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不嫌多,幸福谁不要?害喜也是喜,眉开眼又笑。古今来话喜,开心是盼祈。

TEXT 越也

“做人呢,最重要是开心。”

港剧里,经常有角色这样开导他郁闷的朋友。

其实“开心”不仅仅是现代人的生活追求,古代人更加热爱各类的狂欢和欣喜,普天同庆,喜悦的情绪,甚至是社会生活的主旋律。

原始社会,萨满巫师辅佐部落酋长施行管理。除了要带着大家排洪、播种收割忙忙碌碌,最要紧是想办法让大家开心。于是想到搞祭祀,酋长找来牺牲,大鱼大肉还得有酒。祭师规划出活动的形式和步骤,弄些含大麻成分的植物烧个烟雾缭绕,于是大家都晕晕乎乎地喜不自禁。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天、地、祖先的祀,增进了团结和部落凝聚力,确实很重要。但不能忽视的是,祭祀还有一项重任:让大家开心。

古罗马的角斗仪式,据说最早也是来自对先祖的祭祀,后来逐步发展成为罗马帝国的全民娱乐项目。帝国的皇帝们,为了取悦民众,赢得他们的喜爱和支持,会支出重金,建设大型角斗场,定期举行盛大的比赛来讨好民众。

中国古代节庆之时,也是普天同乐的节奏。国家大赦,全国放假,所有人放下工作,家庭团聚、族群集会……

古今中外,对于人们的快乐和喜悦,不同的只是主题或项目,相同的是庆典与狂欢。标准配置则是:在愉悦胃口的同时,也要满足心灵对欢乐的需求。

早期历史说明,能做部落酋长的,应该是能带领大伙找到幸福的那位。但凡能带领着人们在尘世中获得幸福的人,一般也能得到大伙的拥戴。从这个意义上说,一点也不复杂,可就这么简单的道理,未必人人能明白。不明白的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真糊涂,另一类是装糊涂。

真糊涂的人,通常相信有个最美好和幸福的未来,在前方等着大家。通往幸福的路上,所有人不仅不能怀疑方向,还要为了未来的快乐而忍受当下的痛苦。于是渐渐变成了——大伙一起走在“通往奴役之路”上。

装糊涂的人就不同,他们知道幸福快乐是好的,但是不愿意和民众分享那份带来幸福的资源。

无论如何,没有喜悦的社会,一定难以持久。追求快乐幸福,类似信仰,人类天生具有这本能。能在生活中感受到喜悦,也是来之不易,值得好好珍惜。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