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女人说他是外星人。他说新加坡需要更多的朝气,他来为草莓族设计爱窝。这位法国设计顽童,世界著名鬼才设计师,智商只有12岁?

TEXT 树荫凉

新加坡越来越多新酒店,由名家设计的更是不少,一座一座迅速建起。

早在两年前,我刚开始减肥计划,频频到位于Robertson Quay的一个健身房。M Social酒店,那时就在健身房附近开始兴建吧?一眨眼,整栋建筑就在眼前了。

M,是Millennial的缩写,代表诞生于千禧年Y世代的新鲜人(俗称草莓族)。顾名思义,要吸引Y世代一群舍得消费的年轻人,很明显,这酒店必须展现朝气和新意。

法国赫赫有名的设计师Philippe Starck,一向不爱被绑手绑脚,不跟风,不让潮流牵着鼻子走。给他这案子,指定要吸引Y世代族群,他有什么想法?

“我是新加坡常客,我认为这座城市可以再增添活力,创造没有束缚感的空间,吸引更多有创意的年轻人 。”

M Social,是城市发展执行董事郭令明的建筑项目之一。他一直很欣赏Philippe Starck,这是他们二度合作,之前邀Philippe过来设计The South Beach酒店。郭令明几年前在法国约见大师,大师即使生病,也不回绝这位狮城地产老大,可见他们交情甚笃。若郭令明要他建一座老人公寓,他也会接。我想。

“酒店靠近河畔,我认为这里的房间犹如海岸小屋,所以在设计上致力营造这种气氛。我的想法是,在这里建造别致的爱窝(love shack)。”

我差点笑出来。

当然,我什么都不是,哪有资格笑大师?只是,他用love shack一词,让我联想到日本年轻人常用来开房的love hotel。

抱歉,是我想歪。大师心目中的love shack是高格调的,室内混搭各类材料:木、金属、玻璃、西班牙瓷砖、水泥。他说是巧妙混合,像是让创意、诙谐、爱的元素融为一体。M Social的设计,与另一间由他设计的酒店Mama Shelter异曲同工,水泥墙概念几乎一模一样,炒冷饭乎?

20160602 Philippe Starck_3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住进去充电

随同Philippe出席M Social开幕典礼的是,小他20岁的第四任太太——47岁的Jasmine Abdellatif。他们常环游世界,住过无数酒店。Philippe感叹,许多酒店的设计毫无活力,各种缀饰左摆右摆,一个吊灯,几个iPad,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设计的M Social,与其说只吸引年轻人,其实是一个集合有想法者的地方。这绝对是可以激发活力的空间,适合大家来这里讨论、发挥才智。”他强调。事实是否如此,亲身入住才会知晓。

走入名为“野兽与蝴蝶”的酒店大厅,一眼就瞄到吸附在墙上的iPad。大师选择在这里摆放iPad,固然有作用:放映不同的艺术插图与画作,科技显得有活力、灵性,同时凸显酒店的前卫。

几何元素纹案的沙发和支柱、花案马赛克地砖、木材粗纹地板、红褐黑绿等各色坐垫……什么是协调或不协调,因人而异,但无疑Philippe这位老人家的心,一点也不苍老。

大厅设计有一份调皮感,唤醒我对大师的一些回忆。1995年,他与美国家庭用具设计师Alan J.Heller共同设计的马桶刷Excalibur,犹如骑士的长剑,重新演绎卫浴概念。我好喜欢那款可爱的马桶刷。

20160602 Philippe Starck_1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十二岁智商

Philippe坦言,他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人生不就是一场游戏吗?任何事物,只要从小孩的角度去看,会变得更有趣。我身边好友都认为,我的智商像一个12岁的男孩,哈哈!”

他说自己像长不大的12岁男孩,他也太谦虚了。TED大会,是世界公认具权威性的科技、娱乐、设计演讲会,Philippe是被邀请登场演讲的首位法国人,他也是当时(2007年)唯一没有准备幻灯片的演讲人。讲台上,他蹦蹦跳跳、比手画脚,说了一堆关于设计与进化论的共同处……有人听了一头雾水,有人认为那是大师在发功,解剖设计的精髓。

我觉得大师真的很好玩。几十岁的人了,还是一身风衣夹克牛仔运动装。虽然有时觉得他有点语无伦次,但深一层想,他脑袋并非12岁般简单。

在那一场TED个人演讲中,Philippe说了很多大道理。

我们从千亿年前的一个小细菌,演变成今日的人类,那是一个极为惊人的设计故事,而这个故事还不断在演变中。但Philippe说人类很骄傲,每个世代的人认为自己是最后一代,认为故事已经停止发展了,其实不然。他想说,设计师应该谦卑、学习和突破,做更多新鲜事,不要自以为是。

又,他讲述我们走路时,不要只顾着头低低看自己的双脚,这样会看不清前面的危机。把头抬高一点,看看远处,你会发觉有个朋友或陌生人需要帮助。千万不可望上,‘问天’就是死路一条。有问题的话,尽量自己想办法解决。

Philippe的父亲是航太工程师。小时候,他爱躲进爸爸的工作室东翻西翻,拆除各类机械物品,悟出机械设计组装的诀窍与细腻。从画家妈妈身上,他理出感性与审美的概念。他拥有最好的先天条件,注定当设计师,但他并不是一个只顾美感而不顾死活的设计师。

“为狭小空间做设计,我喜欢。你想想,蛮环保的,也能调和地产价格。地价日益涨高,若大厦能往上盖,不占据太多土地面积,房子就不会那么贵,可让更多人拥有自己的家。”他解释。

设计精灵

从家居用品至高楼大厦,他的设计足迹横跨众多领域,媒体一度封他为“曝光率过高”的设计师。骑士剑Excalibur马桶刷、1990年为Alessi设计的Juicy Salif柠檬榨汁器,如三脚外星太空梭,都曾风靡一时,被列入美国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永久典藏。

2002年,他为著名家具品牌Kartell设计的Louis Ghost椅,利用半透明一次性注射的聚碳酸酯,复制出皇家路易十五的古典椅设计,轰动全球,一共卖出150万张,号称全球最畅销椅子。我从这些早期的用品,认识这位大师,我就认定他绝对是个设计product的才子。苹果已故创始人乔布斯,临终前委托Philippe设计他的私人超级游艇Venus,耗资1亿欧元(约1亿4935万新币),可谓王见王。

Microsoft微软光学鼠标、Virgin航空太空梭,他也真的够前卫了。但他的美学与创新得以流传海外,是完成了1982年法国总统Francois Mitterrand住所的内部改建与装修,而得到广泛认同。

之后他成立YOO工作室,设计过无数酒店和居家室内。

以酒店设计闻名的作品,包括1988年位于纽约曼哈顿的Royalton Hotel。我超爱1898年建起的这间酒店前身,经过大师翻新,变得更典雅大方,在复古与现代之间,流露独特美感,可视为不败经典设计。

和以上成就相比,我认为本地两家酒店M Social和The South Beach的设计,只动用了大师的一半功力。

20160602 Philippe Starck_2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最得意创作

说了老半天,有谁比Philippe Starck的枕边人,更了解Philippe Starck呢?

“他是外星人。”Jasmine Abdellatif毫不犹豫回答。她可以和总编佳静做好姐妹,他们的男人都是外星人。哈哈。

“你对他的设计有何想……”

“我不管!”她打断我的话,在场的人齐声大笑。

“家庭可曾影响你的设计?”我问Philippe。

“很抱歉,世上没什么东西能影响我的设计观。但……爱情是世界最重要的东西,家庭是爱的一部分。你想天马行空,到处遨游飞翔,终究还是需要一个机场降落,家,就是那个机场。”

人家说他很鬼马,返老还童,那似乎只是一个外在形象。我觉得,他是一个夜夜独酌沉思的男人,一个很敢爱也需要被爱的男人。

设计对他而言,是生活,一种无形的动态,一股不断蜕变的动力(如《星际大战》的force概念);像电流般,看不见,被触碰时,措手不及;更像爱情,被感染时,无法思考,击中你灵魂的最深处,产生一种共鸣。

他的女人说她不管他的设计理念。我相信。因为她不盲目崇拜这个男人,所以才会看见他最得意的成品。

“你还是得告诉我,你最欣赏Philippe Starck的哪件作品?”我再追问。

Jasmine微笑,回答我:“我们的女儿Justic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