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星期,PAPA说他骑着‘铁马’到木薯厂去载木薯,结果……爱讲说当年的PAPA继续讲他的故事。

TEXT 佳静

PHOTO AARON LEE 摄于东京

90岁的PAPA生病了!严重泻肚子,结果进了医院。三天后,虽出院,但是,依然泻肚。大家都知道我必须工作,无法时时刻刻陪伴在PAPA身边,于是邻居蔡先生帮我带PAPA去医生,教会的周弟兄来探望他,教会的Nancy姐妹蒸鱼给他吃……这叫人情味,很温暖,很有味道。

PAPA说,日本占领马来亚时,大家都不敢住在镇上,躲到园丘里。那时,大家都很穷苦,没有米吃,PAPA就住在班卒。

“离麻坡21里的Gersek,有一个很大的木薯厂,种了千五亩的木薯,是永春人种的。当年,这个木薯厂救了很多人。木薯,可以磨成粉,拿来煮各种主食,木薯渣可以做糕点。蒸木薯的香气特香……

我常常得骑我的‘铁马’到那里去买木薯、木薯粉给家人吃。

我家工人,因为打战没做卖树胶生意,无法再雇用他们,结果,有的为了生活,只好到那木薯厂工作。木薯厂的员工,每天有粥吃。而我,每次骑了很长的路,到那里买货时,见到我们家的前雇工,他们总是会盛一碗粥给我吃。”

对PAPA来说,在那个年代,能吃到粥,是件非常幸福的事。这么多年后,虽然PAPA的记忆渐渐地衰退,但是他依然记得木薯厂煮的白粥的味道。

我‘数落‘PAPA,现在生活太好了,常常带他去餐馆吃‘山珍海味’,可是PAPA却嫌东嫌西,说不好吃!我们都被宠坏了!

PAPA说的那碗白粥,其实让我非常感动。心想,那个时候生活水深火热,但,PAPA树胶店里的前员工,依然不忘了伸出援助的手,有粥吃的时候,没忘记与PAPA分享。人情味比粥还浓,比蒸木薯还香!

PAPA说,21里的木薯厂救了很多人。其中,包括了我的MAMA。

记得小时候MAMA曾跟我说她逃难的故事。MAMA就是住在木薯厂,MAMA也多次提到木薯厂的木薯特香特好吃……MAMA还说,日本兵来到木薯厂附近,就有人会通报。女生们都会即刻躲到木薯园去了,高高的木薯树,成为她们的‘避难所’。在昏暗中,MAMA看见经过的日本兵的军靴……那一刻,除了听到军人踏步的声音, 更是清楚地听到自己特大声的心跳声……

心想 ,当年PAPA常去木薯厂买货,MAMA就住在木薯厂, 不知年轻时木纳非常的PAPA,是否乘机去‘探望’MAMA,他们从小就是邻居。PAPA与MAMA都住在麻坡河畔的大马路。

 

PIN Prestig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