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约30公里外,有一小镇叫Gruda,位于盛产葡萄的Konavle山谷内。慕名前往寻找一家叫Konoba Koraceva Kuca的家庭经营餐馆……

TEXT 林道锦

三城故事
来到Konoba Koraceva Kuca,其实已到了蒙特内哥罗(Montenegro,又名黑山共和国)的国界,距离另一联合国世界遗产:科托尔(Kotor)仅60余公里。不顺道参观,似乎说不过去。沿途的湖光山色,赏心也悦目。

​嘿,既然已经顺道参观了科托尔,那位于杜布罗夫尼克西北部约140公里的莫斯塔尔(Mostar)又岂可错过?莫斯塔尔是波士尼亚与赫塞哥维纳(Bosniaand Herzegovina,简称波黑)的一个回教老城,也是联合国世界遗产。

邂逅波黑国内的回教老城莫斯塔尔,犹如遇见一股清流。

蒙特内哥罗、波黑和克罗地亚颇有渊源。三国在独立之前,皆是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成员。波黑于1992年宣布独立后,莫斯塔尔和杜布罗夫尼克一样,遭受南斯拉夫人民军的炮火攻击。战火的痕迹,如今仍清晰可见。

科托尔比较幸运,在南斯拉夫瓦解后,蒙特内哥罗和塞尔维亚结盟,科托尔因此完好无缺。直至2006年,蒙特内哥罗方正式宣布独立。

去莫斯塔尔途中,看见的路牌是双语的:罗马字母和西里尔字母。部分路牌上的西里尔字母,被狠狠地刮掉。看来,战火熄灭,旧创难愈(虽然是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事了)。

参观黑山共和国内的科托尔老城,沿途湖光山色,赏心悦目。

科托尔|野花遍地
美丽的科托尔,藏在科托尔海湾一幽僻角落。沿途看见的巨大游轮,都会在科托尔停靠。

提早出发,在游轮靠岸之前抵达老城,便可独享老城的静谧。依偎在Lovcen山脚的老城小巧精致,随性走动,任由城内事物带你穿街走巷。一只猫,一扇门,都可成为你的导游。

穿上一双舒服的鞋,爬山时会舒服些。老城的防御工事、耕地景观,和周围岩山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是科托尔被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的重要因素。

要一睹上述景观,就得沿着建在老城后方的蜿蜒台阶,往上走4.5公里。气喘呼呼时停下脚步,俯瞰科托尔老城、波平如镜的海湾,以及远处巍峨的山脉,辛苦是值得的。

山上某处城墙有扇小门,穿过便可进入城墙后方的山谷。山谷里无人,黄色野花开满一地,还有一间用石块建成的小教堂。听风听鸟听树听自己,bliss。

鄂图曼人在十六世纪建造的老桥,是莫斯塔尔古城的代表。老桥上总是挤满游客,看当地人跳桥。

莫斯塔尔|男人跳桥
西方的老城看多了,邂逅回教老城莫斯塔尔,犹如遇见一股清流。

“莫斯塔尔”这名称,源自于mostari这个字,意思是中世纪时“看守老桥的守卫”。鄂图曼人在十六世纪建造的老桥,是这座城的代表,是公认出色的回教风格建筑之一。

老桥和周围的建筑物,在2005年被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老桥之下,碧翠的Neretva河涓涓流着。老桥上总是挤满游客,给了小费,看当地人跳桥。

有趣的是,负责收钱的,是穿着泳裤样貌俊俏的小鲜肉;跳桥的,却是中年男人。姜是老的辣吧?

跳桥乃历史悠久的活动,至今已进行超过470年。男孩成功跳桥,便是男人。

欣赏老桥、老城和跳桥的最佳地点,是在桥底河的对岸。那处,游客寥寥,视野无阻。跳桥高手深深吸两口气,把手一放,便从24米高的桥上跳下,扑通一声,消失在刺骨的冷河里,掌声响起。

我使用Instagram上载贴文时,喜欢加上#bliss的hashtag标语。Bliss,于我,除了有喜悦之意,亦有幸福之感。

写这篇稿的时候,重温我在杜布罗夫尼克、科托尔和莫斯塔尔旅行时发的帖子,发现有不少加上了#bliss。

想必当下,我是觉得喜悦和幸福的。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