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一杯疯魔咖啡 VIELES MOCHA
舍弃古典音乐,来到音乐之都维也纳,只为享受咖啡馆的独特气氛,喝杯全世界咖啡迷都梦想喝到的咖啡,你敢不敢?维也纳也是建筑与装潢之都,不乏弦外之音,让你探索。

TEXT 黄丽如    PHOTOGRAPHY YONAS CHEN

“我们不只有古典音乐,也不只有贝多芬和莫札特。除了古典,每年登场的爵士音乐节也很有看头。”

长年营销维也纳(Vienna)观光旅游的Pamela说。但不管她举了多少现代音乐的范例,不管她让我听了多少现在当红的流行音乐,想起维也纳,大家第一个念头都是音乐,而且是古典音乐。

毕竟这个世界上很难再出现贝多芬与莫札特,许多人便墨守成规地继续耽溺在维也纳古典音乐世界里。然而,维也纳的音乐仍有弦外之音,晃荡于城市不同角落,遇见截然不同的音乐飨宴。

古典城市的现代情调
置身在古典音乐之都,但我一点也不想再沾染贝多芬与莫札特,顶多只是到市立公园和漆成金色的小约翰史特劳斯说声Hi。

不是我不爱古典音乐,而是我心目中的经典已经是一张又一张的CD。当心中已经有决定性的版本,又何必在音乐厅寻寻觅觅?舍弃莫札特后的维也纳变得很自由,呼吸的是21世纪的空气,听到的是20岁左右青年吹奏的灵魂乐。
古典城市,仍然有理直气壮的青春。

优游维也纳最好的方式:搭环城电车或是步行。红色电车D的路线,是过去哈布斯堡王朝时的护城河(当地人称Ring)。搭电车看风景,一边是奥匈帝国的荣耀光辉,一边则是现代维也纳的雅痞风景,古今就在电车匡匡匡的移动声里交会。

维也纳友人Hans说得好:“这个城市是古典的,人却是现代的。”

在环城大道上,哥德式、新文艺复兴、巴洛克、新古典等不同风格的建筑景致,呈现帝国过往的雍容之气。尤其地标史蒂芬大教堂,更是哥德式建筑的代表之作。然而,帝国建筑看多了,只觉得壮观,除了赞叹伟大,很难跟一介平民的我有所呼应。

电车转到Karl Plaza附近市集,路边分离派会堂充满装饰艺术的金黄色屋顶,让人眼睛一亮,镂空的细腻枝叶装饰,有贵气,还有更多属于人性的想望。克林姆(Gustav Klimt)充满感情的装饰风,反而是这个城市有血有肉诠释,他喊出的“艺术都是色情的”,让古典高不可攀的帝国之气变得亲切;西西公主的情事、泰瑞莎女王的八卦,成了咖啡馆闲聊的加味剂。

酷爱爵士乐的Hans,常常流连 Porgy & Bess、Jazzland、 Reigen等爵士酒吧。对于每年初夏举办的爵士音乐节,更视为年度盛事。
“大家认为正经八百的歌剧院,有厉害的爵士乐手来表演;户外还有电视墙转播,气氛就像开派对。市政厅前的广场也有不少演出,部分节目是免费的,轻轻松松就可以走进维也纳音乐世界。”

维也纳市政厅广场Rathausplatz,是最容易掌握城市脉动的舞台。古典城市的盛会,依照不同的季节,总是灿烂地在这个大广场登场。冬日的圣诞市集、滑冰场、夏日的音乐节……有了这些,每每走到市政厅,都会被多样的城市魔力所吸引。

我常常从市政厅的派对,沿着Ring走到城市的文创中心博物馆特区(Museum Quartier,简称MQ)。MQ的前身,是哈布斯堡王朝的马厩,现在则规划成多达二十几个各式各样的博物馆,以及多家创意小舖。

广场上可坐可躺的椅子,是夏日和友人聊天喝酒听着街头音乐的好去处。年轻的型男潮女,骑单车在眼前来来去去、搭配着街头艺人拉丁风味的表演。

躺着聊着,在湛蓝的天空下,缤纷的色彩中,某一瞬间,我还以为自己躺在里约伊帕内玛沙滩,看见来自伊帕内玛的女孩摇曳。

喝着咖啡也啜饮音乐
在维也纳,当然不能错过咖啡。

从君士坦丁堡流传而来的咖啡馆文化,在维也纳发扬光大。这个不产咖啡的国度,却是世界咖啡迷朝圣的圣殿。金碧辉煌的咖啡馆,让旅人一推开咖啡馆的大门,即走进帝国般的雍容世界。

上了年纪但梳理得宜的服务人员,优雅地穿梭在桌与桌间,银盘、水杯、咖啡杯、找零钱的碰撞声夹杂着低频的交谈声,就是维也纳咖啡馆的典型声音。

不同于台北咖啡馆总是以特别的音乐彰显店家的品味,在维也纳代表性的咖啡馆里,多半没有放音乐,如此赤裸却又魔幻。

虽没有放音乐,但这些老咖啡馆,每到傍晚却有一至两小时的咖啡音乐会(coffee concert)。钢琴家在平台钢琴上飞舞着指尖,弹着萧邦或是怀旧电影音乐。咖啡馆厚重的大门,把户外的嘈杂都推到门后。在音乐的世界里,品味到维也纳咖啡的典雅。

其中我最常去的是,1876年开业的中央咖啡馆(Café Central)。当时奥地利诗人兼散文作家彼得艾顿柏格(Peter Altenberg),几乎以中央咖啡馆为家,写下名言:
“如果我不在咖啡馆,就在往咖啡馆路上。”

中央咖啡馆为了纪念这位老是赖在这里的作家,在进门处做了一个艾顿柏格的雕像,让他在中央咖啡馆永远有一个位置。

当钢琴家的音符穿越中央咖啡馆的拱顶、廊柱时,琴声有如千军万马,引领旅人走进洋溢荣光的奥匈帝国年代。
位于市立公园对面的卜鲁格咖啡馆(Café Prueckel),被视为维也纳人的客厅。明亮的色调,1950年代的桌椅,如实呈现迷人的岁月痕迹。

这是维也纳生活气味最浓厚的咖啡馆,此处的咖啡音乐会,有如家庭音乐会。钢琴师和来喝咖啡的客人,有如认识多年的朋友。台上台下气氛热络,所演绎的音乐也比较轻快活泼。有时音乐动人到⋯⋯陪主人来喝咖啡的狗儿,也都摇起了尾巴。

加了鲜奶油的维也纳咖啡,冰冰而润滑的奶油融合咖啡的香气,迸发华丽口感。这个城市最不缺的就是华丽,连咖啡都如此。在咖啡杯里,甚至可以要求加几滴利口酒,让喝咖啡如同品着盛开的花朵,口腔也跳着音符。

作为音乐之都,维也纳不会让乐迷失望的。有计划的旅行者,当然可以事先买好超级名团演奏会的门票,专程到维也纳聆听一场又一场的音乐会。

随性如我,亦可以在不同的季节与时空,仔细聆听这个城市发出的声音,而且很多都是免费的。有时候游荡于公园或广场,欣赏街头艺人洋溢创造力的表演;有时候可以转进教堂,聆听共鸣非同凡响的教堂音乐会。

古典的灵魂仍在,创新的精神让音乐之都有多元的面向。没有贝多芬与莫札特,耳朵,在维也纳一点都不寂寞。

网上喜阅旅游故事:到西西里玩命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