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创意领域工作者分享各自眼中的新加坡,每个人想到的地方不一样,说的故事也不同。他们道出的小事情,是不言而喻的新加坡味。

Text 秋雁
Hero Image CHER HIM

东陵福十楼

Tanglin Halt Zup Lao——东陵福十楼的福建话说法。住在这一区的居民都这样称这个地方。

东陵福是新加坡第一个卫星镇的老组屋区,和比邻的联邦通道共31座组屋一样,为居民遮风挡雨超过半个世纪后,将在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SERS)下被拆除。

东陵福十楼 | Photo: Veron Ang

摄影师Veron Ang旧地重游,回味自己的童年。举起相机仰拍组屋外观,当年外公在三楼走廊目送她的画面仿佛昨天。

“1980年代末,我才五岁左右,外公总派我当跑腿,去巴刹买东买西。这里昔日的甘榜精神可浓了,大家互相认识,几乎每户人家的大门都敞开着,大人小孩都打成一片。可惜,这样的光景今天已不再,每户人家的大门都是关得紧紧的。我成长的两个地方,一个在三巴旺一带,很久以前已拆除重建,现在连东陵福也将被拆除,有些唏嘘。”

她有感而发,现在的生活好像不见了友好的邻里关系。“大家似乎忘记了分享的乐趣。”

 

听着周璇理发

每次踏进牛车水的这家发廊,以钩针编织为创作媒介的本地前卫纤维艺术家Kelly Limerick总有回到过去的错觉。

“这里像是古早新加坡的一个光景,里头的装潢几十年如一日,播放的是周璇那个年代的老歌,让我有回到从前的感觉。这里也让我想起阿嬷。”

Photo: Kelly Limerick

喜欢在牛车水到处逛的Kelly,2017年偶然走进这家发廊,五年来一直到这里侧削头发(undercut)。

“这里没有改变,仿佛时间定格。连他们用的剃刀也都是旧款复古,从纸张包装取出来的那种。”

有个外国朋友看到Kelly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这家发廊的照片而被吸引,到访新加坡时要Kelly带他去一趟这家发廊,结果闹了个笑话。

Photo: Kelly Limerick

“一般现代发廊让顾客仰卧着洗头,这里却是俯卧着洗,而且理发师给朋友剪了个利落的cleancut(清剪头),他显得错愕也不习惯这个发型,画面啼笑皆非。我把这个理发过程录下让朋友留作纪念。”

 

德光岛

新加坡男人的成年礼。亘古不变。精英制度单调无味。

Photo: Cher Him

给为《品》拍摄人物与时尚彩页的摄影师Cher Him抛出“我的新加坡”这个主题,他马上想到了国民服役,以及上述感想。

节选自2022年8月号《品》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