不用纺织机),制作了一系列刺绣雕塑,通过制成的三维形体雕塑,探讨线、量、面、颜色、结构等。

之前作品《Structural Gradients》,她以线搓成不同颜色的粗线,再用手(也不用纺织机)编成绳。每条绳子以四种颜色的粗线编织,方法完全一样,但因为粗线颜色的次序变了(例如一个是红蓝绿黄,一个是红绿蓝黄),编出来的绳子结构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她边滑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边跟我解释:

“可明明方法一样,效果却完全不一样。若不是我亲手编织,还难以相信。脑子告诉我们的,和眼睛所见,完全连接不上。我就是让这种(仿佛被戏弄的)错觉现象吸引,觉得很有意思。”

看了她视频的示范,再听她这么说:“观察它的形成。颜色改变了,是不是看见的东西也完全改变?理智上我们理解,但实际见到了,你感到怀疑。确定两样东西是一样的吗?”我对她之前提到的“艺术世界观”,有了新的认知。

什么为什么

目前,她参与本地私人俱乐部Straits Clan和网上画廊The Artling合作的艺术家入驻活动,这期间创作的作品,将在该画廊出售。她的创作,曾经在新加坡、伦敦、意大利、日本参展,如新加坡美术馆、京都市美术馆、米兰三年展设计博物馆(La Triennale di Milano)等。

未来,她将如何发展?

“仍会做跟纺织(weaving)有关的创作,不一定跟面料(textile)有关,但会从纺织角度构想。(比如用针车,而不是纺织机?)对,in the weaverly way。也会跟教育有关,因为我认为艺术需要有些教育成分,不单单是传统上的传达知识什么的。

当你看到不明白的东西或现象,它会激发你提问,让你感觉好奇。这也是我希望从艺术获得的体验。呃?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为什么会如此意会?要不要深入探讨找答案…… ”

她是不是很特别?就如她的中文名字,黎鎧儀?黎铠仪?在身份证上,她坚持采用繁体字。

纺织品装置艺术《The Weaverly Way》,去年在伦敦工艺周(London Craft Week)于citizenM London Bankside酒店内展出。| PHOTOS Ed Reeve

《Pastichikate》,为意大利品牌Zanotta的经典Sacco豆袋外套设计制作的作品。面料以“Ikat的当代诠释”方法制成。橙黄色图案是用手工上色的纱线与主色调纱线,手工纺织而成。| PHOTOS Tiffany Loy

手工纺织的可穿用艺术作品《Expanding Rectangles》 | PHOTO Tiffany Loy

今年新加坡艺术周展出的作品《Lines in Space II》,第一次用缝纫机创作。|PHOTO Fabian Ong

原文刊登2021年4月《品》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