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喜欢大肆声张的满汉全席,有人偏好颇具禅意的清雅怀石料理。表迷也一样眼光独具,有的爱夸张酷表,有的好含蓄经典……精表品牌双面出击!

TEXT CAESAR SHIH  

DIGITAL IMAGING ING

成长岁月中,正好遇上香港电影黄金时期,因此学到不少粤语,伴我一同成长,其中很喜欢“鬼马”这个词汇。

什么是鬼马?广东话中有机智、小聪明、古灵精怪的诸多意涵。一个人要讨人喜欢,有时可能彬彬有礼,有时也可能带点小聪明懂得变通。要知道做人如此,腕表设计也是如此。

Urwerk机灵炮制      在当今腕表设计中,天马行空的Quirky派,和古典经典的Classic派逐渐壁垒分明,成为两大阵营。前者在表现手法、机芯机械结构,常令人瞠目结舌,搞不清楚状况;后者则稳扎稳打,虽然貌似古典,但在传统背后,确有其造工繁复,或美学深厚积累。

要认识天马行空的Quirky派,成军二十周年的Urwerk,非常有资格、有实力作为首选。

1997年创立的Urwerk,由首席制表师Felix Baumgartner专攻机械结构,Martin Frei则是视觉、艺术的主导者,这让Urwerk一开始就兼具设计和机械工程的两把利刃。然而直到2005年,他们为Harry Winston(海瑞温斯顿)炮制Opus5,Urwerk才算真正为人所熟知。

针对品牌20周年的纪念作,Urwerk带来了品牌第一只可翻转的表款UR-T8。一旦按下表壳侧边的两个按键,将表壳从外框退出,再将表壳翻转180度,并重新卡紧,正面只能见到表背的钛金属护罩,和Jaeger-LeCoultre(积家)的Reverso翻转腕表,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样说来轻描淡写,但UR-T8可是Urwerk的20年纪念作,除了招牌的漫游卫星小时显示系统,更有品牌有史以来最精密的三臂式卡罗素结构,每个卫星小时转头,可接续显示四种小时数字;每个卫星小时转头的前缘,则由上而下,指示分钟的刻度。

不仅如此,Urwerk这只UR-T8可翻转表壳的正面、背面,都有着巧夺天工、完成度极高的雕花放射纹路,让表款本身看来有如盔甲、内敛强悍气势。

Jacob&Co.章鱼上桌      身为独立制表品牌,Urwerk走的是稳健、复杂的机械结构。那么今年Jacob&Co.的Full Sapphire Astronomia Octopus,用陈奕迅的歌来形容,就是“浮夸”。

前几年瑞士制表一度兴起透明风,不少品牌纷纷以蓝宝石水晶玻璃打造表壳,让人一目了然,更能清楚鉴赏机芯内涵。但这只Full Sapphire Astronomia Octopus更是夸张。

其透明外壳,与品牌的Astronomia Flawless腕表如出一辙。但在时间显示系统、三轴陀飞轮之间,机芯正中央盘踞了一只精雕大章鱼,正在张牙舞爪。

严格来说,章鱼和时间并无显著关系,但在北欧神话,从深海中显现的骇人章鱼,一度也是某些故事的主角。只是这只栩栩如生的立体章鱼,这回被驯服,与机芯结构合而为一。

虽然同系列的Astronomia Tourbillon大约会在三年内推出,但别忘了这只Octopus限量制造:一只,独一无二。

Romain Jerome电玩精灵      觉得章鱼太可怕?不妨回到童年时光,像擅长使用奇特物料的Romain Jerome,最近推出的“电玩表”就十足童趣。该品牌在巴塞尔表展中的展馆,犹如娱乐间。除了广告海报娱乐效果十足,橱窗陈列也结合光电,极具渲染力。几乎所有经历过1980年代的人,大多对Pac-Man耳熟能详。近几年Romain Jerome和日本BANDAI合作,推出的Pac-Ma腕表,包含彩色鬼精灵、弱化鬼精灵、黑色鬼精灵,限量发行。

Nintendo的马力欧兄弟,也出现在特定表款上。虽然腕表本身并不复杂,但这些经典电玩角色召唤出的回忆,可是大男人心中的梦幻时光。

Hermès铃声揭密      好像天马行空的设计,总出自独立制表品牌?也不尽然。今年Hermès(爱玛仕)的Slim d’Hermès L’heure Impatiente,别出心裁,有听有得看。

5点钟的副表盘,是设定的闹铃时间。一旦设定好闹铃时间,6点钟的扇形转盘,则是60分钟的倒数计时。原来这是一只可以设定闹铃,并且只会敲击一次,同时具备倒数60分钟显示的奇妙设定。

发现了吗?这是一只有画面(倒数计时)、有声音(敲击)、有无限脑内小剧场的响铃表。在倒数的60分钟内,你要怎么面对即将发生的事情?而当倒数归零,含蓄内敛的提醒(敲击)、也只出现一次,迥异于过往响铃表的叨叨絮絮。时间很短,60分钟很快就过去;那“叮”的一声也很短,敲一下就过去了。

简约不倒翁

说了那么多天马行空的手表创意,回到现实面,简约经典的设计,仍然占了腕表设计的主流大宗。

Piaget六十回首    谈简约经典,Piaget(伯爵)今年的Altiplano就走简约路线,带人重返1960年代。

这个品牌向来以名流风范、超薄而见称。Altiplano是长青系列,除了有超薄款,以往也造过复杂功能、珠宝表款式。2017年正是Altiplano的60岁生日。人活到六十岁,总是更成熟、更稳健吧?所以60周年的Altiplano也很简约稳重。

面盘以太阳纹打磨,加上十字纹路。细心的人会发现,Piaget的字体logo也略为不同,是因应60年的复古样式。为了回顾1960年代Piaget创彩色半宝石面盘之先河,Altiplano60周年款,又有红、蓝、绿等多种彩色面盘。

Jaeger-LeCoultre把玩翻转    介绍简约经典表款,这款经典腕表不得不提。

从1931年诞生至今,Jaeger-LeCoultre(积家)的Reverso系列,长方形、可翻转的表壳,写下长方形腕表的经典。在圆形表壳始终为压倒性主流的今日,Reverso腕表单是表壳,就多达近百个零件,何其复杂。虽然最初是为运动目的而生,但意外因为表壳的复杂度,让仿表难以生存。(例子:2017年的Tribute Duo双时区腕表。)

正面面盘具有镀银粒纹装饰表盘,必须近距离欣赏,才能领会面盘上细腻闪烁的纹路。除了12个立体时标皆为手工镶贴,6点钟方向尚有小秒针显示。翻至背面,深灰色的面盘显示了当地时间,外沿再使用巴黎铆钉(Clous de Paris)扭索饰纹做装饰。

正反两面面盘采用不同质地、颜色的装饰,搭配上金质时标与金色指针。简约笔直的线条,像一个克己复礼的绅士,看照守护瑞士高级制表的一方净土。

德系制表经典      DNA和日本有些相似,德国也是迥异于瑞士、自成一格,并有一定粉丝的制表血脉。要了解德国的经典风格,位于前东德的Glashütte小镇是能量来源。古典繁复风格的A.Lange & Söhne(朗格)、Glashütte Original(格拉苏蒂原创),还有走入门价位的NOMOS,都在这里诞生。

NOMOS一直都遵循包浩斯風格,面盘设计清爽简约,坚守形随机能的美学主张;Glashütte Original跟A.Lange&Söhne,则散发更强烈的个性:偏心式但平衡的面盘设计、双位显示的大日期窗,几乎成了德系制表的经典视觉DNA。

以Lange1系列为例,偏心的时分盘位于面盘左侧、双位数的大日期视窗位于1点钟方向、小秒针在5点钟方向,每一个显示都不在正中央,但所有的配置却是如此平衡、对称——这点和Glashütte Original的Pano系列,如出一辙。为德系制表动心,能表彰品味独具。

Seiko迎向瑞士      Altiplano的60周年款,以1960为灵感。无巧不成书,今年也有日本腕表大佬Seiko(精工)旗下的高级腕表系列Grand Seiko重新出发,回归1960年代。

Grand Seiko一直附属于Seiko旗下,而第一代的Grand Seiko则问世于1960年。今年集团将Grand Seiko单独拉拔、自成独立品牌,推出包含专业潜水、黑色陶瓷等多种款式,其中1960年第一代的复刻款,最是迷人。

38mm的表盘上,原本锐利锋利的气氛,被悄悄收敛,但这无损于时标刻度、指针的精妙修饰。无论精钢、黄金、白金,9S64手上链机芯最低-3/+5秒的精准表现,让戴者重回当年Grand Seiko矢志精准、向瑞士看齐的决心。

面盘上唯一的颜色是蓝钢秒针,其余设计一律以简约为大方向,连面盘下半部“Diashock 24 jewels”的字体都是草写斜体。风格老派,但走时精准,完全不输瑞士一线高级品。

这个品牌,也是许多人的成长回忆。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