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买房子?不!短租或长租服务式住所,不能等闲视之。

TEXT 晓澄
IMAGE Nathan Dumlao/Unsplash

当朋友问,想家吗?我会回问,哪一个家?朋友认为我忘本。

台湾是我的出生地是我的故乡,毫无疑问;但是家之所在地,未必一定是故乡。

台湾美国,我长住过,如今定居香港,都有不同的重要意义。长居即是家,毎一个家我都爱。一个传统书香世家子弟,竟有了四海为家、居无定所的游牧思维,不禁令人莞尔。

游牧新解

历史上记载,游牧民族的形成,核心原因不外乎求生存与求财富。科技昌明的现代人,似乎也带有此种基因,但是游牧已有新解,专业的需求和个人生活的向往,成了动因。

跨国企业林立,常见无国界经理人(ManagersWithoutBorders)过着游牧式生活。例如,上午在上海做早餐会报,中午在香港开午餐会议,晚上再飞到新加坡洽谈业务;甚至在不同城市住个十天半个月,或更长时间。他们比一般人有更高的适应环境智商、情商、逆商。

有了科技这个大帮手,留在一个固定点,无须到公司签到;网路四通发达,一点也不影响工作效率。新冠疫情下被迫居家办公,更为此种工作方式做了可行铁证——通过远距操作和视讯,完美无接缝地完成跨国际性事务。

如此看来,四海为家,工作同样得到保障,是多么诱人的自由自在生活。

所以在我心里,落地生根之处,它未必是曾经供我土生土长的故乡;我选择了某处来安家,它就是我家乡。

身外之物

为后代留下祖屋这个观念,我想势必跟着改变。

现今不少年轻族群,喜欢行李箱的轻生活模式,没有家具,拎个皮箱就走人;生活的必需品,以二手回收回卖方式不断汰旧换新。相信眼尖的房地产商,已意识到这股另类潇洒劲儿了。

而退休养老族群如我,依然怀抱着四海为家这思维。一年之中,香港台北纽约巴黎平均分配,这里住住那里住住,无须受置产种种责任负担的束缚。真有难舍的物件,不方便带着到处跑,就找个仓库储存起来,三不五时可回头来睹物思情。

为自己好好准备轻便行囊,从此天下之大任我游,直到老了走不动了。

有一位老友过着都市游牧生活,哪边有新的优质建案,就到哪边租屋住,永远住的是新屋。省下来的买房钱,做其他领域的投资。

不买房,焉知非福?短租或长租服务式公寓/酒店,房间有专人清理,家具水电瓦斯电脑网路电视,一应俱全,不用自己操心张罗;健身房游泳池水疗中心,可随时享用。有的地方连早餐都包在内了。

在租来的地方,想自己开伙,是有可能的;若不想,可省去清理锅碗瓢盆的麻烦。朋友造访,大堂的餐厅和酒吧,既气派又舒适,绝不失面子;或往门外走,当地著名餐馆近在咫尺。

没有房产,这样的‘两袖清风’少了身外物牵挂,好不惬意。

天下任我行,四海可为家。故乡,是否必须是最后的归宿?或者,这已经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了。

原文刊登20216月《品》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