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ury Watches in a Looming Economy

有人说这两年景气不乐观,表界大受影响,后果不堪设想。这当中其实又有许多品牌正在绞尽脑汁,势必要将此危机化为转机,需要好大的智慧。降价,行吗?

TEXT李嫥

全世界的经济,不会永远处于大好状况中的。近两三年的不景气,一度让表界陷入低潮。许多品牌感到无奈、腕表零售商大叹生意难做。

但那又如何?日子还是得过下去。从近两年SIHH日内瓦表展和Baselworld巴塞尔表展看来,各大品牌依旧有新款式推出;即便不是每一个款式都足以让人大开眼界,但无论如何还是吸引到一定客群的注意力。

拿什么对抗危机

所谓危机就是转机,这种看似不很乐观的情况,正是大大考验腕表品牌的创意、应变能力,看看谁拥有属于“真金不怕火炼”的绝对实力。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而此时正是灵活运用它的最好时机。

从近期两大表展看来,许多品牌为了刺激销售量而绞尽脑汁,不断想出新点子。有一些品牌选择降价,希望能吸引更多人购买。

值得思考的是,当一个品牌的价位已和其尊贵市场地位有了直接关系时,降价的举动,是否会影响到它在市场上的形象?景气不理想时降价,等待经济好转时,难道会有机会把价格调涨吗?毕竟,人的心态都一样:要给容易,要收回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降价的举动,在不少零售商看来,并不是长久之计。

另一个做法,是推出价格稍低,但也较不复杂的入门款式,这和单纯的降价并不同。

两年前的巴塞尔表展上,Patek Philippe出乎众人预料,首次推出不锈钢材质的复杂功能腕表。让大家更震惊的是,这款全新的不锈钢Annual Calendar 59601A年历腕表,将从此取代之前全部以贵重金属为材质的同系列年历腕表。

很多品牌会因为要“衬托出复杂功能之美”,特地只以贵重金属作为复杂腕表的表壳材质。以不锈钢代替贵重金属,价格自然降低。但Patek Philippe总裁强调:“推出不锈钢复杂腕表,主要目的是为了吸引更年轻的买家。”

由于该品牌一般给人较成熟的印象,尝试开拓新客群,似乎变成一种对市场景气的应变措施。

GREUBEL FORSEY在今年SIHH日内瓦表展上推出的这只SIGNATURE 1腕表,成了表展上的惊喜之一。
GREUBEL FORSEY在今年SIHH日内瓦表展上推出的这只SIGNATURE 1腕表,成了表展上的惊喜之一。 | PHOTO (BACKGROUND) GETTY | DIGITAL IMAGING  iNG

今年1月举行的日内瓦表展上,向来以超复杂腕表著称的Greubel Forsey,在品牌成立以来第一次推出没有陀飞轮的三针腕表Signature 1。此举让参与表展的许多媒体和表界同仁震惊,我当下也一时反应不过来,搞不懂这背后的动机。

以往,一只Greubel Forsey腕表,平均售价要46万新元以上;这只Signature 1的售价,大约从15万瑞士法郎起跳(新加坡未定价)。虽然少了该品牌擅长的复杂功能,但整体制造工序、组装、抛光等细节,完全维持Greubel Forsey的一流水准。

既然只是一款功能简单的表,为何还需要如此昂贵的价格?可别小看这简单功能,它可是造表师们耗费了六年时间才构思、研制成的。其中搭载自家制造的全新摆轮系统,清楚地显示于表盘左下方,也是让这只腕表鹤立鸡群的缘故之一。

这只Signature 1,是Greubel Forsey旗下全新Signature系列的头一炮。品牌创办人之一Stephen Forsey说:

“我们想将Signature系列作为一个可以鼓励旗下年轻造表师发挥创意和展现热情的平台。他们可提供意见、自行研发,再和我们(品牌创办人兼首席造表大师)切磋。虽然系列的款式不多,但当中的腕表,有别于本品牌一贯的风格。”

Signature系列,不但价格比Greubel Forsey主系列腕表低,也融入更多新意。此外,创造每一款Signature腕表的造表师名字,也会和品牌标志并列于表盘上,让他们的才华获得肯定。

有不少行家认为,这是品牌的生存之道,也是可以让未成名造表师发挥才华的好平台。而我想到牛顿的经典名言:“如果我看得比别人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Greubel Forsey犹如巨人,让后辈站在肩膀上,看得更远,爬得更高。

脑筋要转得够快

另一个独立腕表品牌的总裁,也跟我分享了他对“生存之道”的看法。Hautlence新上任的总裁Sandro Reginelli说:

“在前景让人不安的时候,小规模的腕表品牌在某些方面反而占了较大优势。当然,前提是你必须要有良好的应变能力,脑筋也要转得够快。Hautlence的规模不大,旗下职员及生产数量不多。我们的总营业额,虽然比不上那些超大腕表集团,但我们的灵活性更高,比大企业少了繁文缛节。

我们将此转为有利的条件。例如,为客人提供高度个人化服务,制造少量但独一无二的限量款式。独家限量版的好处是,腕表往往在正式上市以前,已经被预购一空。”

当很多品牌削减预算而大量减少宣传时,Hautlence仍坚持继续为品牌打响知名度,让市场知道它的存在。Reginelli认为:

“这未必需要超昂贵的经费。就看你如何运用有限预算,来发挥创意。只要有足够的实力,我相信关关难过关关过。”

总而言之,要等经济复苏,并非一天两天的事情。但这当中,若能顺利撑过,无论过程中要经历多少困难,想必都是值得等待的胜利。

原文刊载于《品 Prestige》7月号。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