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 Prestige》2014年3月,末页:

TEXT 李扇语

280_LAST NOTE-Mar14-page-001
PHOTO TOETY LIANG

我经常在梦里哭着醒来,但是我心里没有悲哀。我不知道眼泪为什么会跑进梦里,多数是谁在我的梦里死了。

讲出来就不会成真,希望这不是迷信说法。所以梦见不好感觉不好,我会四处散播。

有一年如果答应到陈军荣那里做事,整天研究命理风水,现在我会是神婆一个吗?十四五岁我就抓起同学的手替他们看手纹。没有向谁学过怎样看,天生感应的。后来有人教我斗数,我学以不致用。我不想知道太多,或许天机不可泄露,泄露了我常常生病一场。

新加坡组屋楼下也是停柩处。远远看到搭篷结灯摆桌椅,我必须绕道避开,不然又会病倒。说来邪门但就自然而然发生了。我知道越单纯越好,渐渐将脑袋切开,一边思考一边不思考。不思考的时候看少女漫画讲幼稚的话,这竟然成了我热爱生活的动力。一个朋友她每次叫我姑娘,我心花怒放感觉太阳下去明早依旧爬上来,青春小鸟飞了有回来,终于体会为什么女人不喜欢人家叫她安娣。

用感觉骗骗自己没有关系,有时拒绝感觉也没有关系。累了就睡,这也是一种觉。感觉睡着了,没烦没恼了。

睡觉,是这么舒服的了。280_LAST NOTE-Mar14-page-001b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