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迷们请注意!IWC庆祝品牌创立150年,特别在ION Orchard一楼大厅,举行一场难得的回顾展。我们趁机专访在IWC已经任职60年的知名造表大师Kurt Klaus,并请他担任展览“导游”。

TEXT & WATCH IMAGES 李嫥

第一见Kurt Klaus大师,是在好几年前的SIHH日内内瓦表展上。当时他好像80岁左右,气色很好,每天在IWC展馆内接受访问、和晚辈聊天。他是位非常谦虚的老人家,有问必答,完全不会给人倚老卖老的感觉,就像亲切的爷爷。请容我称他:Klaus爷爷。

今年1月的日内瓦表展上,Klaus爷爷和往常每年一样,天天到表展上报到。我跟他住同一家旅馆,几乎每个早上会在餐厅碰见吃早餐的他。他有时候一个人慢慢吃,有时候和晚辈同桌。今年已经85岁的他,健步如飞(好吧,或许没有‘飞’那么夸张,但绝不输给30多岁的年轻人)。每天在IWC展馆内接受访问,犹如“活动百科全书”,向大家讲述品牌这些年来的点滴。

今年适逢IWC创立150年,大师接受访问的次数想必比往常来得更多。但他每天依旧笑脸迎人,在表展上,认识Klaus爷爷的人都会主动上前打招呼、问好。有时候,他的太太也会同行,两老牵着手在表展内散步的情景,让人倍感温馨。有几天,Klaus爷爷自己到表展报到,一天结束后独自坐上接驳巴士回旅馆。他背着公事包,有时候手里还拿着环保袋。一个人在巴士站等车、坐上座椅,完全就像邻家爷爷。几次与大师共乘接驳巴士,我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会心一笑。

几天前,我有幸和飞过大半个地球、抵达新加坡的Klaus爷爷聊聊天。他好难得为了这次的展览过来新加坡;据说每次出现在ION Orchard一楼大厅的展区内,都会有“粉丝”上前要求签名、合影。这次和大师聊天,除了必须提高我说话的音量(大师的听力已大不如前),他一路陪我走完整个展区,站着接受访问。问他累不?Klaus爷爷说:“哦,一点也不累!但如果你累的话,我们当然可以坐着聊。”他的思绪分明、口齿清晰、精神奕奕,一点也不像85岁。

首先,请Klaus爷爷(简称KK)谈谈展览中他最喜欢的4款表:

1)Ref. 3731, Portofino Chronograph Quartz (制于1994年)

KK:“这只表的日期显示很特别!注意看哦,表盘外缘的一圈数字是日期。要怎么看日期?看到两条红线吗?红线中间框着的数字,就是日期了。这样的日期显示方式,既神秘又新鲜。”

2) Lepine Pocket Watch Pallweber III (制于 1886)

KK:“这款怀表跟我的渊源很深。我刚加入IWC时,曾经修理过几枚古董的Pallweber怀表。当时我作为新人,心情相当兴奋,压力也非常大,深怕自己会不小心把古董表弄坏。它的机芯构造其实并不复杂,但每个零件都很细致,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损坏。Pallweber怀表可厉害了,它是最早的跳字机械表。数字显示盘必须做到很扁、很平滑,它们在转动时才不会互相磨损,或是卡到别的零件。你可以想像吗?1886年并没有像现在的切割技术和高科技器材,要制造那么精细的零件,超级困难。今年推出的Tribute to Pallweber怀表和腕表,虽然零件比第一代的怀表更多、机芯构造也更复杂,但耐用很多,也比较不容易耗损。”

3)Ref. 3751, Da Vinci Rattrapante(制于1995年)

KK: “1985年,我们推出第一款Da Vinci万年历表(机芯由Kurt Klaus先生亲自研制)。在创造这款前所未有的万年历腕表之后,我再接再厉,为原本已经超复杂的万年历机芯添置rattrapante(追针计时)功能。10点钟位置的按钮,可以独立控制追针计时功能,分段记录时间。还有,1985年推出的第一代Da Vinci万年历腕表一共靠9根指针来报时。这款追针计时腕表则有10根指针,多了一根追针计时指针。”

4)IWC Jubilee Collection Tribute to Pallweber怀表 (2018年推出)

KK: “这无疑是我在今年的Jubilee系列中最喜欢的表款。理由?因为它是一款真正能体现IWC历史、连接品牌新旧时期的表款。它以品牌启蒙时期最具代表性的Pallweber怀表作为灵感,并成功地用现代的角度和科技来诠释它。”

我也趁机和大师继续闲聊……

要成为一名出色的造表师,必须具备什么条件?

“很多人以为,一名优秀的造表师必须有好眼力(因为每天都必须面对细小的零件)。但其实不是。造表师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双触觉灵敏的巧手。我们在IWC造表学院甄选学员时,首先看的就是他/她的双手对机械零件是否具备一定的敏感度。对于双手不灵巧的学生,老师们会开玩笑地说:“他有两只左手,哈哈!”这样的学员也就不会被录取了。”

您刚入行时,并没有高科技的存在。如今科技迅速发展,你觉得造表师的行业有何改变?

“首先,说说没有改变的事情吧。如今的造表师,和60年前的造表师相比,其实仍然在做着同样的东西。就是做在自己的造表台前,用双手制造腕表。彻底改变的,是造表的程序。60年前,我们已经具备自动化的机器,可以切割制造齿轮所需的金属盘。但这些都是机械化的零件,依旧需要人手帮忙操作。1990年代,我们开始使用电脑绘图,再出现全电脑化的切割器材,完全提升了表厂的效率。我还可以直接把绘制的草图直接传输至电脑软件中,从而发展为零件、机芯的雏形,快捷又方便!”

您今年已经85岁了,也已经过了退休年龄。是什么给你动力,让你一直还想继续工作?

“过去,我是造表师,成天在厂房里。后来我把所学传授给下一代,看着他们茁壮成长。如今我的任务犹如“说书人”,到世界各地把IWC的故事传遍世界各地。认识新朋友、和志趣相投的表迷们交流,这些都让我非常兴奋。我想,只要我的体力允许,我非常乐意工作下去。”

除了今年SIHH日内瓦表展上新推出的Jubilee纪念系列表款,该展览也展出150年来陪IWC创下重要里程碑的十款历史性腕表、古董造表器材等。展出时间到513日(本星期日)为止。请勿错过!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