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消费者也许不熟悉F.P. Journe,但这个独立制表品牌的腕表,却被收藏家视为珍品,价格在二手市场被炒得很高,拍卖会成交价更屡创新高。

Text 黄瀚铭

不久前,我和总编Grace李佳静受奢华钟表零售集团The Hour Glass欧佳时之邀,出席F.P. Journe媒体分享会。令人预料不到的是,这场分享会由The Hour Glass的集团董事总经理Michael Tay郑伟俊亲自主持,向媒体详细介绍F.P. Journe这个独立制表品牌。

疫情期间办活动,由于人数限制,讨论会被分成多个时段。但日理万机的郑伟俊,竟然不厌其烦,亲自主持每一个场次。我和佳静分别出席了不同的场次。后来谈起这场分享会,都有同样结论:郑伟俊非常重视,更是真心热爱这个品牌。

被The Hour Glass集团董事总经理Michael Tay郑伟俊誉为这个时代最伟大制表师的François-Paul Journe。

郑伟俊令佳静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我很乐意和大家分享F.P. Journe, 却不舍得卖他的表。”身为商人,本该以利为先。能令阅表无数的他也不舍得将产品卖出去,可见F.P. Journe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而我对他将F.P. Journe誉为“我们这 个时代最伟大的制表师”,记忆深刻。要知道,杰出的制表师并不少, Daniel Roth、Philippe Dufour、Kari Voutilainen、Felix Baumgartner、 Robert Greubel和Stephen Forsey等等, 哪一个不是威名赫赫、独当一面的制表宗师?而F.P. Journe既被钟表知识渊博的郑伟俊,视为“这个时代最伟大制表师”,我们岂可不好好向读者介绍这个品牌?

 

荣誉奖不停

1999年,年方42岁的制表师François-Paul Journe,创立了腕表品牌F.P. Journe。品牌成立初期,为了筹措资金,Journe以认购形式,将20枚Tourbillon Souverain腕表以五折价格售出。这批黄 金表盘、机芯以黄铜制造的腕表,被收藏家称为Souscription Tourbillons,由于数量稀少,加之意义非凡,如今成了藏家极力追捧的珍品。

F.P. Journe Tourbillon Souverain (Souscription Tourbillons edition)

 

甫成立五年,他发明的Tourbillon Souverain恒定动力装置陀飞轮腕表,就拿下了2004年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 的最高荣誉——金指针奖(Aiguille d’Or Grand Prix)。

F.P. Journe Tourbillon Souverain,荣获2004 GPHG金指针大奖。

 

2006年,他再以拥有大小自鸣功能的Sonnerie Souveraine获得GPHG金指针奖。

Sonnerie Souveraine,荣获2006 GPHG金指针大奖。

两年后,他创作出Centigraphe Souverain腕表,以创新概念设计机芯, 将报时装置与计时装置分开;机芯振频虽 为3Hz,计时装置的准确度仍达百分之一 秒。这枚腕表,荣获了2008年GPHG金指针奖。

Centigraphe Souverain,荣获2008 GPHG金指针大奖。

放眼整个表坛,惟有F.P. Journe三度荣获GPHG金指针奖,此记录至今没有其他品牌能破。

此外,F.P. Journe还获得另外四个GPHG大奖,即2002年获得特别评审大奖 的Octa Calendrier腕表、2003年获得最 佳男装表的Octa Lune、2005年获得最佳男装表的Chronomètre Souverain、2010 年获得了最佳复杂功能表的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历史与创新

Journe先生能屡获殊荣,并得到表坛一致推崇,最大的原因在于他丰沛无比的创造 力,以及总能从古典钟表的制表智慧中汲取灵感,创造出更完善更先进的表款。

《华尔街日报》的知名作者Michael Clerizo,将Journe先生形容为一座发电 厂,指他是“一位多产的发明家,善于挖 掘深埋的制表历史,以研发新的腕表”。

这位制表师14岁就在叔叔的鼓励下到钟表工艺学校学习钟表制作,并于学成后到叔叔的钟表维修工坊进修。他后来到巴黎开了自己的工作室,过后又转往瑞士,参与不少古董钟表的修复工作。这给了他接触古董钟表和天文钟的大好机会。

他也一直沉浸于古典钟表的浩瀚学问,并发下从零开始制作腕表的宏愿。他把英国传奇制表大师George Daniels(同轴擒纵装置的发明人)视为精神导师,并 孜孜不倦钻研Daniels的著作《宝玑的艺 术》及《制表》。

François- Paul Journe

 

他于2000年所推出的Sonnerie Souveraine腕表,取得了十项专利。

他对十八及十九世纪的钟表尤其感兴趣,第一次荣获GPHG金指针大奖的作品 Tourbillon Souverain,是首枚搭载恒定动 力装置的陀飞轮腕表。而这项发明,便是建基于John Harrison(1693–1776,发 明了经线仪的英国钟表大师)的H2航海天文表。

他也曾买下Antide Janvier(1751 -1835,和Breguet宝玑创办人同一时代的 钟表大师)的一枚腕表,并从中领悟出如 何利用共振原理制作机芯。他的杰作之一 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腕表,便是通 过两个非常接近的同步振荡装置,实现共振原理。

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可以说,Journe先生是一道桥梁,连结了过去与未来的制表智慧。他不靠一两样发明行走江湖。多年来,他坚持钻研与发明,不断推陈出新,每款新的腕表型号 都有着令人叹服的全新装置。他的腕表表盘上,除了品牌名字,也伴随着一句拉丁文Invenit et Fecit——这是他的格言,意思就是“发明与制造”。

 

拍卖创新高

今天的F.P. Journe,并非普罗大众所熟悉的品牌,但在腕表收藏家之间,却是极为热门的收藏品。这个现象,和F.P. Journe的产量有很大关系。

这品牌的每一枚表,从表壳、表盘, 到机芯的每一个零件,都是自家制造;每一年所生产的腕表,少于九百枚。这样的腕表,一般消费者难以负担。而有能力购买的消费者,却经常有钱也买不到。

也因此,F.P. Journe基本上不太重视大众行销,主要依靠藏家之间的口耳相传,就足以屹立表坛。由于产量稀少,有些表款仅限已经购买过F.P. Journe腕表的顾客才能购买。2013年,为东京专卖店开业10周年推出的 T10 Tourbillons铂金表壳腕表,限量10枚,只有公司最尊贵的 99名客户,才能参与抽签购买。

早期的F.P. Journe腕表,更是成了拍卖市场炙手可热的拍品。2019年香港佳士得,以200万港元拍出了一枚2000年推出的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腕表。

而在两年一度的Only Watch慈善拍卖中,2017年F.P. Journe的Monopusher Split-seconds Chronograph腕表,以115 万瑞士法郎的价格成交。2019年的钽金 属表壳Astronomic Blue腕表,成交价为 180万瑞士法郎。

F.P. Journe × Francis Ford Coppola FFC Blue

去年的Only Watch慈善拍卖,F.P Journe和国际大导演Francis Ford Coppola 联名推出的F.P. Journe × Francis Ford Coppola FFC Blue腕表,以450万瑞士法郎的天价拍出,是该场拍卖会成交价格第二高的腕表,刷新了独立制表师作品在 Only Watch拍卖会上达成的最高成交价记录。

F.P. Journe是唯一仍在日内瓦中部 Plainpalais区设有表厂的腕表品牌。其他品牌的表厂多已前往郊区。表厂内聘用了大约120名工匠,而Journe先生仍担任着 首席制表师一职。

2018年,Chanel购入F.P. Journe的 20%股份,引来业界侧目。

F.P. Journe只在全球10个重点城市设有专卖店。至于新加坡,The Hour Glass 于2016年正式引进这个品牌,其腕表可在Malmaison by The Hour Glass购得。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