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设计眼镜,也收藏眼镜,得过总统、国际大奖。米兰和巴黎眼镜展,他一定出席。不轻易让别人欣赏他的收藏,也不卖。不过,他可能会送给你。

TEXT 真挚

img7 (1)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杨华强头戴两副、手拿一副眼镜的照片,体现他年轻好玩的心境。

他的穿着很有个性。我赞他很时尚,他这样回答:“你说有几个67岁老头子有这样穿的?要懂得穿,不要过啦!把自己扮成18岁,那就神经病啦。”

你也许猜他的职业跟眼镜有关,也可能猜他是个设计师。都对,但他不是服装设计师,他设计眼镜。

不过,还是先请你注意这张照片的背景:三个带着眼镜的古代洋人(只能看到两个人)。注意他们的圆框眼镜,杨华强收藏了一副相似的古董眼镜(下图)。

img30 (1)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那张洋人戴着眼镜的海报,挂在杨华强公司会议室里,是他父亲留下的。那副古董眼镜,则是他好多年前,在意大利威尼斯买的。

 威尼斯巧遇

“我看有30多年了。那时候,我去米兰眼镜展,之后顺道去威尼斯游玩,偶然走进一家古董店。”

由于时间太久远,杨华强记不起什么时候买的。我急于问出较准确的日子,他却更急于要让我知道这个眼镜的特别之处:

“它的镜片是水晶片。你看,它是天然水晶,有纹路的,看到没有?”

“它没有度数。”

“当时店里只有一副眼镜,我一看,就看上眼。”

杨华强说,眼镜的结构和细节,看来精巧,显示放入了设计心思,很有设计感。他的话,很有信服力,因为他自己也设计眼镜。

问他当时花了多少钱买,他不记得,只能够大体说出个“不超出一百欧元”。

如果有人向他买,多少钱才会出让?

“我认为这种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不会卖掉。我卖很多眼镜,不过,收藏的眼镜我从来没有卖过。”

 第一副心头爱

杨华强是本地南洋眼镜店的主席。67岁的他,没有近视不奇怪,竟然连老花也没有(一般人40左右视线开始老花),视线似乎就跟他的性格一样年轻。

他很年轻就爱上眼镜,完全跟工作有关。

念中二15、16岁时,父亲去世。身为长子的他,接过父亲打磨眼镜镜片的生意。由于看到眼镜零售业的潜能,加上制造镜片的成本高,他逐步把父亲的生意转为眼镜零售店。

渐渐地他喜欢上眼镜,开始收集眼镜。20岁左右,也就是1960年代,他收藏人生第一副眼镜:Rodenstock的Toledo款式。

“那个年代最红的一个品牌,德国制造。我盯住这个品牌,因为很欣赏德国工艺。当时纯粹收藏,我不戴它;因为眼镜比较成熟,适合年纪比较大的人戴。”

“德国眼镜工艺在那时候,是老大。摸、看、拿住,look and feel,就是一种乐趣。”

“当时它名气很响,有时候会卖到供不应求,眼镜卖到供不应求是很厉害的。它的价钱一直飙升,可能半年、一年就上调一次。所以感觉上,这个有价值。”

回想起来,杨华强才记起,除了欣赏眼镜的做工,他当时也看上眼镜的潜能,可他终究没有从中赚一笔。

“这副眼镜,我送给了我一个叔叔。(为什么?)因为适合他戴呀!收藏了大概五六年吧。(不心疼吗?)不会,因为他戴得很开心。眼镜是拿来戴的。不戴,就没有什么意义。怎样都好,我不会把它当作真正一个能够增值的东西。”

 收藏分三种

杨华强目前的收藏分三种。一种,像那副水晶镜片眼镜,是古董。第二种,是曾经戴过的眼镜,设计永恒,至今仍不过时。还有一种,是自己的心思杰作。

提起第二类收藏,他说:

“我收藏的原因,第一,那时候来讲已经感觉很潮。就是现在戴,你可以看得出还蛮OK的。”他给我看了几副这类眼镜,有20多年了,都是名牌太阳眼镜。

“我们有时候有那种感觉,fashion sense,看了喜欢。现在戴上,你看,还是很时尚。对我来讲,这就是收藏价值,有evergreen(常青树)的元素在里面,不会被时间淘汰。

一开始吸引我的是形状。感觉到这个东西,应该会配合脸型。眼镜会体现出你的性格和生活方式。我现在的心态年轻,我很时尚,所以我这样一戴,我戴了好看,配合我的个性,我的风格。It’s me。”

这类眼镜,杨华强大约十年前起,已经完全不戴了。(为了搬出来给我看,他还特地叫下属先把眼镜给擦一擦。)原因:十多年前起,他的公司也研发和设计眼镜,推出了自己的品牌(glossi、Urband、Nature Eyes ‘Linkskin’、eyelet)。

“当你自己有研发,有自己的牌子的时候,你不可以跟别的牌子打广告。我是很坦白讲。”

在杨华强领导下开发的眼镜,得过很多国际奖项,其中最著名和权威的奖项,是同在2009年获得的iF(德国汉诺威国际论坛设计)材质金奖,和红点(Red Dot)产品设计奖。杨华强和同事,也一起获得本地2009年总统设计奖。

送给知音人

有了自己的品牌,杨华强就只收藏自己品牌的最新眼镜,这是他的第三类收藏:

公司推出的产品原型,他收藏;属于限量版的眼镜,他也会挑一些来收藏。平常戴的,也都是这类收藏品。

“打个比方,3月米兰眼镜展,我应该在2月尾会有新货出来,那我自己就会挑几副。米兰展的时候,我会戴一些新眼镜。
3天的展,我每天换一副眼镜。(会搭配衣服吗?)肯定呀!你看我眼镜和衣服的颜色,你看我穿的鞋,都要搭配呀!”

“我收藏,也是在帮我做销售,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模特。”

他就凭着自己一副活广告,在世界最大的两个眼镜展棗米兰和巴黎展,签下代理合约。杨华强目前在巴黎有家设计公司,眼镜也在欧洲和南美地方销售。

“每年在巴黎、在米兰展上,我都戴一些新眼镜。眼镜展过后,我会把眼镜收藏起来;不过收收了有时候又送人,又换了一些新的。我不可以一直收,因为每个展我起码有3到5副新的。

我不是不念旧,我要往前跑。早期的眼镜现在戴不好看,就好像早期的衣服,你已经不穿了。

有价值的,我就收。不然,等于在收垃圾,它会收集灰尘的。我的这类收藏,最多不超过20多副。总而言之,你不要让它变成负担啦。

眼镜太多的时候,我情愿送给有同样爱好的人、知音啊,戴了他喜欢,又好看。要分享,对不对?”

0001杨华强iv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节自《品 Prestige》2014年3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