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瑞典、玻利维亚、斐济、马来西亚槟城……远方的声音,频频向品将们召唤。

PHOTOS Unsplash & 作者

先阅读“漂洋过海来看你(上)”

Photo by A. W. Tai

槟城|李扇语

有时是因为心里住着的某人曾经或正在该处呼吸,该处最美了。激起旧地重游的欲望,却不一定因为最美想再去看看,而是情感,将思念愈积愈沉。
两年前BJ周问我:“你为什么会离开槟城?”那么好的地方,那意思。
她去了槟城,原本只想逗留几天,结果临时决定住多几天。她说实在喜欢,有一天会再重游。
人文、历史、古迹、人情味、美食、山水……看见那样的槟城,刚好触动你心中柔软一块,就会爱上。

学海无涯,高有高的成,低有低的就。槟城如是。看似没变化,甚至被评为落后,依然有着永恒的魅力形形色色。
慢活步伐、暖言轻语。
在这里遇见的人,交谈起来,极少会觉得对方不耐烦。若说这里老土,这里又养育出无数文艺青年。
我之所以离开,我想是注定漂泊。直到我渐渐老去,我心里盘算何处养老;直到死去,最终的归宿,槟城了。

在地人都这么称呼槟城:Penang。
不只是一个岛屿,还有一块属于它的土地在半岛,叫威省(比较多人熟悉的区域有北海、大山脚)。
以前没有建槟威大桥时,靠渡轮往返隔着海的两端。
渡轮说来也妙,每一艘用马来西亚各岛屿的名字命名,没考虑乘客会傻傻等着Pulau Pinang号才上船。从以前到现在到以后,慢慢地生活,没有想太多问题。
我们喜欢跟路边摊买食物,找寻妈妈的味道。粿条汤、炒粿条、煎蕊红豆冰、啰峇(威省rojak式油炸食物)……建议远方来的客人,请当地人指路寻食。好吃的东西,也躲在威省沿海一带,聚集的海鲜馆没什么装潢,却一点也不影响食物的色香味。
游客会去的关直角,美食摊成了我小时候的美好记忆,那味道找不回来了。

我想再去升旗山住一住。花一个多小时翻山越岭到Muka Head海边露营。彭亨猫山王出了名,但我想在槟城上山现捡现吃榴梿。
再过几十年,看见的或许还是那个样子。没有变化,却阻止不了人事境迁。
回老家路边有一棵树,长得奇怪。我最后一次和妈妈出门,我问她那是什么树?她回答的声音,总在我耳边响起。

 

玻利维亚|黄瀚铭

我认真地想了又想,为何我那么想去南美洲,尤其是玻利维亚?

不,不会只是因为把天空最瑰丽的色彩都忠实地复刻到水面的乌尤尼盐湖;也不会只是因为泛着粉红色波光,成群结队的火烈鸟栖息其上的科罗拉达湖。

想去玻利维亚,更是因为喜欢热情奔放的拉丁语系民族,也一直对美洲原住民文化有着特别的好感。原住民信仰和文化,依然在这经济不甚发达的地方留下厚重的痕迹。

我想到世界最高的城市拉巴斯,看看印加帝国的遗民如何在现代化的浪潮下安身立命。

我想穿梭在玻利维亚首都苏克雷充满西班牙风情的街道,随着各种节庆的人潮载歌载舞。

我想看三毛笔下胖墩墩的守摊子嬷嬷,是否仍在神秘的女巫市场蛊惑着旅客。当然,也想尝尝玻利维亚无处不在的炸鸡,以及据说肉质很不错的牛肉。

 

瑞典|宝丽

在瑞典生活了八年,占了我走过的岁月一大百分比。那些年一有时间只想回新加坡享受阳光,逃离冰天雪地。这两年困在这里,却越发想念那里的海阔天空。空白的这一格,留着下次‘回家’再填满。

 

斐济|秋雁

哪里都去不了的近两年,两次‘梦游’。一次,在飞机里正要点餐;目的地是哪里我也不知道,好像还来不及点餐就醒了。一次,去了首尔,一个我曾经那么熟悉的地方,梦境里却换了另一片风景。

谁说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梦在告诉我,再被困住不飞,我的旅游细胞恐怕小命不保。什么神游心游都是假的,我要身游享游!我要再去斐济feel free,狠狠感受自由!

去呆上一个月,迷失在每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收集日出日落的每一个表情;让脚趾随着每一个踏步沉入柔软细沙里,让皮肤拥吻裹挟着阳光和海咸味的风。

每天醉心于树叶在风里的簌簌沙沙声,倾听海重复着一波一波的浪冲走内心的浮躁,还有伴随吉他乐的歌声里那些我听不懂的斐济语——斐济人天生热情也喜爱歌舞。

Bula!斐济人的问候语,正如我们的“哈啰你好”。随着一句Bula开启的每一个相会,细细咀嚼以海为生的斐济人分享的柴米油盐、当地标志性椰奶鱼生沙拉Kokoda和木薯Cassava的鲜甜,以及常用于斐济料理的咸辣Nahm Jim酱。这酱料的咸,和海水不同,却一样有经由舌尖让感官为之一振的魔力,把身心灵拉到此时此刻。

最最向往的是与大海重逢,也期待与蝠鲼、鲨鱼和海龟不期而遇。

三年前在斐济第一次跳入太平洋,要记住不断呼吸(水肺潜水的最重要规则),要跟紧潜水导师,看她指指点点要我看的海洋生物,还要分心把第一次相遇的海底世界看个够,我一个不留神就被勾走了魂。

本来决定2020年要去考水肺潜水执照,后来……你知道的。这一次要在斐济学潜水考执照,重返念念不忘的海底世界。

大海茫茫无垠很有威严,也有点冷(记得海里温度约摄氏18度),不过置身其中,有一种忘我的镇定与宁静。唯一打破这片平静的,是我集中所有觉知去稳定的一呼一吸,还有通过呼吸器呼吸而产生的水泡声,越听越入迷,会上瘾的。还好,海底世界的住客似乎丝毫不受打扰,自顾自地游来游去。

回到水面,把自己交托给大海,随着风卷起的浪,偶尔漂流偶尔颠簸,一身的轻就是最接近自由的体验。多亏有了救身衣,可以很安全地享受自由。

然后,重复迷失在每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

蒙古|Felix Woei

我想逃离城市到蒙古大草原,回到最原始的生活环境,与大自然合二为一,享受自由自在属于自己的时间。

 

摘自2021年12月《品》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