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ier腕表近年表现强劲,更在2022年Morgan Stanley发布的瑞士钟表品牌销售排行榜中,排名从第三上升到第二。Cartier的形象风格与文化传承总监Pierre Rainero,畅谈Cartier腕表的成功之道,以及今年的新款腕表。

Text 黄瀚铭

Cartier Masse Mystérieuse

个人认为,今年所有参加Watches And Wonders钟表与奇迹表展的腕表品牌中,Cartier卡地亚的表现名列前茅,不但新款数量繁多,而且极有创新精神。无论是基础入门款、珍稀工艺表盘、珠宝表、自制机芯,都令人目不暇给,惊喜连连。

在日内瓦参加这个表展时,我访问了Cartier卡地亚的形象风格与文化传承总监Pierre Rainero先生,听他分享今年Cartier带来的新款以及种种突破,还有,更重要的——理解Cartier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奢华时计市场中,既保持强烈的品牌特色,又能继续抓紧新一代消费者的心。

Cartier形象风格与文化传承总监Pierre Rainero

身为形象风格与文化传承总监,你认为Cartier最重要的历史遗产(legacy)是什么?
Cartier在创作上强烈的观点。对我来说,这才是整个Cartier历史遗产中最重要的元素,而不是Tank(产品),或是比例(设计风格)。那些都是(因为拥有强烈观点产生的)结果,而非原因。

从一开始,我们就从品牌之父身上学到了这点。Cartier今天的风格,不是由Cartier的创始人Louis-François Cartier所建立的。Cartier风格的形成,其实发生于十九世纪末与二十世纪初,Cartier家族的第三代,也就是Louis Cartier掌管的时期。

你说得没错,美的观念定义了我们,也定义了每一个品牌。这就是所谓的风格。在Cartier,我们对美的想法不停地进化。今天我们对美的定义,和10年前或20年前人们对美的定义有所不同。在艺术界,美的定义不断进化和扩展。和艺术一样,制表、珠宝也面对着同样的情况。

也就是说,美的概念不是绝对的。美有一些原则,但那并非圣经。我们也有一些原则,主导性的原则,譬如对比例、色彩、形状、线条、平衡的概念……这意味着,当我说‘基本的形状’,或是使用‘纯粹’这个词的时候,很多人会将我说的理解成极简主义,但那其实不是我们的原则。

在二十世纪初,有位很著名的建筑师曾说,“装饰是种犯罪。”但我们完全不这么认为。对我们来说,装饰是一种逻辑。要如何去装饰,自有它的逻辑。对于形状的想法,以及装饰的存在,中间自有一种平衡。因此,我们法文有一句名言,用英语来说,就是“没有什么是太多的”。

所以,这不是定义的问题。这是关于持续不断的进化,这也是我们从品牌之父(Louis Cartier)身上学到的。进化是在他的指导下发生的。他在1898年到1933年之间管理着Cartier,并一直指引着他的继承者,直到他在1942年过世。

Cartier Ronde Louis Cartier Sparkling Panthère

我们看到,产品与创作在他的指导下所发生的进化,以及在他的继承者Jeanne Toussaint指导下所发生的进化。Jeanne Toussaint和他一脉相承,因为她曾担任他的学徒长达15年,她有时间了解Cartier先生的想法并向他学习。

因此,我们有了进化的模式——Cartier应该如何进化、适应和先发制人。这也是为何我说,Cartier最重要的历史遗产便是这种品牌文化。

事实上,即便是在Louis Cartier的时代,创作也不是单人的舞台。他并不亲自设计;他是和一个设计团队合作。很多新创见和设计,都是源自其他的设计师,但也都是在他的主导下完成的。这是一个团体合作。即使是在Cartier纯粹从事(科技)创新工作的人,他们也受到Cartier文化的推动,在Cartier精神中寻找(灵感)。

Cartier Masse Mystérieuse

我在今年的表展看到了很多从没看过的新款。哪一款新表是Cartier今年的巅峰之作?
很难说是哪一款,但我认为是Masse Mystérieuse。因为从有了最初的想法开始,直到真正研发出来,我们花了将近8年的时间。对我来说,第一,它完全是符合Cartier的风格的,它大玩特玩形状和透明度。它玩起了透明的表盘,里面装着的机芯,是另一个零件的一部分。而且颠覆你的观念,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通常摆陀是机芯的一部分,现在所有一切都成了摆陀。

有了这个想法后,如何将它实现才是更大的挑战。很多人以为这款机芯的挑战在于将机芯做成半月形。但没人想到,要让摆陀运作,你必须拥有适当的重量。因此,这个机芯不单得做出正确的形状,也须做出正确的重量,研发过程必须克服许多不同的挑战。

 

这个前所未有的点子是谁想出来的?
这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分享相同文化的重要性。这是我们不同的团队,同时想出来的点子。Cartier内部有一个著名的会议,周二会议,所有来自巴黎的人都跑到瑞士开会。我们一起享用晚餐,一起庆祝,一起交换想法。这是我们交流的方式。

(Masse Mystérieuse也是笔者在今年的表展中,最为击节赞赏的一款新表。欲进一步了解这款新表,请阅《钟表与奇迹2022:8大最具突破性腕表》。)

 

最出色最创新的产品,未必会是商业上最成功的。若要你打赌Cartier今年最赚钱的腕表,你会把赌注押在哪一款?
因为价格关系,并非所有腕表都具有相同的商业潜力。所以我们有双重目标,一是推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腕表,一是取得商业成功的腕表。若结合这两方面,我认为彩色表盘的Tank腕表会成功,因为它既忠于Cartier Tank的历史,也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开创了色彩的未来。所谓的色彩并非指特定的颜色,而是换上彩色表盘的Tank。

Cartier Tank

今年的Tank Louis Cartier腕表推出了红色与灰色两种单色表盘。这两种表盘看似单一颜色,但却能展现出不同的深度和阴影。制表师使用了电化学蚀刻技术制作表盘;红色与灰色表盘,分别采用了不同的材料和着色技术,红色表盘使用漆面,而灰色表盘则是镀锌饰面。这是我们创新部门、技术部门和设计师相互了解和交流的典型结果。

Cartier Coussin de Cartier

我认为若论里程碑,Masse Mystérieuse是个里程碑,Coussin de Cartier也是一个。因为它们是前所未见的。Metiers d’Art(传统工艺)的腕表,以及那些动物主题的珠宝表,都是历史延续的一部分。我不是说那些腕表都在大家的意料之内,因为它们是全新的,尤其那些以不同动物为主题的表。可是Masse Mystérieuse和Coussin de Cartier带来了一些别的,全新的东西。所有的产品都很精彩,因为它们探索了新领域。

 

而不同的表款,应该也会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表现?
是的。我喜欢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国家。我很高兴我们的世界是由很多国家组成的,而非只是单一的一个。这令我很安慰。每个人都能在Cartier找到他们喜欢的东西。

Cartier Tank

那么,你自己最喜欢哪一款Cartier腕表?
哦,这问题很容易。在我加入 Cartier之前,我的最爱就是Tank。时至今日,依然是它。原因有很多。对我这一代的人来说,设计和大规模生产以及功能性,是分不开的。这和装饰艺术,以及珍贵材料正好相反。当年轻的我发现Tank的时候,突然间,我发现一个设计简单的腕表,也可以非常珍贵和精致。那时我才16、17岁。在那个年纪,你很难想象自己会戴着它,因为那不是你的生活方式。但是我能很喜欢它的设计,也许这和我出生于建筑师家庭有关,我对体积、形状设计之类的东西很敏感。后来我加入了Cartier,买的第一枚手表就是Tank。

Cartier Crash Tigrée

Cartier在Morgan Stanley发布的2022年瑞士钟表品牌销售排行榜,排名从第三上升到第二,你认为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在过去多年,腕表市场被休闲表所主导,尤其是强调男性阳刚气的腕表,你知道的,那些尺寸巨大,运动风格的表。我想,我们正在朝着一个更多可能性的未来进化,尤其是对男性来说。而这样的现象,对Cartier很有利。其次,年轻一代更为流动(fluid,一般指gender fluidity,即性别流动),对制表的认识也更成熟。如今,我们也有了更好的环境去认识Cartier的全部内容。这得归功于我们在数码世界种获取信息的发展。Cartier丰富的历史和设计,如今可以被任何人轻易地获取。很多关于Cartier的东西被写出来,展示出来,有了更多的影像交流。现在,相关的知识越来越容易获取了。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