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2.13~2.19:电脑当机,喜爱的餐厅关门,来来来,去草地上躺一躺,吃个甜甜马卡龙,不要悲伤。来临的周六是Guns N’ Roses新加坡演唱会。Don’t you cry tonight。

有关离别这件事。
2月16日,男友佑佑的叔叔传来噩耗。
虽然素未谋面,但还是惋惜。RIP。

傍晚回家才发现,跟了我很久的战友,小银,又一睡不醒,很感伤。WTF。

小银是我的苹果电脑。当年它、两只小熊、外婆缝制的一片棉被和一个枕头就是我的随身行李,陪我一个人搭飞机到陌生的城市生活。没有小银,我在异乡,无法生存。有它跟我一起打拼,接freelance的活儿,我还有闲钱去旅游。我常说它是我的摇钱树。所以,当IT部的阿福第一次宣布小银死亡时,我当场崩溃了。品将副总包哥觉得不可思议,很大声,很大声的耻笑我,说他的同事是疯子。每个人都跟我说,快点去买一个新的。我总是推三阻四的…一直麻烦阿福把它修好,又经历了几次电脑当机的恐慌。

也许我就只是在逃避跟小银的离别。

即使写到这里,肯定还是有人觉得我神经病。拜托, 它就只是一个电器!!!
没关系,有些活着的感动,就留给自己。

离别呀,你真是哭惨了我们活着的人。
RIP. Apple of my eye.(爱丽丝)

翻了翻去年在胡志明市拍的照片,突然想起Augustin。它是当地很有名的法国bistro,去年10月16日结束营业。小小的餐厅,菜单精简,而每一道都是传统经典法国菜,例如橙汁鸭胸、洋葱汤、现点现做的Grand Marnier soufflé。价格非常合理。

但让我印象深刻的,不单是美味的料理。餐厅老板娘是一位看上去有60、70岁的越南人妇人,说得一口流利法语。她的头发整齐地盘在头顶,妆了美美的妆。坐在进门处吧台旁的高椅上,手边一小杯看似whisky或cognac的酒。服务生都称她Madame。

她有时看看餐厅里的客人,有时望着餐厅外的街道。感觉好像在等人,也在观察食客用餐的情形;有人赞东西好吃,妇人露出满意的微笑。
不知为何,当时我想到越南的历史背景;观察妇人望着餐厅外的模样,联想到《蝴蝶夫人》。那情景,我依然记忆犹新。Augustin是否也曾是一个男子的名字?若是,这男子是谁?又或者是我想太多了。

这老字号餐厅,是我在东南亚到过最有道地“法国味”的bistro。去年回返胡志明市,没打听到它为何结业,也不知老板娘的近况。但我永远记得,八年前那晚我离开餐厅时跟妇人说东西很好吃;她从高椅上向我淡定地笑着点头,说Merçi的样子。希望Madame晚年过得快乐。(李嫥)

上班途中,几乎每天都会经过这一小爿花草园。两三年来视而不见(应该是还未长吧),月前才惊觉有那么一小块小天地。那天在交通灯前等过马路,阳光很烈,退到阴凉处,隐隐闻到清香,发现两丛绿油油的香兰叶。拍下照片。

照片右上角,一丛不知名的植物,看似稻米,有时又故意看作是芦苇。

这片绿地,在布莱德岭地铁站一边。(真挚)

PHOTO | TWG TEA

你知道喝茶的最佳温度吗?我说,TWG TEA的Always Sakura Tea(Spring 2017 Haute Couture Tea Collection)的最佳温度是“朋友的思念”,因为它让我想起了在日本京都,一个人生活的朋友F。

F原本在银行任职,后来为了追求梦想,毅然放弃高薪职位,到糕饼店练兵学烘焙。离开新加坡到日本学习(语言+烘焙)之前,她在TWG TEA的中央厨房,负责烘制马卡龙。随着这款Always Sakura Tea推出的限量同味马卡龙,让我拿起了电话,发了简讯给F。(秋雁)

Aesop义安城店听新加坡总统设计奖得主Larry Peh分享他身为设计师的趣事和心得,也认识了即将来临的Singaplural新加坡设计周负责人之一Bacus。Bacus说,虽然政府想要推广新加坡的创意产业,但,他们提出的一些构思却因为以前没人尝试过而被相关政府部门拒绝,或因为场地租金太贵,不得不放弃。

我们都怕犯错,却唯有犯错能让我们成长。(晓雯)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