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可以飞了!再度到访,黄思恬看到了墨尔本耐人寻味的样子。

Text 秋雁  Photos Unsplash & Carrie Wong (Hero Image)

旅行的时候,新加坡当红的女艺人黄思恬Carrie Wong变成另一个人。

变粉丝:发生疫情前,去过墨尔本看Blackpink的演唱会。

变泡菜妹:在首尔,穿上韩服在宫殿里拍照。

变酒鬼:有次旅行喝醉了。她说虽然喝醉了带来麻烦,却也难忘。

变taitai(贵妇):起个大早去吃早餐喝咖啡,她在新加坡不会做的事。

变浪漫:她特别想体验巴黎人的生活,3月份和妈妈一起去。巴黎好像连空气都浪漫,让她醉心。

“几乎天天,或者应该说,在巴黎蛮常看到有人拿着气球或捧着花,但又不是情人节。觉得就算不是特别的日子,巴黎人也可以很浪漫。”

异常

为什么旅游时会这样变变变?想起了出自已故中国现代作家钱钟书著作《围城》的一句话:旅行是一场艳遇,最后我们遇见了自己。

黄思恬如是说:

“我很喜欢旅行,对我来说是一种沉淀。我喜欢在陌生的地方感受自己。在新加坡,去到哪里都觉得很熟悉,但是在另一个国家,在陌生的环境、(遇见)陌生的人陌生的文化,可以感受和体验自己的其他面。出国,我喜欢做一些异于平常生活习惯的事。

我希望我的旅行有疯狂的事情发生。假如有一趟旅行是在很久以后,比如30年后,我依然忘不了当中的点点滴滴,对我来说就是最完美的旅行。”

那熟悉感

今年2月尾至3月初,黄思恬和朋友们一起飞到南半球,进入秋季的澳大利亚墨尔本(Melbourne)。

白天二十多度阳光和煦,夜里降至十多度秋夜透着丝丝凉意,这样因四季轮回的好天气,让黄思恬回到新加坡的两个月后依然回味说“好开心”。

之前最后一次出国旅游是2019年到韩国玩,最后一次收拾行李是同年年底到中国的横店拍摄电视剧《我的女侠罗明依》。久违了的旅行,每一个细节都让黄思恬享受其中。

很久没有为旅行收拾行李,她觉得既陌生又非常兴奋,那一刻已经开始感受到旅游的喜悦。
一踏进樟宜机场,难以言喻的熟悉感暖上心头。登机后听到机舱内传来即将起飞的广播,她觉得难以置信,频频跟朋友说“真的要飞了”!

当时墨尔本的抗疫举措已松绑,在户外无须戴口罩。

“我有一点不习惯,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因为(在新加坡戴口罩)习惯成自然,就觉得好像忘了什么,有一点空空的感觉。但是澳大利亚空气挺好的,我真的很感动,终于可以在户外拿掉口罩呼吸新鲜空气。”

在户外惬意漫步不用隔着口罩大口大口呼吸——在今年3月29日之前的新加坡,这还是妄想。

往美好去

黄思恬的旅游攻略,就是没有计划。

这趟墨尔本之旅,她听从不同的讯号,让这座城市唤起她的所有感官,带领她走向美好。

咖啡

“有一天在墨尔本市内街上走着,就在一家咖啡店差不多一两百米的距离,我已经闻到空气中咖啡飘香,闻到了就一定要去买一杯来试试。我是一个很喜欢喝咖啡的人,澳大利亚的咖啡真的很好喝,也不知道他们的咖啡豆是怎么烘焙的,那么香。”

黄思恬原喜欢喝加糖咖啡,几年前看到有报道说喝黑咖啡有助消除水肿后,便改喝无糖无奶黑咖啡。循着咖啡香买的那一杯黑咖啡,她说果然不失所望。

墨尔本有“咖啡之都”的封号,形形色色的咖啡馆遍布大街小巷。可能你在想,“咖啡之国”是意大利,为什么墨尔本会得此美名?

墨尔本的咖啡文化,其实可追溯到意大利。意大利人最早于十九世纪中叶开始移民澳大利亚;二十世纪二战后,澳大利亚政府展开移民计划,据知,凡只要是欧洲人的血统,符合健康条件又没有犯罪记录,就能轻易成为澳大利亚移民,意大利移民在那个时候大量涌入。

如今,墨尔本的意大利裔市民是当地第二大族群。无怪,意大利移民引入的咖啡文化和小资情怀,在墨尔本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澳大利亚虽有少数小型咖啡农场,但当地气候其实不适合种植咖啡豆,因此大部分咖啡豆是公平贸易、由南美洲和非洲进口。墨尔本的咖啡文化蓬勃发展,促使非常注重品质的咖啡豆烘焙厂(roaster)和咖啡馆如雨后春笋般一家接着一家开。

企鹅

“我很喜欢企鹅,觉得它们很可爱,不论是走路或跌倒的样子,都很可爱。特地去了菲利普岛(Phillip Island)看企鹅归巢。

等小企鹅回到岸上时,不能使用手机。工作人员一直巡场,一再叮咛我们把手机/相机收起来,因为企鹅的眼睛对光线极度敏感,突然的闪光(或不寻常的光线),会使它们害怕或迷失方向。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企鹅在自然环境活动,而不是在动物园。我家里有四个企鹅造型的玩具,这次也带了一只回来。”

黄思恬说,可能因为开车很久才到菲利普岛,所以看到企鹅从海边摇摇摆摆走回洞巢的景观更显难忘。

每年吸引数以万计游客慕名前往观赏企鹅归巢(Penguin Parade)的菲利普岛,距离墨尔本约90分钟车程。每到日落时分,栖息在岛上的逾三万多只世界体型最小的天使企鹅(又称蓝企鹅)在海上觅食后回到岸上,脚步不稳地左摇右晃回巢,是世界著名的野生动物奇观之一。

酒庄

“到了澳大利亚,我一定要去酒庄,因为葡萄园很漂亮,这是新加坡没有的(景点)。我喜欢喝酒,最喜欢的是香槟,我觉得品酒就是要搭配美食。

这次去的酒庄,没有离墨尔本太远。(离墨尔本)最近的酒庄也要差不多一小时的车程,而且酒庄很早就关门,一般差不多下午四五点左右就关门,所以去酒庄要很早起来。”

墨尔本另一个耐人寻味的香,就是大地和时间酝酿出来的葡萄酒。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有五大葡萄酒产区:得奖的Yarra Valley、堪称澳大利亚“气泡葡萄酒之家”的King Valley Prosecco Road、盛产麝香葡萄(Muscat)的澳大利亚最古老葡萄酒产区之一的Rutherglen、专酿优质Shiraz的Shiraz Central,还有以Pinot Noir和海鲜闻名的Pinot Coast。

上述这些产区有超过800家酒庄,吸引寻幽探秘的游人到访参观。陶醉在田园风情之际,也小酌几杯。

原文刊登于2022年5月《品》

点击阅读 3月《品》数码封面:黄思恬一个最厉害的技能

点击阅读 黄思恬 打开心扉说亮话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