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香港,沿着庙街挪步,担心一下把青春回忆吃完……在几个探照灯下踱了两步正要走,貌似打手的人冲我努嘴,指向角落的一个门……

Text & Photos 渐东南

开版图:黄昏的民间。香港庙街附近的巷子。

那些只属于夜晚的光怪陆离,在京都,在香港,放在今时今日来看,开了眼界。先点击阅读:一步步走进情色过往 (一): 京都

Hong Kong
参演港片吗?

中环石板街,兰桂坊附近。
旺角有一条通菜街

香港的兰桂坊是人间天堂,夜生活据说是九重天外天,不过我等没钱的俗人是没办法去的,我只去了传统香港电影里出现太多次的庙街。

下午的庙街很悠闲,出租车司机慢慢擦车,老人缓缓走过,街道破旧而丑陋,像一个废弃的街区。

开始我以为来错,或走进了片场,但庙街的牌子赫然立在那里。友人说庙街的精华在黑夜,我于是坐在街角的一间蛋挞店静静地等着庙街上妆。

五点过后,天黑下来,各家渐次开门,人流慢慢涌入这条大排档街。

庙街之上是攀爬着热带植物腐蚀的居民楼,没有灯光秀没有夜景招牌,几乎就是和夜空连在一起的灰黑色阴影。二楼之下是用有点迷糊有点上世纪的灯泡串起来的鲜活人间,几条车道的马路已经不见,移动的货架和支起来的铺面是天黑前就已经占好的位置,丝袜、口罩、电源线举着“10元拿走”的牌子任人宰割。

庙街的主角,是从路边一直摆到了路中央的夜市桌椅。

香港的食阁大部分都摆满了可以赚钱的桌子,每人的食用面积精致小巧,勉强可以耍开筷子,吃饭是一件小心谨慎公事公办的事情。

庙街的桌椅,比起冰室简直像是冰淇淋化成了一滩水,可以正常自由地吃饭、谈笑、呼吸,这也许就是大家喜欢来庙街的原因吧?

我看到了热气腾腾的糖水,闻到了乌烟瘴气的砂煲饭,心潮澎湃,这就是兵荒马乱众星出没的庙街啊!

我沿着庙街挪步,担心一下把青春回忆吃完,猜测那个心不在焉的丝袜老板其实是一个帮派的眼线,那个只会摸手的胡子也许是这七分地的把头……

庙街路边是有店屋的,只是被路中间的夜市遮挡了,大部分都在大排档的灯光下灰头土脸地沉默着,却有一间不一般,大敞店面,灯光耀眼。其实不能算店面,因为没有门也没有窗,确切地说是一个空荡荡的门洞,屋顶挂一堆灯泡,像是某些场所的探照灯,相信人站在当地会不由得想说:我招!

好奇地进去看,墙上挂的是整排DVD。

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卖DVD是什么利润的生意啊?几个顾客和我一样摸不着头脑。我在几个探照灯下踱了两步正要走,貌似打手的人冲我努嘴,指向角落的一个门,门口挂着一条轻飘飘的布。

我将信将疑地进去。里面热气腾腾,小小的房间有十几个人,房顶只挂一盏灯,靠墙一圈长条桌,上面摆满了更多的DVD,封面是各种香艳而直白的肉体。我不禁哑然失笑,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店铺,是属于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的北京中关村,色情碟的生意拯救了多少个村子的经济!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DVD日益衰落,色情碟也一并进入历史,现在的北京街头要找DVD的店应该是一项不可能任务。不过,这里毕竟是出产《龙虎豹》的香港啊!这里莫不是活生生的博物馆?

我扭头要走,却被门口一个花臂猴子挡住,眉宇间仿佛问道:不要吗?像是电影里出来的人物……我意会,胡乱拿了两张,付钱出门。

想着没有机器可以播放DVD,心下很是悲伤。想到那些惊心动魄热血江湖的大佬小弟,悲伤更是多了一重。难道现在只能做这样一个类似乞讨的行当了吗?

路过艳阳天舞厅,里面是亮晃晃的灯和家常的桌椅,不知道哪里可以舞。

门外的圆桌旁是几个秃头,再远一点地方有妇女吵架,挥舞着双手,不时大喊。对面的男人小心地灭火,走远了还听得到偶尔的一声尖叫。

我慢慢走出了灯光的笼罩,像是走出了一个时代。

 

原文刊登2021年6月《品》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