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 And Wonders 2022高级钟表展还在如火如荼进行中。但我们不妨暂且将关注的眼光,分一些给表现突出的独立品牌。这些牌子很年轻,却已凭实力在表坛发出灼灼光芒。

TEXT 黄瀚铭

AKRIVIA

Akrivia成立刚满十周年。将品牌创办人Rexhep Rexhepi放在济济制表师当中,更显年轻——他今年才35岁。

Rexhep Rexhepi

Rexhepi从青少年时期,就展现出卓越的制表才华,而且将制表大师Philippe Dufour和François-Paul Journe视为偶像。25岁那年,他顺利完成梦想,创办自己的腕表品牌Akrivia(那是希腊文,精准的意思)。

创立品牌之初,这位年轻制表师即展现强烈野心,一出手就挑战复杂功能。他对陀飞轮更是情有独钟。Akrivia推出的首五个表款,全都有陀飞轮。有的表款,还附上跳时或计时码表,Tourbillon Chiming Jump Hour腕表更是拥有表坛少见的整点自鸣报时功能。

Akrivia Collection Akrivia AK-02
 

Akrivia腕表的机芯打磨,也很受行家赞誉。2018年,Akrivia凭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腕表,一举拿下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最佳男装表奖,声名大噪。这款腕表的设计古典低调,不像他之 前的作品充满炫技意味;能拿奖,主因应该就在那精雕细琢的机芯。

Akrivia Collection Rexhep Rexhepi 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

我还记得,夺奖隔年,春风得意马蹄疾的Rexhepi,携妻到新加坡和媒体及收藏家会面。夫妇俩平易近人,令大家心生好感。本来就有才华,加上性格魅力,在制表界必能走得更高更远。

零售商 THE HOUR GLASS

 

PETERMANN BÉDAT

2007年,两名少年Gaël Petermann和 Florian Bédat在日内瓦制表学校相识,成为莫逆之交。2011年毕业后,Bédat先到Harry Winston海瑞温斯顿工作两年半, 随后转投德国品牌A. Lange & Söhne朗格,和Petermann成为同事。

Gaël Petermann

Florian Bédat

2014年,Petermann决定回到日内瓦,开始了修复古董钟表的生意。两年后Bédat再度追随Petermann的脚步,也回到瑞士。两人决定在Petermann的家乡Renens成立工作室。2018年,Petermann Bédat正式宣告成立。

两人的目标,是打造一款拥有跳秒功能(deadbeat second)的腕表;用最简单的话解释,就是秒针以一秒一跳的方式前进。

一般而言,只有石英机芯的秒针才是一秒跳一下的,机械机芯的秒针则是平滑地运行(当然,也不是绝对平滑。机械机芯的振频一般是4Hz,也就是说秒针一秒钟推进四次,看起来就平滑了)。

跳秒功能虽非他们首创,却极为罕见。终于在2019年,Petermann Bédat第一款拥有跳表功能的腕表 —— Ref. 1967正式面世。

Petermann Bédat 1967 Deadbeat Seconds

跳秒功能没有什么实用性,却充满幽默感。而且要实现跳秒功能,还须在机芯加上精巧的机制才能达成。

戴上跳秒功能腕表,仿佛是大富豪伪装成流浪汉,只有另一个识货之人才认得出其真实身份。这种表很对表痴胃口,很多评表权威都曾为文讨论。

2020年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把最佳出场时计奖(Horological Revelation Prize)颁给这款腕表,Petermann Bédat 一炮而红。

零售商 THE HOUR GLASS

 

MORITZ GROSSMANN

十九世纪德国钟表名镇Glashütte的钟表大师Moritz Grossmann,创办过一家德国制表学校,研究钟表历史的学者不会对他感到陌生。

这篇文章介绍的都是年轻独立钟表品牌,那么,为何Moritz Grossmann会出现在此?其实,以一个品牌来说,Moritz Grossmann确实很年轻,由一名女性制表师Christine Hutter所创立。

Moritz Grossmann品牌创办人Christine Hutter

Christine Hutter着迷于传统制表工艺之美,大学毕业后跑去当制表学徒。她曾先后效劳于Glashütte Original格拉苏蒂原创,以及A. Lange & Söhne朗格这两个立足于Glashütte的德国品牌。在这里,她深切体会到Glashütte Original对德国制表的影响,于是尝试将其注册为商标。很幸运,她的申请通过。

独立品牌Moritz Grossmann于2008年正式诞生。经过两年研发,第一款腕表Benu面世,并在短时间内售罄。

Moritz Grossmann Benu Tremblage

该品牌另一款更为人津津乐道的腕表就是Benu Heritage Skylife Tourbillon。在研发这款腕表的机芯时,有团队成员突发奇想,建议用坚韧又带有弹性的头发当零件。Hutter二话不说跑去发廊,回来后带了一撮自己的秀发交给研发团队。以25根秀发制成的停秒装置,果真非常合用。

Moritz Grossmann Benu Backpage
Moritz Grossmann活力惊人,发展迅猛,从创立至今已经研发了12款机芯,推出的腕表超过30款。Hutter也宣称,他们的机芯90%零件都自家生产。这是许多成立多年的表厂也无法做到的事。

零售商 SINCERE FINE WATCHES

 

HAJIME ASAOKA

来自东京的独立制表品牌Hajime Asaoka 浅冈肇,在表坛是个相当特立独行的存在。1965年出生的创办人浅冈肇,并非钟表科班出身,而是毕业于东京大学,修读艺术与设计;会成为钟表师,靠的完全是自学。

浅冈肇

大学毕业后,他创立了设计工作室。据闻,他偶然得到一本George Daniels的钟表学著作,便在闲暇时躲在公寓里自行摸索。2005年,他在家里静悄悄生产第一枚表。不过,真正令日本表坛认识到这个制表师的,是从他在2011年发布的作品Tourbillon一号。他以细腻手工艺制作腕表,很能体现日本的匠人精神,在西方称霸的表坛成了一抹亮丽独特色彩。

2015年,他获准加入AHCI独立制表人协会。这个惟有最顶尖制表师才有资格入会的组织,目前全球只有三十几位会员,以及不到十位荣誉会员。

由于Hajime Asaoka这一个品牌全由浅冈肇独力生产腕表,数量非常有限,Project T陀飞轮腕表、Tourbillon Pura腕表、Tsunami腕表、Chronograph计时码表,都是腕表收藏家竞相争夺的。

Hajime Asaoka Project T Tourbillon

Hajime Asaoka Tsunami

不过,从2018年开始,浅冈肇也推出品牌副线Kurono,由浅冈肇设计,但交给别的表厂生产,因此可以量产(但其实每款也只产百多枚),价格较为亲民。

2020年,Kurono两款腕表分别入围了GPHG的最佳挑战奖、最佳计时码表两项大奖,令浅冈肇在国际舞台上获得更多关注。

零售商 SINCERE FINE WATCHES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